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二百六十一章 曾经

    经过一天一夜飞行,格林匆匆离开了七环圣塔防御罩的范围。

    气球飞艇上。

    格林穿着宽大巫师袍,戴着真理之面,元素雾气弥漫笼罩,站在飞艇甲板的最前方,任由凛冽寒风吹拂自己的身体,层层云雾划过。

    想一想,上一次坐气球飞艇的时候,还是两百年前佩尔阿诺斯导师戴着懵懂无知自己前方七环圣塔的时候。

    现在回忆起来,好像做梦一样。

    恍惚间,已是两百多年过去,对于普通人来说,已是祖孙三代光阴流逝,对于大多数巫师学徒,也一生的岁月,但对于猎魔巫师来说,却只是一个小小的任务周期而已,就好似巫师学徒期间两年一次的强制任务。

    七环圣塔内,巫师随处可见,毫不稀奇,但在外面广袤无边的巫师大陆,任何一名巫师,都毫无疑问是神秘而尊贵的。

    在普通人眼中,他们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暗中操控着这个世界的一切。

    “巫师大人,您的油花糕和奶芽蜜茶。”

    一名身高大约一米五左右的可爱小男孩,端着餐盘蹦蹦跳跳走了过来,一双大大的蓝眼睛水汪汪的仰视,期待的看着格林。

    对于圣塔腹地的平民,巫师虽然伟大,却少巫师学院世界平民对于巫师的了几分敬畏。

    甚至于,巫师随手的赏赐对于平民来说都是巨大的机遇,因此不少平民都愿意尝试着接触一些看起来好说话的巫师,试试运气。

    小男孩打断了格林的思路,一声叹息,转过身,伸出双手接过茶盘。

    “呀!”

    突然,小男孩一声惊叫,双腿打颤看着格林伸出来的双手。眼睛瞪得圆圆的,牙齿“咯吱咯吱”颤响。

    只见格林双手的皮肤上,一条条好似丝带一样的淤青与一只只奇形怪状的爪印相互纠缠着,不断游动,活灵活现,就好像随时要从格林身体里钻出来一样。

    如此恐怖情景,自然吓坏了这个小男孩,就好像格林第一次见到佩尔阿诺斯导师那张缝合起来的面容一样。

    平凡人的眼中,巫师总是神秘未知,令人恐惧。

    眉头一皱。格林心情不好起来,随意丢给小男孩丢了半块魔石后,便端起茶杯细细品尝起来。

    小男孩吓得屁滚尿流逃开了。

    总的来说,小男孩这次尝试接近巫师的行为,十分失败。

    “嘎嘎,那个小家伙被你吓得都快尿裤子了,我敢肯定,这辈子他都忘不了你的双手。”八哥幸灾乐祸的望着逃跑的小男孩,叫着。

    他的一辈子?

    也不过区区几十年而已。有什么值得注意的……

    格林没有理会八哥,只是站在气球飞艇甲板前端,默默的品茶,吃着油花糕。

    八哥见没有乐子。也不在这件事多说什么了,从格林盘子里的油花糕撕下一小块品食着,边吃变说道:“昂格列那家伙,并没有进阶二级巫师。只是黎明智慧在七环圣塔的总部把他吸收了过去了,真是个好运的家伙。”

    对于黎明智慧,格林也是无限向往。只是那里却并不吸纳低级的暗巫师。

    “从来都不是什么运气,他是依靠自己的智慧和努力,才被黎明智慧承认。”格林喝了口热茶,淡淡道。

    八哥把嘴里的油花糕咽下,不客气的又撕了一块嘴里砸吧着,口齿不清道:“不说那家伙了。说说我们,嘎嘎,我们这次除了去黑索塔巫师学院,找你的佩尔阿诺斯导师去面见黑索塔圣痕巫师请求封印噩梦之影外,还有什么事?”

    格林想了想。

    “去一次墓之言巫师学院,将一百年巫师劳动时的奖励消费掉,甚至还要再添加一部分巫精,雇佣大量奥义巫师完成‘永恒泯灭能量观测仪’的大量底座零部件。这样对于泯灭能量研究,将会节省大量时间。还有,去见一些我曾经的……朋友。”

    格林的声音越来越低,难以形容的惆怅忐忑。

    “朋友?嘎嘎,我想起来了,你不是提起过你的配偶,那个叫拉菲的女巫师学徒吗?”八哥像打了鸡血,兴奋极了,毛都炸了起来,站在格林肩膀上死死盯着格林,好像希望发现三名似的。

    格林敲了八哥脑袋一下,恶狠狠道:“是爱人!”

    “嘎嘎,嘎嘎嘎,对对,是爱人,是爱人。”八哥用翅膀捂着脑袋,讪讪说着,却仍然兴奋的看着格林,观察着格林。

    格林虽然面无其事,一副作为正式巫师早已看开岁月变迁的样子,但此时此刻内心深处,曾经自己那“逃离”般离开黑索塔巫师学院的样子,却仿佛历历在目。

    那种恐惧,仿佛是格林已经看到自己在进阶正式巫师后,生命的质变却无法改变客观发展的世界,那些真挚的朋友、甚至是自己一生的挚爱,被岁月洗礼“快速”死在自己面前。

    这种磨练与痛苦,是正式巫师心理趋于成熟的必要经历。

    无论如何,也逃不掉。

    这一刻,格林甚至心中开始默默的向命运祈祷,这种巫师看起来最软弱无能的愚蠢表现,却因为挚爱而情不自禁表现。

    平凡人类的无知情绪,寄托于遥不可控制的命运希望。

    此时在格林内心,这种软弱甚至已经战胜了巫师的理智,只希望尽自己对打所能,避免悲剧。

    这种内心深处的最软弱情绪,便是佩尔阿诺斯提及的,未经历过这一切的巫师,不过是一个拥有巫师实力的巫师学徒而已。

    格林双目眺望远方。

    “亲爱的拉菲,你到底有没有晋级正式巫师?我的挚友宾汉逊,你和你的月亮罗宾,是否实现了曾经的爱之誓言?约克莉安娜,约克里斯不在的这些年,你一定学会了坚强吧……”

    顿了顿,格林眼中,不禁又开始浮现出曾经巫师学徒的一幕幕。

    黑索塔一楼大厅里,每月给自己提供香剂魔石的胖子,那副挺着大肚腩、眯着小眼睛的躺在摇摇椅的惬意享受模样,至今难忘。

    瓦罗二师兄,在黑索塔七层兼职看守珍贵实验器材租据,巫术战斗力二的渣,却喜欢收藏那些稀奇古怪的异世界藏品,有着丰富的学术知识。

    伽黑,佩尔阿诺斯导师的灵魂伙伴,该死的黑猫是不是又和导师偷着馋嘴了。

    还有那个甜美笑容仿佛夏日阳光般火热的女孩,黑色短发,一身健康的荞麦色肌肤,双腿笔直,经常搂着自己的脖子调戏自己,想要到导师图书室学习巫术知识的雷昂娜。

    创建血帆联盟的阿姆朗德,这家伙总是一副贵族打扮,还有他那个不清不楚关系、人气极高小情人贝儿。

    血帆联盟是否还在延续?

    还有那些曾经与格林有过一些交际的巫师。

    那个第一节课生吃蜈蚣的美丽女导师依涟,后来通过胖子主动寻求格林购买维纳斯香剂,从此开启了格林与紫金香家族的合作模式。

    曾经贩卖给自己苍白假面和血蝠之吻巫器的小个子老巫师,辛鲁乌,那个小山羊胡子,不少时间还在嬉笑自己为他打了个好广告。

    那个曾经劫持了本来前往莉莉丝巫师学院海轮、收下了索朗姆作为弟子、改变了自己命运的神秘音波巫术巫师,无相假面尼尔马扎。

    两百余年后的现在,你们,怎么样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