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百三十八章 和谐人文

readx();    两天后。

    佩尔阿诺斯和格林飞离了气球空艇,远方脚下平坦的大地上,一轮呈现月牙形状的波光粼粼湖泊静静的流淌着温润的流水,好似一名正在孕育新生生命的母亲。

    “这么繁华却又……这么宁静祥和?”格林真的有些惊愕了。

    月亮湖畔一个好似璀璨明珠的城市上方,往来的飞禽商队络绎不绝,飞禽起起落落、聚而又散,一次又一次将身上拖负的商品运送到目的地。

    而这些飞禽提供的货品,想来都是些无法长时间保存的奢侈品吧。

    在这个城市的中心处,有一座类似黑索塔高度的雄威建筑物,但顶端却没有塔尖,而是一个巨大的圆柱平台,秩序有条的排着数百个人影。十几架停泊在这个建筑物四周的气球空艇正在忙碌搭运着客人,而这些客人大多都是普通的巫师学徒、商人、甚至一些骑士,偶尔还有一节冒险者、学者样子的人员。

    稍稍一会儿,就有一架气球空艇满载离去,同时也有新的气球空艇从远方飞驶过来。

    看来,气球空艇在七环圣塔中部繁华地区已经作为平民化交通工具了。

    不光是商业交流发展结构,这里的人文城市建筑结构也与区域学院有很大的差异性。

    这里的城市没有高耸城墙,也没有瞭望塔楼,只有一个个城堡、庄园和密集化洁白大理石建筑物仅仅有序的从城市中心向四周散射开,街道上随时可以见到穿着魔法袍的巫师学徒,巫师在这里似乎已经与普通平民水**融的混合在了一起,并没有明显的阶级特征和神秘性。

    一条蜿蜒的小河边上,佩尔阿诺斯和格林落在了一片整洁青石铺成的地面上。

    几只水鸟生物正在小河里嬉戏,轻风拂过,吹起点点波纹,也不禁让佩尔阿诺斯和格林惬意的眯住了眼睛,袍子随着轻风簌簌抖动,清凉之意下,默默享受着这一刻属于这一片人类区域巫师文明的和谐美好。

    “每次到这里,心情都会好很多。”佩尔阿诺斯突然这般的对格林说道。

    格林点了点头,轻声道:“这里的优美环境、祥和氛围,典雅而高尚,确实比区域学院那里要舒缓和谐得多,适合奥义巫师安心探究真理知识。”

    旁边,几名路过的平民恭敬对着佩尔阿诺斯和格林鞠身点头后,便习以为常的离开了,几个还穿着开裆裤玩耍的小孩子瞪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格林和佩尔阿诺斯,一点也没有因为佩尔阿诺斯恐怖的面容而有丝毫胆怯的样子。

    这里,人文环境确实要比区域学院那里美好和谐的多,也开放鲜明的多。

    少了几分残酷、暴力、争斗,多了几分沉稳、厚重、凝和。

    “走吧,这个老家伙我也几十年没见了,不知道最近在研究些什么。这次嘛,桀桀桀……一定要给他个‘惊喜’,很大的惊喜!”佩尔阿诺斯邪恶坏笑的这般说着,在脸庞掩上了一层黑色雾气后,便走在前方带着格林向着这座繁华城市的中心区域走去。

    一路上,格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的看着一件件奇妙商品。

    魔法灯、留影水晶球、爽身清洁粉甚至一些简单的巫师药剂、巫师美食,在这里已经成为了平民化的商品,在一些店铺里整齐的摆放着,明码标注魔法石价格。

    一个宠物店里,几只羽毛色彩鲜艳的学舌鹦鹉摆放在最显眼位置,里面还有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小生物,成为不少情窦初开男孩女孩的约会场所。

    午夜浪漫酒吧,装扮成兔女郎、猫女郎的少女摆着各种萌幼的姿势,还借助了一些简单巫师道具陪衬氛围,一个大胆的蛇女郎甚至还朝着格林吹了个泡泡。

    甚至于……

    格林还发现了一个出售爱神维娜斯的店铺,但此时的店铺里除了爱神维娜斯香剂以外,又零零散散多出了不少其他你型号的其他香剂和香水,连名字也都是奇奇怪怪充满浪漫温情气息的。

    一个露天的大舞台上,正上演着小说传记里的一些情节,大批围在四周的男男女女兴奋鼓掌着,其中甚至有一些穿着巫师袍的巫师学徒和背着大剑的骑士,众人已经完全沉迷在了舞台剧情节里,不能自拔。

    一个高耸威严的巨大建筑物中,来来往往的骑士、巫师学徒甚至正式巫师望着一个个高高悬挂在墙壁上的任务卷轴,不时三三两两在讨论着什么……

    似乎,在这里平民如果花费魔石,已经可以轻易聘请到某些巫师学徒甚至正式巫师来完成自己的任务,实现自己的心愿了。

    整个城市中,巫师文明与平民生活已经完美的结合起来,和谐、安逸。

    “格林,到了那个老家伙那里,千万不要提你幽泉大师姐的事情,嘿嘿……”佩尔阿诺斯突然尖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格林怔了下,有些心不在焉讷讷点头答应道:“知道了。”

    格林心中猜测着,多半是佩尔阿诺斯导师和那名“老朋友”之间在大师姐身上发生了什么事,而导师占了不少便宜吧。

    从这种坏笑上就知道……

    一个高度有七八十米的洁白大理石城堡出现在格林眼中,城堡前的院落是一片起伏不定的绿油油草地,明媚温暖的阳光洒落在上面,偶尔有一两只蝴蝶相互追逐的飞过。城堡的周围并没有厚重的围墙用以遮蔽视线,只有种满鲜花的花圃透过栅栏供以路过的人们欣赏,表现出了这里人文的高度共荣性、开放性。

    佩尔阿诺斯带着格林来到铁栅栏大门前,拿出水晶球,魔力流动。

    片刻后,一张同样像是缝合皮球的丑陋脸庞出现在了水晶球上!

    “喂,小师弟,你师兄来看你了,还不快下来开门。”在格林下巴都快掉在地上的惊讶表情中,佩尔阿诺斯直接说了这么一句话。

    呃……

    导师所谓的朋友,竟然是他的师弟?

    水晶球里的另一张丑陋脸庞愣了会儿后,突然身后“吧唧”一声脆响,似乎是什么摔碎了,同时传出一个幼年小女孩的淘气笑声。

    “哦,该死,芭芭拉你给我安静会儿,别在这个时候给我捣乱。”似乎是这个清脆响声把对面的老巫师从愕然中惊醒,水晶球里的老巫师朝着身后大喊了一句后,转头便对着佩尔阿诺斯吹胡子瞪眼叫喊道:“佩老三你别得意!那些刨子鱼早晚我会赢回来的,你这个强盗、骗子!”

    格林脸色一黑,看来导师和他师弟之间的事情,水有点深啊。

    “嘿嘿!小师弟,你这么说师兄,师兄可是很伤心啊。话说当初我们可立好赌约的,你也是同意的,现在怎么又说是我抢走了你的刨子鱼?你这样说不光我伤心,伽黑也会伤心的啊。”佩尔阿诺斯此时的语气简直“贱”极了。

    “啊!混蛋,别和我提那只可恶的黑猫!你们两个都是骗子,都是骗子,没有一个好东西!”水晶球那边的老巫师几乎快跳起来指着佩尔阿诺斯咆哮了。

    噗……

    水晶球关闭。

    佩尔阿诺斯转身,正好看见格林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竟然一阵阴沉坏笑走到了格林身边道:“你站那边去。”

    呃?

    格林不敢违抗导师的命令,走到了佩尔阿诺斯指定的位置。随之,佩尔阿诺斯也不知施展了什么巫术,格林竟然开始逐渐缩小起来,几个呼吸后就变成了只有小拇指高度的小人愕然站在青石地板上。

    不过,格林倒是没有什么惊慌。

    这个巫术好似是某种空间之力的深度应用,似乎格林此时此刻被处于一种“半封印”状态。

    佩尔阿诺斯弯腰把格林拿在手中,缩进袖子里,就这么原地等待起来。

    片刻后。

    城堡的木质大门“嘎吱”一声缓缓打开后,一个穿着白色袍子的老巫师住着魔法杖穿过草地走了过来,脸上缝合起来的皮肤简直和佩尔阿诺斯一模一样,待这位巫师打开铁栅栏门后,佩尔阿诺斯一脸兴奋神情的走进了院子。

    “哈哈,师弟啊,几十年不见你庄园里这株七味果树又茂盛了不少啊。”佩尔阿诺斯突然这般的说了一句。

    白袍巫师哼了一声,瞪了佩尔阿诺斯一眼道:“你别想打它的注意。”

    这般说着,这名白袍老巫师就气哼哼的要带着佩尔阿诺斯向城堡里走去,但佩尔阿诺斯却笑着道:“哎?对了,师弟你六十年前不是又找了一个弟子吗?这次怎么不见他人?”

    “你想干嘛?”白袍巫师警惕的看了佩尔阿诺斯一眼。

    那表情,简直就是一个无助美人在提防色狼窥视的小心摸样。

    佩尔阿诺斯一边皱着眉头,一边摇头叹息道:“哎……师弟,你怎么又这样?我这个师兄的还能干嘛?不过是看见你又收了一个弟子,而且天资极为不错的样子,礼物六十年前我也送了,所以恭喜你终于可以赢回我们的赌约了。这不正好,刨子鱼我也尝过了,是该还给你了……”

    佩尔阿诺斯那语气,像极了被人误解、看淡了人生的老巫师。

    白袍巫师张着嘴巴,指着佩尔阿诺斯将信将疑的看了半天,愕然道:“那你还不……”

    “你看看、你看看,你看看!”佩尔阿诺斯一副恨师弟不成材的表情指着白袍巫师道:“你是让师兄空手直接还给你?那是还吗?那是送!你这个师弟会需要我送那些本来就是你的刨子鱼吗?当然不需要啊……”

    佩尔阿诺斯袖子里,格林几乎快笑出声了,使劲捂着自己的嘴巴。

    白袍巫师咬着牙齿,眼皮直跳道:“那你的意思……”

    佩尔阿诺斯神情一肃:“签订契约,还是上次的那个契约,让我的弟子和你的弟子比一场,我这不就能理所当然的把刨子鱼还给你了?”

    “契约!又是这套!我告诉你……”

    白袍巫师当场就要跳起来了,却被佩尔阿诺斯拦住,挤眉瞪眼低沉道:“我的弟子可是在你眼前收的,你不会对你的弟子连这点信心都没有吧?”

    瓦罗!?

    白袍巫师似乎想起了什么,双眼一亮,精神一震!

    白袍巫师诧异的看着佩尔阿诺斯,他可是知道瓦罗的那点出息,想和自己弟子战斗,做梦吧……这简直是白送啊!

    哈哈!

    白袍巫师放下了心,心里暗暗欣喜的笑着,瞥了旁边亲热的佩尔阿诺斯一眼,满意的看着佩尔阿诺斯道:“三师兄,没想到这些年你的脾气变了不少么?”

    一瞬间,竟然连称呼也改成了三师兄。

    佩尔阿诺斯讪讪失落的笑了笑,没有说话,竟然一副被人误解多年的样子,失望的叹息了一声。

    那表情,简直比格林伪装术还要到位。

    片刻后,一个平等契约签订完毕,白袍巫师那边赌注是那棵七味果树,佩尔阿诺斯则是二十七条刨子鱼,随之双方宽大袍子下的脸上都暗自露出了兴奋的笑容,悄悄松了一口气的样子。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