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二百七十二章 寻踪

    没有再按照原本计划去拜会其他相熟巫师,格林和约克莉安娜两人匆匆离开了黑索塔巫师学院。()..

    飞行在天空,脚下狰棘森林快速划过。

    格林宽大的黑色巫师袍在强风中窸窸窣窣作响,真理之面下双眼透露出彷徨、焦急、黯然,约克莉安娜则骑在一支扫把上,转过头担忧的望向格林。

    “格林,如果真到找到了拉菲,你打算怎么办?她现在已经登上了赏金名单,成了黑巫学徒啊。”

    约克莉安娜担忧的问着,似乎怕格林做出什么傻事。

    格林紧咬嘴唇,闭上眼睛摇头道:“不,我了解拉菲,她不会是那样的人,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我要亲眼见到她去确认。”

    约克莉安娜一声叹息。

    “不管有什么隐情,既然已经在巫师大陆走上黑巫师道路,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只能每天在最阴暗的角落里像老鼠一样躲藏着,随时可能被赏金巫师追捕猎杀。”

    格林一声低沉咆哮:“这些我都知道!我只是想问问她,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哪怕是被巫师大陆处决,我也要再见拉菲最后一面。”

    哎……

    约克莉安娜道:“好吧,这几年骨骸钟楼已经出动了大部分巫师和精英巫师学徒,猎杀了不少黑巫学徒,不过却一直都没有拉菲的消息,我们先去几个最近频繁传出黑巫学徒信息的地方转转吧。”

    “嗯。”

    格林应了一声后,追随着约克莉安娜飞去。

    …………

    这是一座黑索塔巫师学院与象牙城堡巫师学院交界的城市,凡赛尔城。

    凡赛尔城,常住人口大约七十余万,商旅骑士往来不绝,是一座交通枢纽重要城市,以特产的鬃毛象皮、绒棉、砵晶石文明。

    城内城外,大大小小数以百计高耸城堡林立。繁华的商业街道一副欣欣向荣镜像,还有那交叉叠错、挤满了朝不保夕弱小之人的贫民窟老破房。

    三教九流,鱼龙混杂,贫民窟仿佛是滋生犯罪的邪恶之地,隔三差五就有捅黑刀子事情发生,治安队根本不会来探查。

    乌索鲁是凡赛尔城贫民窟土生土长的孤儿。

    和大多数孤儿一样,乌索鲁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世,靠着机灵的脑子和强壮的身体,乌索鲁在这片残酷的环境中弱肉强食的活了下来,并逐渐成了贫民窟几条街上的一个混混头子。

    十九岁的乌索鲁。一米七五身高,一头乱糟糟的棕黑色头发,满是油腻的脸庞上的双眼好像毒蛇的眼睛,嘴角带着阴冷森笑,手上拎着一把刀子戴,身后跟着七八个小混混,吊儿郎当在自己的地盘上晃悠着。

    一处破旧缝补摊上,几个混混停了下来。

    “哼哼!老家伙,上个月可是看在你女儿的份上没收费用。要是这个月再敢啰嗦,哼哼,哼哼哼哼……”

    乌索鲁耍把着自己手上的刀片,阴沉沉、恶狠狠的笑着。

    缝补摊上的老头子颤颤巍巍抬起头。一副活不了几天的样子,头发已经稀疏的可怜。

    但是乌索鲁却并不在乎,这老家伙这副德行已经好几年了,这里的所有贫民。命都硬着呢。

    快速的,一个三十多岁风韵犹存的妇人从远处跑了过来。

    “乌索鲁,我父亲不会再给你哪怕一个铜币了!”

    乌索鲁看了这个妇人一眼。一声冷哼:“男爵大人的身边仆人而已,别以为当了大人的情妇……”

    喀嚓、喀嚓、喀嚓。

    缓缓的,从胡同口,一名穿着金属盔甲的高大威猛骑士走了过来,头盔下双眼带着一丝不苟的严酷。

    “这里是男爵大人的属民,大人信奉的气势正义光辉,将播散到属民所在的每一个角落。”

    女妇人见这名骑士走了过来,紧紧贴了过去,腰也挺直了一些,瞪着乌索鲁。

    一名全副武装的骑士,根本不是这些街头小混混可以动的。

    乌索鲁咬牙切齿,又是这个来伸张正义的混蛋,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勾搭上的,哼!

    回过头,乌索鲁朝着身后的一名小混混眨了下眼,转眼间,授意的小混混一声冷笑,撒腿跑开了。

    地头蛇有的是办法!

    咔!

    高大骑士拔出长剑,冷冷道:“我是男爵大人的扈从骑士,现在就算就地处决你们维护正义,也不会受到治安队处罚,想试试吗,小家伙?”

    “啊哈哈哈,这是误会,我们怎么可能冒犯男爵大人信奉的正义?我们只是……”

    仅仅小片刻后,远处突然一名骑士驾着马,狂奔过来。

    “伊苏,管家大人召唤你回去就职,男爵大人要去子爵府。听说城里来了巫师,并且封了城门,应该是出事了!”

    马匹停在两波人中间,上面的骑士朝着信奉正义的盔甲骑士说道。

    “阴谋,这是阴谋,大人……”

    女妇人哀求的看着这位盔甲骑士,盔甲骑士微微犹豫后,看着远方街道上一队队治安队跑过,显然确实是有事情发生了,终究是摇了摇头,不敢再耽搁。

    盔甲骑士一声叹息,在远处骑上马匹,两名骑士离去。

    “啪”的一声,乌索鲁一把将女妇人推开,不断厮打着、咆哮着:“贱人!今天非要让你知道这条街,谁他妈说话算话,还敢叫人,让你叫、让你叫,让你正义、正义……”

    “呜呜呜……”女妇人捂着头,痛哭着。

    几个小混混围了起来,不断殴打着这名男爵女仆,并小心翼翼的避开了脸部。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这是所有的铜币……”

    缝补摊位上的老头子死命拉扯着,却无济于事。

    现在围观的贫民太多了,几个混混必须要做点事情,用来维护自己的“地位”。虽然,他们其实打在女仆身上,根本就没敢用一点力气。

    好一会儿后,得意洋洋的乌索鲁拿着钱袋,嚣张跋扈的带着一众小混混离开了,众多贫民这才摇了摇头,叹息中,渐渐散去。

    ……

    夕阳西下,天空开始昏暗,肮脏的贫民窟胡同里乌索鲁掂着钱袋,笑呵呵道:“妈的,差点让正义得到伸张,真是个贱女人。”

    其他小混混纷纷陪笑。

    只有一名小混混疑神疑鬼的向四周看了眼,低声道:“老大,这条街不平静,听说最近不少家伙被捅了黑刀子,消失了。”

    “呸!这里我们就是老大,谁敢动我们!”乌索鲁回头就给这个家伙一个耳刮子,得意洋洋道。

    这名小混混赶紧陪笑。

    呼哧、呼哧、呼哧……

    远方,那名先前跑出去的小混混追了过来,乌索鲁哈哈一笑:“二泥黑,干的不错,那只拔毛鸡这么快就发话把他弄走了。”

    不停喘息的小混混满脸愕然:“老大,我根本没有见到那只拔毛鸡,今天根本进不去男爵府啊!”

    嗯?

    一众小混混满脸愕然。

    正在此时,毛骨悚然声音在小混混们身边的废弃破屋中发出:“哼哼,正好需要更新一批实验材料……”

    水元素气息弥漫开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