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二百五十八章 匆匆回归

readx();    五年后。()..

    “啊!这种感觉……”

    正在培育进化虻‘异化力场’的格林,突然一声惊呼,“吱啦”一声,身上的衣物化为粉末。

    以格林为中心,周边空间好似坍塌进去了一样,一圈圈黑灰色不详气息波纹,弥漫开来,旋绕不定。

    同时,突兀生出无数根诡异红色毛发将其包围。

    这些红色毛发,好像活了一般,拼命的像格林身体里钻着,却被一层透明巫师罩抵挡开了,远远望去,此时格林就好像一个发霉的鸡蛋。

    这是……

    格林五年来以养蛊优胜劣汰方式,从数以十万计绿色进化虻中挑选的几千只精英虻,因为与格林气息相通,其中一部分被红色毛发钻进去后,纷纷发出沙哑叫声,在格林眼中失去踪迹,好似被拉扯进了另一个未知世界。

    这些红色毛发,就好似来自地狱深渊的爪牙,将受到诅咒的任何生物,都毫不留情的拉扯进噩梦死亡之地。

    “嘎?妈蛋,连八爷我都受到床底恶影的诅咒了!”

    八哥叫了一声,身体变为一副儿童画形态,抵消了那个未知世界的拉扯,却依旧被一层红色的不详毛发环绕,想要钻进身体里的样子。

    “喝!”

    格林一声大喝,全力调动自然之力抵消着那个未知空间的拉扯,一条条元素丝带光影汇集,弥补着好似快要坍塌的空间。

    “不是说只要不接近世界之尾,不睡在床上,短时间就不会陷入噩梦世界吗?”

    格林一边全力抵消着空间坍塌和密密麻麻企图钻进身体的红色不详毛发,一边眼疾手快,将试验台上还没有钻进红色毛发的残存进化虻收集起来。

    真理之面下眼皮不停跳动。

    格林皮肤上密密麻麻的奇形怪状淤青,此时好像活了一般,彰显狰狞。在格林身上不停的游动着,甚至有一些开始变化起形状,恐怖极了。

    这些印记淤青,每一个都好像是一种格林暂时无法理解的生命。

    有些印记淤青反应迟缓,只能自身忽大忽小的变换形状,或缓缓旋转、像心脏一样跳动。而有些印记则极为灵活,好像一只只小壁虎,在格林全身游动着,甚至有一枚格外显眼的婴儿红色小手印,竟然有一半脱离了格林身体。在半空中好像一张纸片的伸张着。

    全身阴冷麻痹的感觉蔓延,呼吸有些颤抖,格林努力不让自己去看这些恐怖的东西。

    这些东西,绝不是什么恶灵生物,这是无尽世界一些极其稀有奇怪世界的特有未知生物。

    也许,墓之言圣痕巫师的判断是对的,噩梦世界投影,此时还没有能够将格林拉扯进那个未知世界的力量,格林拼命挣扎了好一会儿后。渐渐的,四周的不详红色毛发开始减少,空间坍塌力度也开始降低。

    “呀!”

    八哥突然一声尖叫,迅速逃进了维度间隙。随着空间坍塌力度降低后喘息的格林,抬起头,眼中,一个三米长的红色裂缝凭空缓缓张开了。

    “啊……”

    身体一阵冷汗弥漫。脸色苍白的厉害,格林却无法挪动哪怕一根手指,只能恐惧的看着头顶。

    红色的裂缝中。两排好似人类的白色巨大牙齿,整整齐齐,似乎是感受到了格林的恐惧,红色裂缝咧开了一个邪恶的弧度,一条猩红舌头伸了出来。

    从下至上,猩红的舌头舔了格林一遍,好似在试尝某个美味一样。滴答滴答,散发着恶臭的红色液体淋满格林全身,只有脸部有真理之面的原因,没有接触。

    “小巫师,你跑不了的……”

    阴沉而沙哑的声音,渐渐消失,格林周边空间再次恢复正常。

    格林一动不动的站着,好像小孩子已经被彻底被吓傻了一样,好一会儿后,意识到自己状态的格林紧急咬住牙齿,凭借自己顽强意志渐渐控制住情绪,一声大喝:“小八!”

    “来了。”

    格林肩膀上空间一闪,儿童画形态的漂亮胖八哥出现了,东看看、西望望,好一会儿后才问道:“我们还在火晶世界吧?”

    咬着牙齿,似乎是因为刚刚的极度恐惧感到羞愧,格林双眼充满了阴厉和狠毒。

    “你说呢?”格林一声冷哼。

    身上的巫师袍在噩梦之影发作的一瞬间,就被坍塌的空间波动粉碎,赤身的格林也不管身上那一个个已经颜色深了不少的狰狞淤青印记,拿出一个实验瓶子,细心将身上还在滴落的腥臭红色液体收集起来。

    “嘎嘎,少爷,看来你被噩梦世界一个大家伙盯住了,想吃了你呢。”

    八哥见周围又平静下来后,竟然眼珠一转,半笑着朝格林打趣说道。

    格林脸色更加难看了,不顾恶臭,只是细心收集着身体上残留的红色‘口水’,声音有些沙哑疯狂道:“如果有一天实力足够,真的到了噩梦世界,就算付出再多代价找到世界的尽头,也一定要把它变成我试验台上的标本!”

    八哥愕然,好一会儿后,才伸了伸舌头自言自语道:“明明是人家盯上了你,现在却反而被你惦记上了。”

    格林疯狂过后,却没有丧失理智,跳进地下湖快速洗了澡后,换了了另一件巫师袍,将实验室内的所有试验品都收好,匆匆道:“走,去要塞!算算时间,要塞上与巫师世界的世界裂缝传送阵,也应该差不多了。”

    一人一鸟,匆忙的离开了这个樟玛树下地湖实验室。

    …………

    一个月后。

    天空中,六名猎魔巫师正在全力追杀着一头迷团阿蒙罗,这种对于巫师存在敌意,企图复兴阿蒙罗一族的家伙,猎魔巫师没有任何妥协可言。

    不过,能够在大灾变后猎魔巫师与熔岩巨人的联手清理下,在没有底层阿蒙罗补给供应下,这头迷团阿蒙罗追随谜团先知之王抵抗至今。不得不说,确实是有几分实力的。

    至少,在没有失去谜团能量规则支持的时候,这头阿蒙罗绝对是二级生物的高等谜团贵族。

    如今这个世界改为火晶世界后,即使谜团先知之王,也只能在迷团死域内部勉强掌握四级生物的能力。

    可是如今迷团死域已经被猎魔巫师彻底占据!

    这位逃亡中的谜团先知之王,失去世界规则本源意志支持,已不再是世界守护者,不过是一头苟延残喘的三级生物罢了。

    眼见这头受伤的迷团阿蒙罗越逃越远,几名猎魔巫师脸色难看了。

    这个目标。已经两次猎魔任务失败了,难道这次要成为第三次?

    每一次猎魔任务失败后都会增加悬赏,以争取更强猎魔巫师领取任务,同时将之前失败猎魔巫师登记上去。

    这种耻辱,很难有猎魔巫师能够接受,因此都会全力以赴完成猎魔任务。

    至少,现在这头狡猾的谜团阿蒙罗还没有跟丢,几个人还有机会!也许,是该动用一些底牌了。几名猎魔巫师相互看了一眼,眼中决然之色出现。

    正在这时,一名善于感知探查的猎魔巫师突然一声惊呼道:“太好了,前面正好有其他猎魔巫师路过。帮我们托住了那个狡猾的家伙了。”

    “嗯?真的吗!我们运气倒是不错,快,快点赶过去,这个家伙不是一般猎魔巫师能够对付的。可别让前面那个家伙在这不小心丢了性命。”

    其他几名猎魔巫师纷纷一声大笑,全力以赴冲刺了过去。

    稍稍一会儿后。

    六名猎魔巫师震惊的看着前面,这名戴着一张灰白色螺旋纹路面具、肩膀上站着一只八哥的神秘巫师。不敢置信之色。

    任务目标,已经死了?

    确实只是一级巫师而已,竟然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杀死了任务目标!

    格林脚下地面,扭曲散落的阿蒙罗异化残肢到处都是,和实验台上生命密码崩溃的实验体恐怖摸样,一模一样,这正是格林异化力场的强大能力。

    利用空间扭曲能力,格林灵巧的跟在这头阿蒙罗身边不与其正面对战,只是施展异化力场,短短几分钟时间,这个家伙就四分五裂、生命密码彻底崩溃了。

    格林看着眼前的六名猎魔巫师,低声沙哑问道:“要塞上,世界裂缝传送阵,修建好了吗?”

    一名骑在深渊飞龙的炼体巫师,从微微震惊中回过神,谨慎的看了格林一眼道:“虽然已经修建完毕,但猎魔远征任务并没有结束,所以还不能回归巫师世界。”

    “知道了。”

    格林不置可否,一副不爱言语的神秘巫师模样,向六名猎魔巫师简单行了巫师礼后,直接转身离去。

    直到格林飞离了极远后,其中三名猎魔巫师相互看了一眼,竟然不约而同朝着这头谜团阿蒙罗异化焚烧后的残躯飞去。

    很显然,三人是打算通过这里的一些残留信息,推断出格林的巫术手段。

    剩下三人,似乎并没有兴趣的样子,其中一人感叹道:“一看就知道,这个家伙是一名资深猎手,刚刚一瞬间的气势……我看,这家伙虽然还没有获得猎魔勋章,但也只是运气不够而已。”

    地面三人,那名擅长感知的猎魔巫师一声惊呼:“这个怪物!他竟然把任务目标身体信息改变了?一种神秘的诅咒巫术吗?”

    …………

    又是半个月后。

    空间要塞上,格林转身,对着米莉道:“我的情况就是这样了,所以必须要尽快赶回巫师世界。”

    银色丝发纷飞,米莉望着格林,听格林说着关于自己噩梦之影诅咒的事情。

    内心震惊的同时,米莉面色平静的点了点头:“真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够面见伟大圣痕巫师,获取特令,提前回归巫师世界。我估计,这次猎魔远征任务,最少还要持续十五年到二十年,也就是说我还要等二十年时间。”

    格林却惨淡道:“这般匆匆,让我总有种在逃亡这个世界的不真实感。这个世界,我总觉得远不像表面的那般简单。”

    “一个世界的深度和宽广,岂是我们区区一级巫师能够揣摩的?”米莉一笑,不以为意,最后送别。

    勉强流露出一丝笑意,格林点了点头,在米莉的目送中,拿着墓之言圣痕巫师的特令,转身向要塞巫师塔的世界传送阵走去。

    看了下手臂上的密密麻麻已经开始发紫的淤青印痕,格林一声叹息。

    …………

    几个沙漏时间后。

    一阵天昏地转的头晕目眩中,当格林在蚕蛹箱中再次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透过玻璃窗,望着外面明亮魔法吊灯下的巨大魔法阵后,内心默默道:“巫师世界……终于回来了。”

    一阵温软、柔和、熟悉而亲切的本源意志规则,将格林包围,好似母亲在拥抱她的孩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