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二百七十九章 绝望密室

    骑士的队伍足足有三百余人,全部都身披金属盔甲,纪律严明,绝非格林在贵族圈子里所见那些装饰性的花瓶,又或者低劣酒馆刀尖游走所谓骑士。[..

    非要形容的话,这些骑士俨然就是军队。

    据格林印象中所知,不但整个东珊瑚岛,七环圣塔大部分学院外围地区都是以巫师后裔的城堡贵族统治进行地域划分。

    而这样贪图享乐的贵族们想要组建一支纪律严明的军队,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毕竟,再强大的骑士军团在巫师面前也都和纸糊的没有区别,在这些巫师后裔的眼中完全就是没有前途的行为。

    约克莉安娜浑浊的双眼目光闪烁,悄悄看向一旁心神不定的格林,希望能从格林真理之面下注视向地面的眼睛看出一些情绪。

    “这些……都是拉菲做的吗?”约克莉安娜问道。

    格林望着街道上欢欣鼓舞的平民,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也许吧。”

    也许……

    这些表面的繁荣快乐不过是在掩盖一些真正的罪恶本质。

    毕竟收集人类之绝望,即使是手段最为纯熟的黑巫师,实验材料也必然会有极大损耗。

    八哥这家伙在约克莉安娜的连连喜爱宠惯下,已经从格林的肩膀跳到了老巫婆的肩膀,此时,八哥贱笑道:“嘎嘎,少爷,你看要不然由我先去查看下怎么样?”

    格林的目光,从欢欣鼓舞的人们缓缓转向了被骑士们一根根铁链捆绑的俘虏,逐渐消失在比瑟尔城最为宏大华丽的城堡大门里。

    越是临近真相,格林的心反而渐渐平静下来。

    格林没有理会八哥,转过身看向了城外的一个方向,回忆着模糊记忆中那个曾经属于自己温暖的家。

    “不论这里的城主是不是拉菲,我们都不要打扰这座城市居民的平静生活,夜晚的时候再去探查一下吧。现在么……”

    约克莉安娜有些诧异道:“反正你的亲人们都已经死去。还管这些普通人类的想法干什么?”

    格林没有回答约克莉安娜,只是向着远方记忆中的地方飞去。

    片刻后。

    格林、约克莉安娜两人落在泥泞的小路上,这是城外的村户们长期前往比瑟尔城踩踏出的路。

    小路上没有行人,格林毫不介意的落在地面,任由泥土沾染上自己的鞋子。格林似乎是在享受,竟然还用脚尖蹭了蹭柔软的泥土,回忆着童年时候跟随老汉姆赶着马车的亲切快乐情景。

    约克莉安娜则微微离地一段距离漂浮着,似乎有些厌恶脚下肮脏的泥泞土地。

    “如果不介意,你还是下来的好。”

    格林淡淡的说了句后,随手划开维度间隙。竟从一大片衣服中抽出了两件平民衣服,并将其中一件扔给了约克莉安娜。

    这些衣服,都是格林曾经为将来可能施展异化术伪装而准备的道具。

    约克莉安娜一声叹息踩在了泥泞土地上,接过格林递过来的衣服,没有再说什么,快速换好。

    “嘎?少爷……”

    格林换好衣服后,直接把八哥直接扔进了维度间隙,带着约克莉安娜沿着泥泞小路向前走去。

    两百余年时光,足以让曾经记忆中的村落地形变了样。

    格林依稀记得曾经的时候。自己和老汉姆所居的村户大约只有三四十家,而且还零零散散分布在坎儿沟两边的若大范围,少有相互为邻的情况。

    而如今,一个足足有数百户人家紧密相邻的村落。竟然已经完全取代了记忆中空旷的沟渠。

    也许是很少有陌生人进入村落,村头在夕阳下缝补、剥豆壳的老人们纷纷望着格林、约克莉安娜两人。

    格林、约克莉安娜不予理会,与两名耕田归来的老农交错走过后,眼前的一幕。让格林怔住了。

    竟然还在?

    而且,被保护了起来?

    格林怔怔的站在原地,望着面前这座已经破旧不堪的石头房子。这一刻竟然感到了鼻尖无比酸楚。

    这座石头房子和那匹老马,就是曾经老汉姆最为珍视的一切。

    曾经,已经辛辛苦苦攒够两个金币的老汉姆原本已经下定决心,开春翻修房子后,就为格林讨一个婆娘,实现自己的愿望抱上孙子,可结果……

    就差了一点!

    老汉姆最终还是没有实现他的愿望,贫苦劳累了一生的他,临死前依旧是没有能够在晚年抱上孙子,享受到人生的温馨乐趣。

    极为快速的,格林仿佛漫不经心揉了揉眼睛,遮掩住自己此刻内心的那一丝脆弱。

    “这是你曾经生活的地方?”约克莉安娜问道。

    这座石头房子虽然已经无比破旧,却被整整齐齐的木头支撑保护着,看起来是那么的怪异。

    吱呀。

    木门打开,房间里最简陋的家具都在,格林走到了自己曾经天天入眠的床上,被褥已经消失。

    格林在床板上手指轻轻一抹,只有薄薄的一层灰尘,似是经常有人前来打扫整理的样子。

    吸……

    格林感伤逐渐褪去,狠狠吸了一口房间里的气息,嘴角露出一抹欣慰弧度,格林仿佛闻见了老汉姆和自己的沉淀岁月,还有那一丝令人愉悦的可人气息。

    呼……

    吐出气息后,格林朝约克莉安娜转头微笑道:“看来,拉菲确实回来了。”

    ……

    深夜,幽黑静谧的天空星星点点,一轮弯月展现出诡秘的弧度。

    她有着一头幽黑长发,垂直顺滑,肆意飘飞,仿佛与黑夜融为一体,白嫩肌肤仿佛纯净的白雪,不染浊尘,高挑婀娜的身姿如同大自然的馈赠,鲜红的嘴唇宛若魔鬼的诱.惑。

    似乎,这是一副花季少女在最美好时光正在绽放的摧残画卷,令人怦然心动,心往神怡。

    可是……

    “啊……你这个老妖怪,邪恶的黑巫师,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摇曳的火光将浸满污血的镣铐投影拉得忽长忽短,凄厉的哀嚎好似魔鬼吟唱,冰冷潮湿的石壁滴答着露水,一身囚服的俘虏在囚笼中满脸恐惧绝望,望着眼前如同深渊般的黑色双眸。

    “嗯?获取绝望的程度需要加深一些么?”

    修长嫩白的手指缓缓将囚笼俘虏身上的钢针拔了出来后,银光一闪,俘虏一节手指掉落。

    “啊……”

    凄厉的惨叫中,被囚禁的俘虏望着自己掉落的手指。

    手指,掉落?以后自己就是个残疾废人了……

    一丝绝望出现,身心无比痛苦的俘虏落下泪水。

    “嗯,这是这样。”

    少女平静的说着,后脑头发遮掩的一个恶瘤轻轻跳动了一下,随之少女竟然开始给这名俘虏止血包扎起来。

    黑巫师对绝望情绪的采集,绝非像异世界征战的猎魔巫师那般以杀戮进行粗劣采集。

    在暗巫师眼中,获得人类之绝望的普通人类,就是一种可再生的珍贵消耗型能源,直到有一天,收集器被黑巫师拆的七零八落绝望收集到极限,才会在暗巫师的允许下死亡。

    黑巫师实验室,真是一个令人真正绝望的地狱。

    包扎好俘虏的伤口,少女淡漠而平静的双眼转向了其他的囚笼,一个个残疾的俘虏们开始绝望哭泣,等待着的地狱使者降临。

    这些年纪三四十岁的男人们,竟然像婴儿一样怯弱哭泣。

    吱呀!

    突然,这处地底密室的钢铁大门被缓缓推开,上面附着的魔法禁制只是微微一闪,就好似泡沫般破碎,两个人影望了进来,纷纷如同触电般身体一震。

    其中一人,形象宛如童话故事中最恶毒的老巫婆,望着正手持血淋淋托盘刀具的美貌女子,颤抖道:“你……”

    另一人,戴着一张灰白色螺旋纹路面具,金色长发散落,无比神秘。

    此刻,这人面具下的双眼,目光一片涣散湿润。

    “拉菲……你真的回来了。太好了……”

    叮当!

    少女手中血淋淋的刀具掉落,双手羞愧无助的掩着面庞,像个偷吃糖果被发现的小孩子一样,看着地下密室中突然出现的两人。

    泪水,止不住流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