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二百七十二章 比比利昂娜

    凡尔赛城子爵府,贫民难以想象的奢淫骄欲。

    文明礼仪与肮脏罪恶所混合的腐烂气息,从这些外表看起来光鲜亮丽贵族的骨子里透发着。

    这些贵族,或祖上是某些巫师学院的巫师,或是巫师学徒的后裔,有些则是贵族间相结合后产生的连接脐带。

    一套截然不同于巫师体系的贵族体系,压迫在平民的头上,进行着残酷的管理、统治、剥削。

    斯若图子爵端着一杯葡萄酒,笑容满面,随着幽雅的音乐在穿着低胸束腰裙、精心打扮女儿的陪同下,穿过一个又一个贵族家眷,来到了这两名尊贵的客人面前。

    但是内心,斯若图子爵对于这些带着女儿们、明显有着相同目的的贵族们,恶意满满。

    “这些肮脏的蠕虫,竟然找来情人充当自己的女儿,哼。”心中嘲讽着,斯若图来到了这两位尊贵的客人面前。

    这是两名巫师学徒。

    但对于这些贵族来说,巫师和巫师学徒,没有任何区分。

    两名巫师学徒都为男性,其中一人全身都隐藏在深灰色宽大巫师袍下,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冷冷看着在场众人,冰冷的气息让人根本难以靠近,仿佛一头饥饿的狼。

    另一人,同样穿着一身宽大巫师袍,却随意了很多,三十余岁的面容,短发,叼着一个烟斗,和几名贵族少女谈笑风趣。

    斯若图子爵不经意间挤开了几名贵族。拉着女儿的手推挤到巫师面前,带着温和微笑道:“尊敬的巫师大人,已经按照您的要求关闭了城里的所有城门。守军也都装备了弓弩,一旦有情况,随时会前来报告。”

    自从十几年前,凡尔赛城杀死了一名黑巫师后,所有贵族都人心惶惶,不再吝啬金币大批招纳贴身守护骑士。

    虽然,这些骑士对于黑巫师来说。也只是稍强一些的普通人罢了。

    “嗯,知道了。”

    “吉伦斯。既然已经布置好,还是赶紧完成任务,不要在这浪费时间了。”满眼血丝的冷酷巫师学徒,声音沙哑的说着。

    在场所有贵族。面容一僵。

    他竟然说这场精心安排的晚会,是浪费时间!

    贵族们的气恼,让几名正在花枝招展嬉笑的女孩也安静下来,瞪着一双双水汪汪大眼睛,不知所措。

    “伊德!”

    叼着烟杆的巫师学徒朝着冷酷巫师学徒一喝,又朝几名贵族失礼赔笑了一下后,拉着冷酷巫师学徒穿过乐池,跑到了一边。

    “礼仪!告诉你多少次,来这里要注重贵族礼仪!如果想顺利完成任务。最好不要跟这些家伙们闹翻,不然这些恶心家伙给你下的绊子,保准让这次简单的人物难如登天。”

    顿了顿。烟杆巫师学徒接着道:“而且……难道你真的会认为这座十几来,年每年都搜查一遍的城市,还真会有黑巫学徒的踪迹?”

    嘲笑着,叼着烟杆的巫师学徒不再理会冷酷巫师学徒,转身再次走向了那些虚伪的贵族们。

    “哼,那也说不定。”冷酷巫师学徒喃喃着。

    …………

    第二天。

    足足上百名守护骑士跟随着。两名巫师学徒一个又一个城堡审查着、所有城堡的主人都敞开大门,接受巫师的询问调查。

    十几年来。这样的调查程序,每年都有一次。

    整整耗费了一天的时间,傍晚时分,天空开始昏暗,两名巫师学徒带领着上百名骑士,疲倦的审查完最后一条繁华商业街道。

    因为这两名巫师学徒的调查,整个凡赛尔城今晚宵禁,灯火明亮的街道上一个行人都没有。

    一队队平时懒惰得像寄生虫一样的治安队,今夜忙碌的跑来跑去,进行监察治安。

    “呼,水晶球记录完毕,任务完成!”叼着烟杆的巫师学徒松了一口气,狠狠砸吧了一口烟锅子。

    其他早已疲倦不堪的贵族、骑士们,也纷纷松了一口气。

    终于可以回去休息了,人们疲倦的面上露出一丝欣喜。

    只有这名冷酷巫师学徒,一声大喝:“等一下,这边还没有调查!”

    冷酷巫师学徒所指方向,此时黑压压一片的,根本难以看清道路,泥泞、肮脏、恶臭弥漫。

    所有贵族、骑士脸色一变,满面为难,斯若图子爵赶忙赔笑道:“巫师大人,这里都是贱民居住的地方,除了拥挤的贱民和泥巴里的蚯蚓、蟑螂、老鼠,根本不可能再有其他人了。里面的腥味恶臭,即使把象牙城堡巫师学院所有的爱神维纳斯运过来,也无法遮掩,高贵的您怎么……”

    叼着烟斗的巫师学徒也摇了摇头。

    “伊德,你太紧张了,即使是堕落的黑巫师也不会忍受在这样环境里生活的。”

    啧……

    呼……

    烟斗巫师学徒狠狠吸了口烟锅,吐出眼圈,掩盖那边飘来的恶臭气味。

    “不行!我们的任务是调查整个凡赛尔城,任何一处都不能放过。导师叮嘱,魔鬼隐藏于细节,圣塔猎魔巫师资格从来都是为超人一等的巫师所准备。”

    贵族们为难的看着烟斗巫师学徒。

    烟斗巫师学徒一噎后,看着冷酷巫师学徒一副坚定眼神,为难片刻后,下定决心,大喝:“继续!”

    斯若图子爵,试图劝阻道:“大人……”

    “我说继续!”

    烟斗巫师学徒的话不容置疑,挥动魔法杖,指着前面的黑暗、肮脏、恶臭街道。

    唉……

    随着斯若图子爵挥手,哒、哒、哒、哒、哒、哒,众多骑士走进了这条肮脏的街道,混合着粪便尿液的泥巴被马匹踩踏溅起,高贵的贵族小姐们用手帕捂着鼻子,满脸苍白,却不敢擅自离去。

    难以想象,连续十几年的巫师学徒,竟然都没有踏入这片地域一步。

    一来不愿意牺牲自身,二来则是相信前人的侥幸心里,三是所谓的理智判断……黑巫师不会忍受这里的环境!

    “治安官,这里哪条街道,经常有人失踪?”冷酷巫师学徒瞄了旁边的胖子一眼,问道。

    “呃……这里……”

    治安官哪里会关心这种事情,情急之下从旁边抓来了一名跑腿治安队,问道:“附近哪里经常有贫民失踪?”

    这名治安队跑腿的,第一次接近神秘、恐怖的巫师,心里紧张害怕极了,颤颤巍巍指着远方道:“那边,总有捅黑刀子的。”

    冷酷巫师学徒一挥手:“走,去那边!”

    哒、哒、哒、哒、哒……

    众多马匹踩踏着泥浆,忍受着恶臭,向冷酷巫师学徒所指方向走去,两旁街道不少贫民偷偷的从窗子里向外窥探着一名名骑士举着火把路过。

    稍稍一会儿后。

    “嗯!?”

    烟感巫师学徒一声惊呼,手掌上的水晶球突然发出暗红色光晕。

    “黑巫师!黑巫师!这里隐藏着黑巫师!”恐惧的尖叫声发出,不论是烟感巫师学徒、还是冷酷巫师学徒,全部通通变了脸色。

    他们虽然是巫师学院最精锐的巫师学徒,但若真是碰上了人类之敌,哪怕是黑巫学徒……

    “哼!又要换地方了吗?你们这两个可恶的家伙!”阴沉、沙哑的愤怒声音发出。

    破旧小屋中,缓缓的,一道金色束瞳睁开了,恐怖黑巫学徒周身缭绕的人类绝望气息,让在场所有骑士都情不自禁颤抖起来,马匹惊慌失措叫着,难以控制。

    这是人类天敌的气息。

    烟斗黑巫学徒拿着赏金卷轴,朝着旁边冷酷巫师学徒喃喃道:“赏金黑巫学徒第六位,比比利昂娜。小心,这是黑索塔巫师学院两百年前离开的恐怖家伙,我们根本不能是她的对手,尽量拖到接收黑巫师信号的导师过来。”

    啊……

    一名名骑士凄厉惨叫中,化为干尸,死像极其狰狞恐怖。

    “哼哼,哼哼哼哼……今天这里的,一个都不要离开了!”一名老巫婆举着幽黑魔法杖,歇斯底里沙哑咆哮着。

    如此形象,简直与格林印象中满头金发,外表可爱、阳光明媚,内心却极度傲慢、瑕疵必报的比比利昂娜,简直判若两人。

    咕嘟!

    老巫婆后脑上的一个恶瘤,狠狠跳动了一下。(未完待续)

    ps:上一章,章节写错了,不过不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