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百三十九章 美味俘虏

    佩尔阿诺斯和白袍巫师各自将契约收起来后,相互看了对方一眼,便马上将刚刚暗自松一口气的表情分别换成了悲伤后的“失望”和吃惊的“感动”。

    两人间的特殊情感交流过去后,神态逐渐恢复平静。

    白袍巫师突然犹豫不决道:“三师兄,大师兄这些年一直邀请我去他那个巫师塔学院担任管理院长,我虽然嫌弃麻烦不想去,但大师兄开的条件实在……”

    佩尔阿诺斯挑了挑眉毛,随意扫了下四周美好安逸的城堡花园后,一声叹息道:“你自己决定吧。导师已经把关于那个遥远未知世界群落未知文明的事情通知了,如果对自己晋级圣痕巫师没有把握,能给巫师世界多培养一些新鲜血脉也是好的。”

    “嗯。”

    白袍巫师点了点头,两只追逐的蝴蝶从白袍巫师和佩尔阿诺斯身边飞过。

    突然,白袍巫师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你现在担任院长的那个十二区黑索塔巫师学院,这一届圣塔资格战成绩怎么样?有多少小家伙获得了预备猎魔巫师资格?”

    噗嗤……

    佩尔阿诺斯听见自己师弟的问话,刚刚还一副感怀的面容下一刻竟然忍不住失声笑了出来,似乎是想到了某些极为可笑的事情。

    白袍巫师疑惑道:“怎么了?”

    “咳咳,没什么。这届黑索塔巫师学院足足有十六名巫师学徒获得了预备猎魔巫师资格,是我担任黑索塔学院院长以来的最好成绩。”佩尔阿诺斯虽然这般平静的说着,但从他瞳孔深处强忍住的笑意来看,这种解释只是某些事情的掩饰而已。

    白袍巫师没有注意佩尔阿诺斯的异常,吃惊道:“这么多?果然还是担任学院职务的巫精收益来得快啊,哎……”

    叹息后,白袍巫师撇了撇嘴道:“二十年前在巫师大陆偏僻海域我追逐一名黑巫师痕迹足足三年才找到,又加上我这个徒弟卡梅隆获得了明巫师护卫团资格,收益的巫精还没有你一半多。”

    摇了摇头,白袍巫师陷入了短暂思索,似乎是在考虑担任学院院长的事情。

    突然,城堡大门被一把推开,一个身高只有半米头戴五颜六色花环、脸上带着婴儿肥的胖嘟嘟小女孩欢快的跑出来了,手上还拿着装饰魔法杖、穿着精致装饰的巫师袍子,可爱极了。

    “乌僮老爷爷,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小女孩蹦蹦跳跳惊喜的叫着。

    哦?

    惊喜兴奋的声音竟然是从佩尔阿诺斯口中发出的,一把抱起了这个肥嘟嘟的可爱小女孩,小女孩也不认生,被佩尔阿诺斯抱着没有任何不适,只是抬头仰望着天空。

    被称为乌僮的白袍巫师也抬起头看了两眼后,对着佩尔阿诺斯道:“嗯,是卡梅隆回来了,那条飞龙是他十年前从地底深渊驯化的,资质还算不错。”

    天空中,一个阴影投落下来。

    佩尔阿诺斯神秘的笑了笑后,问道:“看来他是决定走和幽泉一样的道路了。怎么样,野性本能第一层突破了吗?”

    “嗯,他的本能直觉很强,二十年前就突破了。当然,和幽泉比不了。”乌僮不爽的又补充了一句。

    呼呼……

    天空阴影缓缓落下,这是一头张开双翅足足有五六米之巨的飞行生物,双翅拍打间有如狂风刮起。

    它有着蝙蝠一样的巨大肉脯翅膀、鳄鱼一样布满坚硬冰冷鳞片的身子和粗壮尾巴、两对鹰一样的爪子长在后足和翅膀两边、长达一米的粗壮脖子的这一端是一张长满狰狞獠牙的巨口。鼻孔冒着刺鼻硫磺味的浓烟,双眼竟然是像磷蛇一样的束瞳和冰冷光泽,似乎同样是用冷暖温度辐射来观察世界。

    这,就是巫师世界地底深渊的飞龙,也是飞龙炼体巫师的“伴生虫”。

    此时此刻,就在这头强壮、狰狞、威猛的飞龙背上,一个穿着盔甲的男人跳了下来,微微诧异的看了佩尔阿诺斯片刻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吃惊道:“佩尔阿诺斯道人。”

    一边说着,这个棱角分明的英俊男人一边朝佩尔阿诺斯施展着标准的巫师礼仪。

    吼!

    突然,那条体型庞大的飞龙一声吼叫,竟然像幻觉一般逐渐缩小,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就缩到了小拇指大小,然后无比灵活的顺着这个男人的大腿爬到了肩上,又钻进了耳朵里。

    原来,飞龙炼体巫师的飞龙,竟然还有这样的能力。

    怪不得当年没有看见大师姐幽泉的飞龙,原来如此。

    “嗯,呵呵,不错!几十年没见,你这家伙强壮了不少,连地底空间的深渊飞龙都搞到了一条。”佩尔阿诺斯笑着道。

    “爸爸……”

    芭芭拉跑到了卡梅隆怀里撒娇着,卡梅隆不好意思的朝着两位巫师大人点了点头后,带着小女孩到一边说话了。

    “嘿嘿,卡梅隆你也看见了,瓦罗那小子是不可能有希望获胜的。三师兄,你看我们的赌约什么时候……”乌僮一边笑着,一边拿出了那张才刚刚被收起的赌约。

    “嗯?赌约,随时可以完成啊!现在也可以。”佩尔阿诺斯强忍着怪笑,淡淡的说着。

    “哈哈,这么说你这个做导师的就代表瓦罗主动认输了?哈哈,那好,正好过段时间我打算游历一次,就顺路到你那把那些刨子鱼……”

    “呃……”

    佩尔阿诺斯突然满脸严肃的把乌僮拉到了一边,“疑惑”道:“师弟啊,我可没说让瓦罗和你的弟子卡梅隆对战啊?”

    嗯?

    乌僮一怔,随之冷笑道:“佩老三,我们可是签订契约了的,你看看这个契约上面,明明写着我们两人新收的弟子。怎么,难道你敢毁约?”

    乌僮冷笑着,三师兄的称呼马上又变会了佩老三。

    “哈、哈哈、哈哈哈……”

    佩尔阿诺斯一边仿佛抽搐的怪笑着,一边扔出了一个小光球,待这个小光球接触地面的一瞬间幻化出格林后,佩尔阿诺斯才收敛表情淡淡道:“咳咳,小师弟,来看看我十七年前从学生里新收下的一个弟子,格林。”

    “见过梧桐大人。”格林有些尴尬的行了巫师礼仪。

    “你、你、你……”

    乌僮指着格林头顶上的光环,目瞪口呆的看着佩尔阿诺斯,一连说了好几个“你、你、你”后,突然尖叫咆哮道:“佩老三,你这个骗子!你这个大骗子!你果然还是那个原封不该的混蛋,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这狡猾的吃货怎么可能把那些美味的刨子鱼还给我,你分明是看上了我的七味果树才……啊、啊!你这个骗子、骗子!”

    咳咳……

    “梧桐师弟,要注意你这个长辈的风范啊。”这般说着,佩尔阿诺斯坏笑着道:“师弟啊,你可能还不知道吧,这次七环圣塔十一区至十五区暗巫师阵营阵的巅峰巫师学徒,就是我这个宝贝弟子啊。哈哈,你说,你这个做长辈的是不是应该那个……表示一下?”

    噗……

    白袍巫师几乎快气得吐血,同时也一片震惊的指着格林道:“他?第二个幽泉?”

    佩尔阿诺斯得意的点着头,一副对格林满意之极神色。

    可是,本身正在尴尬中的格林,听见两位前辈竟然称赞自己是第二个幽泉大师姐时候,兴奋的同时却也感到心底有那么一丝丝失落。

    此时的自己在这些长辈眼中……只是曾经大师姐的影子吗?

    “呃,格林师弟吗?你好!”卡梅隆抱着芭芭拉走了过来,看着格林头顶上的光环有些吃惊,同时为自己导师乌僮的表现感到不解。

    显然,他还不知道自己导师赌约的事情。

    不过,卡梅隆看着格林苍白假面下那一双逐渐开始像一些年长巫师那般稳重、平静、睿智、残酷的双眼后,已经本能的感到了一丝丝压迫感。

    这个格林,有些……恐怖!

    这个师弟,绝对是比自己认识的那些家伙还要恐怖的巫师学徒!

    格林也施展了巫师礼仪道:“卡梅隆师兄。”

    “格林!”

    白袍巫师突然叫喊了一声格林的名字,格林赶忙走过去,低头沉声道:“梧桐大人。”

    “哼哼,咱们都是一脉巫师,就不跟你废话什么了。我这个前辈对你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千万不要像你导师一样,变成一个吃货!”乌僮狠狠瞪了佩尔阿诺斯一眼后,掏出一根大约三十余米绿色丝线卷成的小球,递给格林道:“这是绿蚺之线,对于元素化躯体的二级巫师没有什么作用,但对于一些炼体巫师和一级巫师还有那些实体的异世界生物,算是一个最简单的能量守恒封印术载体。当然,你只有晋级正式巫师拥有自然之力控制后才能应用。”

    格林惊讶的接过这团绿蚺之线。这种东西,才是巫师应有的真正巫器啊!

    至于吃货……

    格林的计划中,七环圣塔自己晋级正式巫师后,很可能就要正式变身成为一个吃货了,目的是用以提升自己身体基础元素能量抗性的进化。

    当然,巫师将那些专注于品味美食作为精神放松之一的巫师,称呼为美味俘虏,与之相对应的则是美食家,美食家也算是奥义巫师的一种。

    所以,格林注定要让这位“乌僮师叔”失望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