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百五十二章 猎魔巫师

readx();    黑海漩涡中心处。

    空间一阵扭曲,天都峰脉巨龟上格林一个闪动出现,旁边站着早已等待多时的奈洛、狱咆以及另外两名明部巫师。

    不过,这些人中,除了奈洛容颜没有变化以外,其他人的面容都似乎苍老了很多,尤其是狱咆,身体几乎枯老到了极限,伴随着一股死气。

    当然,同样改变的,就是他们精神力的提升程度……

    “你!”

    狱咆看见格林终于姗姗来迟的出现,想起了之前时日的天都峰脉生活,自己和奈洛竟然被这个家伙无视了,和在狱咆看来简直是一种无声的侮辱!

    更可恶的是,这个家伙获得的世界之心碎片,竟然要远远超过了自己和奈洛所得!

    自然之力一阵涌动,这是狱咆在晋级为正式巫师后的巫师本能之力,只需稍稍调动身体的一小部分魔力,便可以激发出曾经巫师学徒同等精神力消耗极多魔力所能达到的攻击能量。

    而且凭借控制自然之力,巫师已能够完美压制所有巫师学徒。

    苍白假面下格林目光闪动,甚至暗暗拿出了黑索塔友谊之匙。

    突然!

    一道磅礴自然之力好似山岳压顶,狱咆一声惨叫,被一股无可抵御的能量被扔下了天都峰脉山顶。出手的人,竟然是那名坐在飞毯上的巫师守护者!

    女巫师守护者高角帽下眼神阴厉,阴狠道:“还是小孩子时候的巫师学徒事情我不管,但现在既然成为了正式猎魔巫师,却还敢随意在世界守护者面前打破猎魔巫师规则。哼,找死!”

    女巫师冷哼了一声。

    随之,女巫师又看向奈洛、格林以及另外两名明猎魔巫师冷冷道:“到了七环圣塔后,去找那边的守护者报道,从此以后你们就成为巫师世界的猎魔巫师了。”

    看着众人神情一松的样子,女巫师却道:“而成为猎魔巫师以后,每一名明猎魔巫师在强制任务前必须要团结十名以上外围猎魔巫师或预备猎魔巫师,否则失去猎魔巫师资格。暗巫师则分为对内猎魔巫师和对外猎魔巫师,对内猎魔巫师会进行新一轮长期磨砺和严酷筛选,逐渐演化为巫师世界的守护者。对外猎魔巫师全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就行了,到时候上面会有相应的安排。”

    这般说完,女巫师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飞往黑海漩涡深处。

    哞……

    黑海漩涡障壁,霸王脊鲸缓缓退回了黑海中,格林一行人成为了此次众多圣塔巅峰巫师学徒最后一批人。

    背着卷轴的明巫师看了格林一眼,有条有理说道:“我们几个都出来的比较早,其他圣塔的巫师学徒也都先一步离开了。”

    咻!

    另一名明巫师则飞往了天都峰脉底部,似乎因为成为正式巫师后能够自然飞行有一些欣喜,高声道:“我去叫醒天都峰脉巨龟。”

    众人中,唯有金属锁链捆绑中的奈落双眼看向了格林肩上站着的一只红绿相间鸟类生物,冷漠的语气诧异道:“这是……钢徽八哥?”

    “呜呜……呜……呜呜呜……”

    格林肩上的八哥张着翅膀、用爪子摆着各种拟人化动作,挺胸抬头一副傲然嚣张的样子,唯独那张‘鸟喙’被一根灵巧的绿色丝线捆绑上了,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呜呜呜”声音。

    至于这根绿色丝线,自然就是格林那位乌僮师叔赠与的绿蚺之线了。

    这个拥有最伪劣封印术的巫器格林在成为正式巫师后的第一次激发使用,就用在了这只臭嘴八哥身上了。

    什么八爷……

    什么小混蛋……

    什么老混蛋……

    自从封印住了这个臭嘴鸟的嘴巴,格林顿时感觉巫师世界又从新回复了一片很好、奇伟壮丽。

    格林已经决定了,以后时间里,自己要好好把这只臭嘴八哥给收拾的服服帖帖,要不然以后简直和拥有双头犬血脉没区别了!

    不过,不得不说,这只钢徽八哥对于格林的价值,确实是超乎想象的巨大。

    虽然这个臭嘴的家伙说只有格林成为圣痕巫师以后,拥有了相应能量等级和撬动维度间隙最需要的岁月沉积记忆力才会传授一些时空封印术基础知识,但即使这个家现在伙表现出的一些价值,也已经让格林满意之极了。

    作为格林的原始灵魂奴仆,格林从这只钢徽八哥身上获得的能力是‘时空坐标想通’!

    而这个时空坐标相通的大体意思就是,不论是无尽世界、无尽虚空、甚至是维度间隙,格林与这只钢徽八哥不论相距多么遥远,两个生物之间的时空坐标都只是一道门的关系而已。

    而这个时空坐标想通对格林与这只钢徽八哥的最基础应用功能就非常强大。

    一方面,钢徽八哥可以利用格林原始灵活之火与格林身体的本能引力作为坐标原点,施展自己的一些奇妙能力漫游维度间隙后再自主出来。

    如此的话,除非是掌握时空封印术的生物,或者趁着这个家伙还没有反应过来前干掉他,否则这个臭嘴鸟在格林没死之前几乎就是真正的不死之身!

    这是要比索朗姆还要高级的不死之身,因为索朗姆惧怕的是所有封印术,而这只八哥却只是惧怕时空封印术……和格林。

    当然,也别指望这只八哥有什么像样战斗力……

    另一方面,格林凭借自己对这只八哥身上的原始灵魂之火感应作为坐标,再利用一些高等空间知识结合自己的空间能力进行定位,扰乱空间规则和能量平衡性,就可以在现实世界无视格林认知体系知识中的任何封印术!

    当然,前提是这只臭嘴鸟没有被*掉或者被一块封印住,而且封印术与格林实力相差没有发生质变。

    甚至于,即使遇见一些不敌的强敌,若是对方没有留意这只臭嘴八哥逃离开,格林也可以施展空间能力进行定位,再进而实现超远距离传送逃离。

    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格林再也不用那些一次性空间口袋了,格林的一次性空间口袋之前就直接扔进了属于自己的维度间隙裂缝里。

    …………

    苍白假面下格林看向奈洛,这名混乱阵营出身的女巫师竟然能够一眼认出这只臭嘴鸟的出身,倒是有几分奇怪。

    格林朝着奈洛点了点头,一副不愿意多说什么的孤僻神秘样子。

    奈落倒是没有在意,也没有问格林这只钢徽八哥的来历,淡淡道:“这种拥有诅咒天赋和沟通神秘学能力的小生物是上古巫师最爱,现在巫师世界已经很少出现了。”

    说完,奈洛也不再理会格林,竟然把头缩进了锁链球里,直接飞向了大都峰塔楼,声音在远方传来道:“你现在还可以尝试从我手里夺走大都峰!”

    格林没有理会奈洛的挑侵。

    “呜……呜呜……呜呜呜……”

    钢徽八哥拼命扑扇着翅膀拍打格林,两只小爪子在格林三润盔甲上挠啊挠,嘴里发出“呜呜呜”叫声,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却因为绿蚺之线封印说不出来。

    苍白假面下格林转头,看向了钢徽八哥。

    钢徽八哥的‘左踢右打’在格林感受中,简直是在扇风挠痒痒,然而这些却是这只臭嘴鸟反抗格林的唯一方式了。此时的这只臭嘴八哥满眼都是不甘、愤怒、委屈的泪花,不停的疯狂反抗着。

    想了想,格林松开了一些这只臭嘴鸟绿蚺之线的封印。

    “你这个小混蛋巫师,你竟然敢对你八爷……呜呜呜……”钢徽八哥才嚎叫了一半,就又被格林一把封印住了嘴巴,随之也不再理会这个家伙在自己肩膀上的折腾。

    当然,格林之所以能够封印住它的嘴巴,完全是因为这个家伙逃进维度间隙的能力对格林根本不起作用,只需要一个念头这家伙就得乖乖的滚回格林身边。

    反正,格林的意志下,这个家伙无论怎么飞,逃到无尽世界边缘、飞到世界之心、飞到无尽虚空、甚至逃到维度间隙,也就一个念头就得回到格林身边了,甚至都不用格林动用巫师灵魂奴仆的控制能力。

    这只倒霉八哥,算是彻底在格林手里没得跑了……

    此时这里唯一剩下的人,就是那个背着卷轴的明巫师了。这位明巫师也正用吃惊的眼光看着格林肩膀上的八哥,似乎在惊异这只八哥竟然敢这么对自己的‘主人’说话。

    一般来说,巫师对于自己的原始灵魂之火都不会轻易释放的,更不要说对这种‘逾越规矩’的家伙作为原始灵魂奴仆了。

    而若不是原始灵魂奴仆,其他灵魂奴仆即使死了,巫师也只是稍稍可惜自己的分裂灵魂,却绝不会忍受这么一名灵魂奴仆在自己面前放肆的。

    面对这位明巫师的诧异、不解、惊奇眼神,钢徽八哥缓缓转过头也看向了对方。

    那人性化的眼神,顿时让这位明巫师感觉有些尴尬,是不是自己这样盯着对方有点不“尊重”?

    “呃……”

    这位明巫师刚要说些什么掩饰自己的尴尬,突然这只钢徽八哥竟然转过了身?

    扑哧!

    就在这位明巫师的目瞪口呆中,钢徽八哥的尾巴下面喷出了一股鸟屎,竟然完全无视了明巫师的本能防御巫术和一个被动触发水罩,激射在了他的身上。

    顿时,一股某些鼻子灵敏家伙才能问剑的难言恶臭弥漫开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钢徽八哥再次转过身,一只翅膀拄着身子,一只翅膀指着目瞪口呆的明巫师嚣张大笑着,想说什么却只能发出“呜呜呜”叫声。

    哼!

    格林完全知道这只混蛋八哥要说的话,这家伙一定再说:“哈哈,小混蛋,尝尝你八爷的鸟屎诅咒之术!”

    因为,就在之前,格林已经亲自尝试过了这家伙沟通神秘学的鸟屎,这是一种无视目标防御能力进行记号标记的诡异能力,会使目标染上一种一般生物闻不见的恶臭,可偏偏格林的猎鼻却能够清晰的闻见这种恶臭!

    想到之前的遭遇,格林想都没想就再次一巴掌朝着这只混蛋八哥扇了过去。

    “呜!”

    钢徽八哥展翅想要躲开格林的惩罚,快得仿佛一道残影,然而格林却根本没有在意,还是一巴掌落下。

    几乎是一个思维停滞时间,飞出数十米的钢徽八哥一个闪烁就又回到了格林肩上,老老实实挨了一巴掌,顿时眼睛里的泪水哗哗啦啦就涌了出来,既委屈、又愤怒、却无奈的看着格林。

    时空坐标相通下,这只八哥算是彻底逃不出格林手掌心了。

    “呃?那个……你不用这么生气。这只八哥的屎倒是很神奇,不但是绿色的,竟然还有点自然能量和神秘学能量?”一身鸟屎的明巫师惊异的说着,身后的巨大卷轴再次展开,似乎在收集着什么信息。

    随之,就在格林和钢徽八哥的目瞪口呆中,明巫师又用手指沾了点鸟屎尝了尝,竟然惊喜道:“嗯?竟然有点苦丁果的味道,怪不得有自然能量在其中……”

    “呜呜,呜呜呜呜呜!”钢徽八哥呆呆转过身看向格林喃喃着,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那表情似乎是在说:“你看,他都没有在意!”

    格林当然不会告诉这位明巫师,这些鸟屎中之所以有苦丁果的味道,是因为之前自己把一次性空间口袋里的东西放进维度间隙的时候,佩尔阿诺斯导师最爱喝的苦丁酒被这只八哥喝了不少。

    格林强忍着自己能够闻见对方却闻不见的恶臭,朝着这个还有些小兴奋的明巫师施展了巫师礼仪,淡淡道:“那么,以后见。”

    说完,格林就带着钢徽八哥朝着三都峰飞了过去,格林肩上的八哥竟然在朝着那个明巫师挥手告别,一副激动、感动、欣慰神色。

    明巫师收起卷轴,同样向着格林肩上的八哥微微挥了挥手,告别着。

    格林心中恶狠狠想到:看来自己的第一件事,就是必须要好好修理修理这只八哥了,必须要调理得它服服帖帖,不然以后的日子消停不了!rs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