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二百六十七章 吃

    “大人,那处上古遗迹,就在这个世界碎片内部,您赐予这柄圣痕之匙所连接那位强横生物的栖息地附近。”

    格林伸出手掌,掌心中央,一枚紫色钥匙静静漂浮着。

    虽然同为世界碎片,但这处黑索塔密境显然要比格林猎魔城堡世界碎片大了无数倍,对于正式巫师来说,已经可以用无边无际形容。

    “呃……就在我眼皮底下?”

    老巫师抬手,摄过格林手中圣痕之匙哼唧一声后,在格林眼中明明只是跨越了一小步,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变化。

    仿佛这一刻,一道狂暴立场席卷下,时间的流速开始混乱扭曲起来。

    周围世界开始在格林的感知中变得模糊不清,感知中,所有物质都仿佛时时刻刻在被时间岁月洗礼,冲刷出一条条虚影痕迹,世界规则框架外,翻滚流动的元素之力开始变得无比“粘稠”。

    这是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而就在这样一个奇妙的世界中,格林和佩尔阿诺斯在黑索塔圣痕巫师带领下,一行人踩踏着粘稠的元素之力,“逆流时光”而上。

    无际的黑色海水、广袤的草原、昏暗扭曲森林……

    只是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格林和佩尔阿诺斯导师便在黑索塔圣痕巫师的引领下,穿越了黑索塔密境中遥远空间的距离阻隔,来到了那棵高耸数百米的金育涕参果树旁。

    “主人!”

    金育涕参果树顶部的巨大鸟窝上。身长三十余米的巨鸟,圆球一样肥硕的身躯张开双翅,竟然达到了五十余米。遮天蔽日,无比庞大。

    巨鸟头顶一抹红色冠子下,一只赤红独眼就那么直愣愣长在头颅正中间,看起来是那么的突兀、不协调、不可接受。

    圆球一样肥硕的身体上,密密麻麻不断哀嚎、凄厉惨叫的头颅,在这个没有任何羽毛覆盖的皮肤上若隐若现、挣扎着,看起来恐怖极了。

    这只巨鸟即使以晋级正式巫师后、格林如今的目光看来。仍然是一只不可力敌的恐怖生物,身体中蕴含的能量足以让格林绝望。

    可是此时此刻。巨鸟却瑟瑟发抖匍匐在老巫师脚下地面,不敢抬起头颅。

    黑索塔圣痕巫师,根本没有理会这头灵魂努力,就仿佛格林不会正眼注意自己曾经的阿蒙罗奴隶一样。

    随手将圣痕之匙还给格林。黑索塔圣痕巫师道:“然后呢?”

    格林早已被伟大黑索塔圣痕巫师施展的手段惊呆了,同时心中不禁有了一丝感悟,这就是那十八分之一秒吗?

    所谓的十八分之一秒,是格林晋级正式巫师后,研究泯灭之力后的一些发现。

    正式巫师能够感应到的最细微时间流失,因此格林在研究泯灭之力时候,那十八分之一秒单位。,也是根据十八分之一秒原理,格林观察发现了泯灭之力中的一些规律。

    可是就在刚刚。那种感觉……

    也许,在伟大的圣痕巫师眼中,所谓十八分之一秒。才是真正的一秒吧!

    这就是圣痕巫师第二次生命质变后,与普通生命的生命层次差距吗?

    正式巫师比起巫师学徒,生命层次的质变是寿命极大拉长,将目光看得更为遥远;而圣痕巫师则是在此基础加强的情况下,将时间再次放慢?

    再联想起曾经阴影谜团世界,谜团先知之王肆屠戮低级巫师的情景……

    低级巫师根本无可阻挡。也无可逃避,谜团先知之王快得就仿佛虚影。擦到重伤,碰到就死!

    如此一来,格林的猜测,倒说不定有几分道理。

    从吃惊中回过神,听见黑索塔圣痕巫师问话,格林轻吐了一口气,按照回忆,指着左前方的一个方向,道:“记忆有些模糊。不过,应该是这个方向。”

    “没事,多转转,不着急。”

    周遭空间不断坍塌,黑索塔圣痕巫师答应了一声后,脚下巨树飞上来七、八颗金育涕参,分别落到了佩尔阿诺斯和格林的手上后,自己再次摄来一颗果子,“咔吧”一声咬了下去,汁液四溅。

    “哇呜……”

    黑索塔圣痕巫师手中的金育涕参,发出一声好似婴儿的悲惨绝望哭泣后,下一刻就停止了,没了声息。

    咔吧、咔吧、咔吧……

    无比淡漠,老巫师几口就把手中的金灿灿果子吃完,甚至连果核也一起咽下了肚子。

    如此情景,竟让格林有了一种食物链最顶层恐怖生物,肆无忌惮肆意吞食一切底层生物的感觉。

    这是一种绝高生命层次下不断吞噬摄取其他底层生物的一切,突破更高层次生物的原始进化法则。

    怪不得,四级以上的生物,便被称呼为世界之主!

    一般来说,这是吸取整个世界的给养才能够诞生出的恐怖生物啊。

    哇呜呜……

    一时间,格林手上的金育涕参、佩尔阿诺斯手上的金育涕参、巨树上还剩下的金育涕参,全部都嚎啕大哭起来,一副世界末日的模样,却根本无济于事。

    母树守护巨鸟,甚至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连续又吞吃了几个金育涕参后,老巫师这才心满意足停下动作,看向佩尔阿诺斯和格林并没有动作的样子,问道:“怎么,不喜欢这种零食?”

    “呃,塔主大人,我觉得还是让爱丽丝切成片慢慢吃比较好。”佩尔阿诺斯讪讪一笑。

    格林手忙脚乱,脸色难看的要死,颤颤巍巍陪笑道:“我喜欢榨汁喝。”

    “随你们意吧。”

    老巫师不再理会佩尔阿诺斯和格林,正当格林以为要再次开始上路的时候,老巫师竟然空手一摄,在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中,地面匍匐巨鸟被黑索塔圣痕巫师吸了过来!

    这……

    这是怎么回事?

    嘶吼!

    巨鸟哀求恐惧的咆哮声中,昏暗天空突然拉开一条黑色裂缝,随着裂缝快速张开,一圈又一圈狰狞獠牙密密麻麻出现,这竟然是一头未知生物的巨口!

    仿佛在吸果冻,这只巨鸟毫无抵抗力的进了巨口中。

    咯吱、咯吱、咯吱……

    巨口密密麻麻獠牙合拢,不停的咀嚼着,那是嚼碎骨头摩擦声,偶尔一丝绿色血液从巨口合闭的獠牙中溅射出来,落下地面。

    刚刚还活灵活现、让格林怀念的巨鸟,这才转眼的时间,就被这位伟大而残酷的黑索塔圣痕巫师……

    情不自禁的,格林汗毛竖立,后背冒出了一层冷汗。

    格林真理之面下,脸色苍白的厉害,甚至可以用毫无血色形容。

    这一刻,格林站在这位伟大巫师身后,终于感受到了,那是来自全身每一个细胞的恐惧,恐惧于被眼前无可抵御的强大生物吞噬。

    甚至于,受到的生理恐惧在情感协调下,一种本能的匍匐卑微情绪开始在弥漫,身体情不自禁瑟瑟发抖起来。

    原来,这就是最原始的恐惧吗。

    咯吱、咯吱、咯吱……

    空中的大嘴咀嚼了好一会儿后,才渐渐停止,一道心满意足的意念流出后,逐渐隐没消失。

    黑索塔圣痕巫师正欲离去,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看向格林,懊恼道:“呃,看见这个家伙吃得这么肥,一时嘴馋,不小心把它给吃了。小不点你放心,这个圣痕之匙的契约依旧奏效,我会给你安排另一个奴隶,并安排三次降临巫师世界的魔力储备。”

    老巫师根本没有计较格林已经用去一次圣痕之匙的机会。

    格林只感觉全身凉意席卷,努力让自己不表现出太过难堪,低声道:“多谢大人。”

    因为黑索塔圣痕巫师周围不断塌陷的空间,格林根本无法靠近其三米以内,也无法看清对方的表情,此时却感觉对方超自己咧嘴一笑。

    莫名之色后,老巫师转身朝着格林所指方向继续飞去。

    这一次,众人只是以正式巫师速度慢慢前进了,对于黑索塔圣痕巫师来说,似乎是饭后散步。

    格林和佩尔阿诺斯将金育涕参收好后,紧紧跟了过去。(未完待续)r655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