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二百七十章 岁月、恶讯

readx();    六星芒传送阵高台上,格林低头看着手里的羊角骷髅头。(..

    这……这是世界之主的骨头!?

    格林吓了一跳,从这块羊角骷髅头上隐隐传出的气息,着实让格林心惊胆颤。

    除此之外,羊角骷髅头外部,正以某种未知的方式沟通着一个难以想象的魔力源泉空间,其中之隐妙,竟与阿蒙罗施展谜团封印的身体内部,连同着曾经的迷团圣域有几分相似。

    而羊角骷髅头内部,则是黑索塔圣痕巫师施展的手段,构建了一片难以捉摸的精神力虚幻空间。

    精神力空间内部,隐隐有某种恶意,锁定着格林。

    “嘶……这块珍贵材料,看来要好好利用一下!”格林倒吸了一口凉气。

    以世界之主的头骨为根基,内部封印着六级圣痕大巫师构造的精神力虚幻空间,并连同着巫师塔魔力源泉。

    这块材料对于低级巫师来说,价值简直难以想像。

    先将羊角骷髅头暂时收起,格林走下六星芒传送魔法阵高台,向黑索塔下层飞去,来到了七十九层佩尔阿诺斯导师房间。

    两个沙漏时间后。

    格林与佩尔阿诺斯相对而坐,佩尔阿诺斯陷入回忆。

    “你说的这些人……除了约克莉安娜和阿姆朗德晋级正式巫师后回到学院任教,我都不清楚了。都是些巫师学徒而已,谁知道呢,也许晋级正式巫师后独自游历去了,或者寿命到头已经死去。”

    对于佩尔阿诺斯来说,培养一届又一届生命短暂的巫师学徒,就好烤面包一样。

    每一百年,一烤箱面包出炉,一箱又一箱。直到他不再担任黑索塔学院的院长为止。

    巫师学徒面孔更迭变换,佩尔阿诺斯能够记住的,只有晋级正式巫师后回到学院进行任教的巫师而已。

    “约克莉安娜成功晋级正式巫师了!”

    格林一面为约克莉安娜惊喜着,一面却为另外几个儿时伙伴担忧着。

    其他人也就算了,虽然相熟,感情却并不深厚,情感淡漠的暗巫师格林,已经无法再引起太多感触。

    但那个曾经在自己伤感夜晚安慰自己的宾汉逊好兄弟,还有自己最珍爱、端着红酒傲然美丽的拉菲……

    越是回忆,越是想念。

    格林再也按捺不住自己渴望与之相见的心了。可怕是最后一面!

    回想曾经的单纯美好岁月,那个时候,世界仿佛就只有六大巫师学院的日子。

    所有人都一起努力学习着巫师知识,那是一段多么纯真美好的时光,无限渴望着未来的一切,每一天都在充实的学习认知中飞速进步,世界是那么的不可捉摸奇妙。

    佩尔阿诺斯看着格林陷入回忆的渴望神色,摆了摆手:“去吧,经历过这些。你就是正式巫师了。”

    格林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

    拿出水晶球,格林输送魔力,向着那个已经两百多年没有联通过的波段频率。发送去信号。

    好一会儿后,水晶球联通,一个不敢相信的惊喜声音传来:“格林?”

    格林看着水晶球中的苍老面容,真理之面下的双眼微微停顿片刻后。逐渐与记忆中的可爱内向约克莉安娜形象重叠起来。

    格林回忆着那一天,她的哥哥约克里斯死亡后,她的伤心可怜。

    回忆着圣塔资格战之前最后的乐池美妙时光。她与那个其貌不扬、性格内向巫师学徒海茵洛舞动的情景。

    回忆着圣塔资格战时候,她见证了自己的强大,对自己真心祝福,为自己的传奇而骄傲。

    曾经一切的记忆,都是那么美好,并期望着更加美妙的未来。

    可是现实……

    记得,曾经的那个小女孩看见自己,都是要喊一声“格林哥哥”的吧,可是现在已经苍老面容成为正式巫师的“小女孩”,虽然惊喜于再次见到自己,却已经不再是曾经那般情景。

    这便是岁月么……

    格林一笑,声音舒缓,努力用记忆中,自己曾经满是活力的声音道:“莉安娜。”

    只是格林的话才刚刚出口,却已经自然而然染上了暗巫师的阴沉沙哑,甚至其中的喜悦情绪,都被残酷的平静所遮掩。

    真理之面下,格林面容有些僵硬,想要让自己变得亲切,却发现根本已经失去了那颗心。

    除非格林把这件事情,当作异化伪装任务。

    约克莉安娜同样面容一僵,不过马上便再次恢复了一副惊喜模样,这个曾经单纯内向的小女孩,也已经真正成熟了。

    这真是一种残忍的成熟!

    约克莉安娜看着格林的面具,虽然从苍白变成了灰白,从一个个小的螺旋纹路变成一个大螺旋纹路,却依旧是那副真理与神秘相容气息,一点没变。

    “格林,你在哪,我去接你。”约克莉安娜发出邀请。

    ……

    小半个沙漏后。

    香浓的咖啡气息飘满小屋,格林与约克莉安娜相视而坐,两名守护骑士站在约克莉安娜身后,一名美貌雌性类人生物奴隶端着一盘又一盘的精美糕点。

    只不过,这些咖啡、糕点,对于已经晋级正式巫师的格林和约克莉安娜,早已没有任何吸引力。

    “格林,真是没有想到你会现在回来。”

    面容苍老的约克莉安娜端起咖啡,枯瘦的手掌好似老树皮,凹陷的燕窝,双眼有些浑浊,身后的两名守护骑士满面敬畏,无比恭敬。

    格林一笑,将咖啡轻轻放在桌子上。

    “莉安娜,真没想到你能晋级正式巫师,恭喜你。”

    约克莉安娜摇了摇头,微微一笑:“我也是没有想到,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实现了曾经我和哥哥的所有愿望。”

    恢复海难时约克莉安娜破损的容貌,晋级正式巫师,这便是约克莉安娜兄妹两人的愿望。

    格林目光中露出一丝渴望。缓缓道:“莉安娜,那他们……”

    约克莉安娜动作一僵,安静了几秒钟,气氛有些压抑。

    “罗宾在一百二十年前,就没有了音讯,听说是一次在穿越宝石海游历的时候,再也没有回来。”

    “宾汉逊呢?”格林迫不及待问道。

    “宾汉逊……他因为没有晋级正式巫师,在七十五年前死于黑索塔巫师学院管辖境内的斯嘉托玛城,是我目送他最后离去的。宾汉逊和罗宾还有个儿子叫默然,黑索塔新人试练的时候。没有成功。”

    “死了吗……”

    格林声音有些颤抖,似乎是在恐惧。

    格林竟然用着恳求的目光,颤抖问道:“那么……拉菲呢,她怎么样了?”

    “拉菲,拉菲她……”

    约克莉安娜看着格林,紧紧咬着嘴唇说不出话。

    格林感觉自己有些透不过气,胸口像被打了一拳似得,无力的靠在沙发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拉菲她。是不是也没有晋级正式巫师,已经死了。”格林用哀伤的声音问着,有些哽咽。

    这种生与死的诀别,从此再也见不到曾经至亲至爱之人的痛苦。对当初没有多爱一次、多珍惜看一眼的悔恨,原来是这种感觉……

    如果……

    如此自己那个时候,选择了放弃猎魔巫师道路,与自己挚爱之人厮守一生。此时的现在,会不会是另一种截然不同心情?

    格林不知道,也没有机会再去尝试了。

    这种钻心的刺痛。虽然早在那个格林毅然决然默默离去学院的一刻,前瞻性智慧就已经有所预料,但当它真正来临的时候,却是这般的痛苦。

    鼻尖和心头的酸楚,甚至让格林感觉眼睛开始湿润了。

    这真是让人绝望,却无力改变的懊悔。

    “不!拉菲她……拉菲她还没有死!她的伴生虫是螟,她还活着!”约克莉安娜挣扎着,直视格林突然道。

    幸福来的太突然,格林有些不敢置信,颤抖的看着约克莉安娜。

    张着嘴巴,似乎在确认自己是不是幻觉,格林喃喃道:“你刚刚说……拉菲她,她没有死?”

    “是的,拉菲她虽然没有晋级正式巫师,但现在绝对还没有死,我能够确认!”约克莉安娜紧咬嘴唇,眼圈竟然红了。

    格林突然站了起来,愕然、奇怪、兴奋道:“那她现在在哪里,我要去见她,我现在就要去!”

    约克莉安娜看着格林真切的双眼,凹陷浑浊的双眼眼圈更加红了,这是在哭泣?

    一名正式巫师在哭泣?

    格林诧异极了。

    自己还有机会再与拉菲见面,哪怕拉菲没有晋级正式巫师,也能够与她相伴度过她人生最后的美好时光,自己会用一切努力去补偿曾经错过的美好。

    自己要和拉菲在海边看着夕阳缓缓降落,要在比瑟尔城她父亲的城堡里举行盛大的婚礼,要牵着她的手,告诉一万次自己的爱意。

    这一切是这么的美好,自己竟然还有机会弥补做到,可是约克莉安娜她却为什么出现这样奇怪的表情?

    格林凝视着约克莉安娜,等待着她的答案。

    约克莉安娜看着面前神秘、强大却可怜的人,缓缓闭上眼睛,悲泣声音开口。

    “拉菲……她和很多巫师学徒,都被那个与我们同一届的骨骸钟楼邪恶黑巫师服部秘藏蛊惑了,成为了他的追随者。而我之所以确认拉菲还没有死亡,就是因为这个赏金名单里拉菲的名字还在。”

    约克莉安娜的话,让格林如遭雷击,不敢置信。

    缓缓的,一张列满密密麻麻巫师学徒名字的卷轴,出现了,赏金猎杀的黑巫学徒,足足有上百个,其中正有拉菲的名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