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二百七十三章 已成传说

readx();    “烧死她,邪恶的黑巫师!”

    “啊……不……”

    咆哮声,惨叫声,混为一团,一名名骑士在战马惊慌的嘶吼声中,或向前冲锋倒于路上,或将手中火把、长剑投掷,平静的夜里火光冲天。》  ]

    满面癣疤,丑陋无比的老巫婆比比利昂娜一声狞笑,嘴里露出两排残缺黑浊的牙齿,枯老折皱的手掌缓缓拿出一个黑色骷髅头。

    骷髅头双眼暗红色光芒一闪,上面萦绕的人类哀嚎幻象,四面纷飞。

    这些哀嚎的人类头颅幻影在接触到冲锋骑士的瞬间,不论马匹还是骑士,均纷纷到倒地不起,皮肉萎靡,眼窝迅速凹陷,直至死亡。

    “黑巫术!这是黑巫术!快避开这些骷髅幻影!”

    骑士们惊恐的呐喊着,对于神秘邪恶的黑巫术,发自心底的颤抖。

    后方,脸色煞白的贵族小姐们期望的看着两名巫师学徒,那些狡猾的贵族们则默不作声,悄悄后退了一些,随时准备逃跑的样子。

    烟杆巫师学徒面色凝重吐出一口浓烟,又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拿出一个布袋,里面的褐色灰沙纷纷飘起,融合到烟圈中向着那名恐怖的黑巫师飘去,十分隐秘。

    另一边,冷酷巫师学徒则紧闭双眼莫念咒语,这似乎是个超阶级巫术,已经在骑士的冲锋中准备了相当长时间。

    渐渐的,庞大的魔力威压开始展现,巫师学徒一双血色光眸也随之缓缓睁开了。

    “超导巫术,雷霆送葬!”

    光明照耀夜空,刺耳的雷霆声中,一道婴儿手臂粗细青色累柱激射向黑巫师,无比极速。

    这两名巫师学徒,差不多都有了曾经黑索塔十大高手层次的样子。

    然而……

    老巫婆比比利昂娜浑浊双眼看了过来。却蔑视一笑:“幼稚。”

    只见她不急不缓伸出另一只枯老手掌,幽黑魔法杖爆出大片雾气,随之又快速与一道水元素结合后,轰的一声,水柱一闪即逝针锋对麦芒激射向雷霆光柱。

    没有想象中的对轰爆炸场景。

    在冷酷巫师学徒双目骤缩不敢置信中,雷霆光柱好似融化了一般,被黑色水柱一触即溃,反冲了过来。

    “快闪开!”

    冷酷巫师学徒只来得及一声咆哮,便听轰的一声,大地微微震颤。几座贫民窟房屋倒塌,衣着靓丽的贵族小姐吭都没吭一声就血肉融化了,变成了一具具白骨。

    “啊……快逃!快逃离这个恶魔!”

    吓破了胆的贵族们驾驭着马车,惊恐万分向贫民窟外逃去。

    那些早已心生恐惧的马夫则根本不再管什么贵族老爷和马车,撒开了脚丫子一溜烟没有踪影。

    尘埃落定,连番屠杀,上百名骑士已经死去一大半。

    老巫婆比比利昂娜身前,正有七八道人类哀嚎幻影,吞噬着烟杆巫师学徒释放的隐秘巫术。

    老巫婆一双浑浊疯狂的双眼。锁定住了这两名满面惊恐的巫师学徒。

    “太强了!这……这还只是两百年前黑索塔巫师学院在圣塔争锋战败落的家伙。如今,恐怕只有暗之镜那名传说级巫师学徒才能单独应对了,实在是太强了!”

    冷酷巫师学徒双眼血色光芒消散,目中带着一丝震撼和绝望。

    黑巫师巫术。自动附着人类之绝望,攻击度数远超一般低级巫术所能达到的极限,也难怪会让寻常同级巫师感到难以力敌。

    烟杆巫师学徒则一个跟头,快速从地上爬起后。头也不回向远方跑去,一声大喝:“逃!”

    骑士们也早已没了勇气,溃散逃开。生怕自己少了条腿似的。

    “哼哼,逃?还是给我乖乖的留下吧。”

    比比利昂娜狞笑着,舌头狠狠添了一圈嘴唇后,身躯竟然“嘭”的一声化为漫天水雾,紧接着便在数十米外再次聚集,枯老的手掌一把捏住了烟杆巫师学徒的脖子,黑色指甲刺进了血肉。

    这竟然是二级巫师掌握的元素身躯瞬移能力,也是比比利昂娜曾经在学院巫师学徒期间,一直追求的强大能力。

    “不!”

    烟杆巫师学徒感觉自己的脖子像是被套上了一个铁箍,一声绝望呐喊,正欲做些挣扎,喀嚓一声脖子被拧断了。

    咕嘟……

    比比利昂娜脑后的瘤子狠狠跳动了一下后,再次狞笑中转过头,看向了早已冷酷不在的另一名巫师学徒。

    同时,比比利昂娜手中的骷髅头双眼暗红光芒一闪,将烟杆巫师学徒的灵魂被吸进了嘴巴,隐隐间的灵魂哀嚎之音回荡。

    “哼哼,小家伙,破坏了我的好事,你也一块去陪他……”

    嗯?

    说话间,比比利昂娜正欲施展什么邪恶黑巫术,却突然间似乎有了莫名感应,抬起头,不敢置信的情景出现了。

    “你是……比比利昂娜!”惊异的声音传来。

    只见头顶天空,两个人影正静静飘浮着,无声无息。其中一名老巫婆正拿着赏金卷轴不断审视着自己,认出了自己的身份,这人似乎……

    “约克莉安娜!对,你是那个贱人身边的……”

    然而,比比利昂娜的话才说到一半,当她看见了约克莉安娜身边那名戴着白色面具的神秘之人后,浑浊的双眼瞳孔骤然一缩,身躯本能一颤,发出了绝望野兽一般的不敢置信尖啸:“格林!”

    一瞬间,比比利昂娜已经完全丧失了抵抗意志,身躯“嘭”的一声炸开,化为漫天水雾在远方聚集。

    满脸的颤瑟恐惧让她忘记了一切,只想马上逃离这个魔鬼之地。

    那个人,就是魔鬼,那是一头真真正正的魔鬼!

    比比利昂娜永远不会忘记圣塔资格战的一幕,仿佛梦魇般的存在,比比利昂娜自问,即使两百多年过去了,自己也根本不可能是两百年前这头魔鬼的对手!

    这头魔鬼,实在是……太强了!

    “比比利昂娜?”真理之面下格林满目惊讶,这人竟然是比比利昂娜?

    遥想曾经海轮上,那个金色长发、皮肤白皙的小女孩,和陨黎像宝贝一样被前后两名巫师珍藏着,捂着鼻子蔑视的嫌弃船舱里太臭。

    后来的新人试练上,被太阳之子欺辱的她,竟然连同索朗姆、陨黎、格林三人,生生把不可一世的太阳之子打得放弃了最后奖励。

    之后与拉菲暗战,平很秋色,甚至在黑索塔学院她的师哥不惜代价报复,被格林挡住,拉菲足足花去数年时间才将伤势养好。

    一切的记忆,在个女孩都好似一个娇生惯养的公主,处处受到呵护。

    可是如今……

    那个美丽外表、瑕疵必报的娇惯女孩,竟然已经变成了这般肮脏、丑陋、恶臭的黑巫学徒?

    而且,柔弱得自己简直一根手指就能捏死。

    “桀桀,黑巫学徒比比利昂娜,在伟大巫师面前还想跑?死亡才是你的最终归宿。”

    约克莉安娜一声狞笑,调动自然之力,竟然把化为元素雾气状态的比比利昂娜挤成了本体,嘭的一声,一根石锥毫无阻碍的刺透比比利昂娜心脏。

    终究,比比利昂娜的元素身躯只是巫师学徒的巫术,而不是二级巫师的本能。

    漫不经心,约克莉安娜走到比比利昂娜尸体旁,割下了她的丑陋头颅。

    格林看着这戏剧性一幕,实在无法与自己记忆中的一切重合。

    曾经,那个胆小依偎在哥哥身后的约克莉安娜,如今竟然只是随手就把在海轮上让所有“巫师学徒”都恐惧的比比利昂娜,杀了?

    反倒是约克莉安娜,毫不介意的拎着比比利昂娜头颅装进了空间口袋,微微喜悦道:“倒是一个小收获,这家伙的头颅值赏金不少。”

    早已晋级正式巫师的她,已经习惯于以高级生命形态凌驾巫师学徒之上,哪怕是所谓的传说级巫师学徒。

    格林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

    “见过两位巫师大人,多谢巫师大人出手相救。”地面上,本来已经绝望的冷酷巫师学徒以最恭敬姿态,激动大喊着。

    格林看了巫师学徒一眼,没有理会。

    心情大好的约克莉安娜本来也不想理会巫师学徒,然而却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本欲带着格林前往下一处目标的她微微停了一下,转头看向地面恭敬行礼的巫师学徒。

    这名巫师学徒,早已为今天的走大运激动得难以附加。

    “哼哼,小家伙,今天算你走运,能够瞻仰到两百年前圣塔资格战中,这位代表十二区黑索塔巫师学院站在最巅峰的噩梦级巫师学徒。”

    格林眉头一皱,停在约克莉安娜身边反感道:“不要浪费时间。”

    约克莉安娜摇了摇头,玩味一笑,带着格林身形一闪,宽大袍子抖动间消失在漆黑夜空,只留下了地面冷酷巫师学徒无限向往的无比神秘。

    这名冷酷巫师学徒瞪大眼睛,满面震撼。不可思议的喃喃道:“黑索塔苍白假面格林前辈,横扫五域的那个传说……”

    就如同曾经格林的大师姐幽泉一般,格林在未来几届十二区所有巫师学徒中,在这些低层次生命中,也已经成为了令人向往的传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