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百四十七章 规则空间

    轰隆隆!

    随着遥远处的漩涡障壁一阵翻腾海浪巨响,女巫师守护者停下了动作,与几名巫师学徒一块转身侧目望去。..xstxt..

    周围的黑色海水被神秘能量磁场隔开,在漩涡中心处观看,周围的海水就仿佛是某种黑色乳胶果冻一样,一种随时可能从四面八方覆来的压迫感莹然而生,只是多看一会儿就会因为惯性思维的扭曲,身体就会自主有种喘息不过来的恐惧感觉,想要逃离这个漩涡中心。

    如果说天都峰脉巨龟飞在漩涡中心处是一个盘子上落下了一只苍蝇,那么格林这些巫师学徒就是沙盘里的一粒轻沙,更加微不足道。

    然而……

    此时此刻,周围黑海漩涡的水壁障突然爆发出一阵“轰隆隆”震耳欲聋响声,就在几名巫师学徒的目瞪口呆震撼表情中,一个仿佛山岳的巨型头颅从漩涡障壁里缓缓挤了出来,黑色的皮肤外甲上缠绕着无数的海藻藤蔓,甚至还有一些海轮的铁锚当做挂饰!

    整个情景,就好像落着苍蝇的餐盘上,又出现了一个勺子。

    这是……

    若是格林没有成为巫师学徒以前见到这种场景,必然会喃喃一句“海王巨怪”。

    每一个常年漂泊大海的水手,都会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海妖、海怪传说,但无论哪一个水手在自己幻想中的海洋未知生物传说中,最强大、最顶级的海洋生物,都会是一个被称为移动海岛的海王巨怪。

    传说中,海王巨怪会经常露出背部在海面上睡觉,而远途航行的海轮看见海王巨怪的背部,往往会认为是一片海岛,进而抛锚休息。

    可是,等到海洋巨怪苏醒后,翻滚身躯的巨大浪花就会轻易将身边渺小的海轮拉入海底。所有的水手也随之彻底消失,再也没有任何痕迹。

    不过,这些都只是属于没有认知知识的水手幻想中的怪物罢了。

    随着格林在黑索塔学院的学习,知识眼界的开阔,那些曾经几乎是传奇小说故事里的生物,已经开始在书籍上有着详细记载,甚至用属于巫师的智慧去分析、讲解这些生物的习性、特点以及渊源历史等。

    正是这些看似不重要的知识讲解,却是巫师学徒除了巫术知识以外的最大收获。

    这,是对未知谜团的智慧分析启蒙。

    ……

    格林望着漩涡障壁上缓缓伸出的山岳般头颅,一时间竟然有一种天都峰脉巨龟也不过如此的渺小感觉。

    “霸王脊鲸!”格林喃喃了一句。

    这是巫师世界中体型最大的生命之一、拥有海底三巨怪之首称呼的霸王巨鲸。号称海底生命树的超大体型生物,霸王脊鲸!

    哞……

    逐渐的,霸王脊鲸将整个头颅都从黑海漩涡障壁里伸了出来,发出了一声粗重回音后,张开嘴巴,飞出了五个小黑点。

    咻!

    黑海漩涡的黑暗未知深处,一点光芒激射上来迎向了那五个小黑点,这是一名站在巨大六角海星上的海洋生物。

    飞毯上的女巫师收回目光,朝着依旧向漩涡障壁伸出山岳头颅震撼观望着的巫师学徒道:“那是海王祭坛选拔出的海底勇士。海王祭坛作为巫师世界的守护者之一,同样拥有分享世界之心碎片的权利。好了,既然连海王祭坛的海族都来了,这一届的巫师学徒我们应该是最后一批了。我们下去吧。”

    女巫师也不管几名巫师学徒的反应,就这么突然收回了飞毯上的魔力。

    嗖!

    女巫师和五名巫师学徒一同坠下黑暗漩涡深处。

    嗯!?

    自由坠落的格林本能的想要施展魔力飞行,然而让格林难以置信的是,此时此刻自己的巫术竟然没有任何作用。身体依旧这么自由坠落着。

    依靠炼体巫师的能力,僵硬的调整好坠落姿势后,苍白假面下的格林看向其他几名巫师学徒也都全部如此后才松了一口气。看来。这里应该是被某种规则变化影响了,又或者是巫师世界规则的高等升华。

    总之这一刻,周围的自然之力与平时巫师世界的自然之力属性完全不一样了。

    咻!咻!咻……

    无比的黑暗。

    足足自由坠落了将近一个沙漏时间,若非那名女巫师守护者高角帽上的那一点灯光作为参照物,恐怕几名巫师学徒都会有一种进入破败之塔黑境的难言恐惧感觉了。

    连续一个多沙漏时间的自由坠落,格林也已经开始习惯这种身体无重力、疾风从身边吹过的感觉,金色的长发垂直飘荡,外形上看倒有几分比比利昂娜、太阳之子激发天赋能力到极限的感觉。

    “嗯,马上就要到世界之心的规则空间了。”最下方的女巫师突然这么说了一句。

    格林低头向下望去,渐渐的,一丝温暖的光泽开始出现在视野。

    这一刻,格林竟然有一种将要投到母亲怀里的温暖包容感觉,虽然……格林记忆里从来就没有母亲这种伟大的‘生物’,但这一刻,格林从那一抹温暖的光芒中,确确实实感受到了那种温馨、包容、呵护、关怀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格林从没有体会过的奇妙感觉!

    格林的记忆是从那个寒冷冬天开始的,格林只记得那个冬天很冷,但是面对生存的渴望,格林却变得比凛冽寒冬的冷酷更加坚强,因此格林跨过了旁边已经僵硬的同伴,披着麻布离开了那个避风的墙角。

    格林从未体验过一种属于母亲无私的呵护、关爱和包容,因此格林也从不会露出怯弱、逃避和爱心,过早的面对生存与死亡,格林已经变得现实与“麻木”,好像时时刻刻都把自己看成了一个局外人,一个缺乏感情努力挣扎的人。

    似乎,这就是命运,属于格林的命运。

    然而。此时此刻这种仿佛被母亲温暖怀抱包容的感觉……

    “到了。”

    女巫师突然低沉喃喃了一句后,几名巫师学徒只觉得脚下突然出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除了奈洛与格林外,几名巫师学徒无不身子一软躺在了飞毯上。

    长久的无重力自由坠落,确实让这些巫师学徒在接触到飞毯的一瞬间有种腿部使不上力的感觉。

    格林之所以能够无事,一方面是因为体质极高的缘故,另一方面则是格林的心里几乎时时刻刻处于一种潜意识自我防备状态,这是格林幼年时期的记忆导致,格林潜意识里永远都会把自己当成一个不断挣扎的人。

    狼狈的狱咆闷哼的着看了奈洛和格林一眼,赶忙站起身掩饰刚刚的尴尬。

    锁链球中的奈洛也看了格林一眼。见格林根本没有看向自己,便也没有太过在意了,与格林一样看向了脚下那一片炫彩奇幻的神秘空间!

    仿佛属于巫师世界的自我之光温暖流淌着,照耀着这片神秘空间的每一寸角落;无数条明暗变换的锁链,从这片空间的光源洒出。

    飞毯上的女巫师关闭了高角帽上的魔法灯,张开双臂露出‘幸福’神色,轻声道:“这些光芒,是巫师世界的源泉之光!而这些锁链,就是巫师世界的规则意志!”

    源泉之光?规则意志?

    想来。世界之心的本源意志只有通过这些千千万万无数的规则意志链条,才会传达到巫师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吧。

    如此,巫师世界才有了属于自己四季交替、日月轮回、潮涨汐落、风雨雷电、山崩海啸的世界规则吧!

    至于源泉之光。

    如果,巫师世界的光芒到达了遥远未知的异域世界后。会不会就是一缕承载巫师世界兴衰记忆的极鸿迷光?

    而且,那个未知世界中,会不会也出现一群好像“虹”一样的小生物族群,吞噬着这些来自遥远异域巫师世界的馈赠恩惠?

    …………

    在这片空间的遥远未知中心处。无数介于实体与虚悬的环环相扣锁链外延伸着,格林几人的头顶是一片漆黑的漩涡空洞,不论是源泉之光还是规则锁链都不会透过半分。

    而漩涡空间四周的石壁。却被无数条锁链穿透,逐渐演变成虚幻。

    这些规则锁链,有大有小。

    大的锁链每一环都有几百、几千米之巨,锁链之间环环相扣,呈现出坚固、厚重、不可动摇!小的锁链就好似一根无穷长度的晶莹细线,甚至看不见其中的锁环,呈现出灵巧、精致而细腻。

    这些规则锁链,形状不一。

    有些锁链环呈现菱角分明的长方形、正方形、三角形、多边形,好似严厉的执法官刚正不阿,不容逾越!有的则是润滑的圆滑,没有任何菱角,好似月亮湖的一汪清水,呈现出孕育生命母亲的柔和。

    这些规则锁链,色彩万千。

    有的像是蔚蓝天空的透明轻快,有的则像暗巫师黑灰色袍子的沉重神秘;有的像是纷飞蝴蝶的色彩斑斓,有的则是荒漠冰原的单调唯一。

    这些规则锁链,韵味迥异。

    有的神秘,有的则是单纯;有的邪恶,有的则是善良;有的冷酷,有的则是温馨……

    …………

    穿越了一根根看似实体,实则虚幻的规则锁链,在众人的不同感受中,轰然间,一条奔腾的金色光河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

    金色光河就好似无边无际的大海,外表看似汹涌磅礴、势不可挡,内在却是孕育希望、包容众生。

    这条光河,就仿佛夜晚星空中璀璨的星河。

    看似璀璨夺目,近在眼前,实则水镜月花,遥在天边。

    “这,就是命运杠杆!”突然,飞毯上的女巫师转身向身后五名巫师学徒庄严低语了一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