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百三十二章 离去

    黑索塔五十六层无相假面尼尔马扎的实验室。

    一种名为多啦多音蝠的生物标本浸泡在溶液器皿中,摆在格林面前,试验台上还铺着一张巨大的皮质卷轴,上面记载着多啦多音蝠的听觉感知系统知识。

    “在声音世界中,并非普通人类所认知的那般单调,声音浅层次分为次声、常声、超声,中层次化为音调、音频、音色、音形、音质、音律,深层次甚至还有灵魂之音、大地之音、世界之音、神秘之音、灵觉之音、共振之音、思维之音、厄运之音、威势之音、本能之音、麻痹之音、至幻之音……”尼尔马扎平淡枯燥的讲解着声音学术最基础性知识。

    (伪科学,不要用现实知识带入。)

    尼尔马扎又指着一张人体听力神经分析图,淡淡道:“普通人类能够感知的声音频率在29弦至20090弦之间,巫师将这个频率的声音命名为常声。而低于这个频率的声音,巫师将其命名为次声,高于这个频率的,则命名为超声。”

    格林只接触过一些最简单基础的音波知识,此时听着尼尔马扎不冷不热的知识讲解,正飞速的在手札上记载着相关知识。

    拿起卷轴,尼尔马扎指着多啦多音蝠的耳朵道:“看见这个区域的听觉神经系统了吗?早年我在导师的指引下研究声音巫术,一顿痴迷于这种超声波巫术感知和次声波共振破坏,假面的这个超声波定位巫术就是我在导师指引下完成的炼制。”

    格林思考了下,丝毫没有在意尼尔马扎内心深处的态度不友好,请教道:“大人为什么不在人体上进行这种改造,而选择炼制假面?”

    尼尔马扎嘲讽的“看着”格林着冷笑了一下:“哼哼,不要用你的认知带入我的思维。你可能精通人体生命学,或者你的本能认知是自我改造进化,可是当时我在没日没夜研究炼金学和音波巫术后,第一反应就是制作一个第二认知魔导巫器,根本就没有想过什么人体改造。”

    格林恍然大悟。

    确实,刚刚的一瞬间,格林犯了一个思维错误,理所当然的认为其他人就应该和自己思维一样,就应该对自己实行人体改造,达到某种程度上的部分器官主动进化。

    不过,这种普通人看似的“进化”,何尝不是一种退化?

    能听见超声,却听不见常声,某些时候虽然会给巫师带来便利,但更多日常生活时候却是种种麻烦。

    毕竟在巫师世界,巫师之间还是习惯语言交流而不是灵魂交流的。

    如此看来的话,炼制一个可以随时可以选择关闭特殊功能的面具,确实是一个明智之选。

    尼尔马扎指着假面上那个凸出的尖角,淡淡道:“这个东西,就是利用了多啦多音蝠接受超声波的特殊听觉,然后再通过这些我钻研了七年的符文定位技术传导,形成了一种灵魂上的声音世界形体感知。所以今后半个月,你主要是学习这些符文定位技术传导,这就是我的超声波定位巫术核心知识。”

    格林快速的在手札上寥寥草草绘制了一个多啦多音蝠听觉图,然后收起手札紧随着尼尔马扎进了另一个实验室。

    不得不说,尼尔马扎这样的传授知识,只是在单纯教予格林炼制苍白假面罢了。

    而且其中冷冷淡淡的态度和居高临下的心理排斥,更是让格林明白,想从其他巫师那里获得知识,这是一件那么困难的事情。毕竟来说,虽然用其他财务确实可以购买到知识,但对于巫师来说,知识的价值是永远高于财务的,所以才会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排斥感。

    产生这种排斥感的原因,就仿佛是某个无能的家伙依靠财富,强行换取了自己最宝贵的宝物一样。

    至于格林,想通过这样的知识讲解获得更深层次的音波知识,根本不可能!

    当然,格林也不会过分深入研究音波知识的。格林的前进道路是传统元素知识和身体自我进化结合路线,启用自己的“天赋”探求那些更容易研究的高等元素知识,因此对于深层次音波巫术也没有什么想法。

    想成为全知全能的巫师?

    若是什么都去研究,因为巫师的精力和认知是有限的,全面研究的巫师只会发展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愚蠢巫师。

    就好似十种元素全部撬动了十倍杠杆之力的巫师,永远不可能是一种元素撬动一百倍杠杆之力巫师的对手。(比喻有些夸张,但大体意思就是这样。)

    关于音波学术的知识,格林只能像对待神秘学的血怖娃娃那般,将尼尔马扎所教予的知识原封不动记了下来。

    这般的方式,与其他弱小巫师学徒学习巫术态度没有差别。

    对于那些弱小巫师学徒来说,魔法巫术书籍上有什么,他们就干什么,根本不去管顾什么浅层基础知识推理以及深层知识联想,也根本没有自己的任何见解。

    他们什么都没有,只是为了让自己得到这个巫术的力量后,进而去学习下一个巫术。

    因为在他们眼中,这就是强大的力量。

    ……

    半个月后。

    符文定位技术传导的知识,格林已经初步掌握,这也是格林第一次见识到巫师世界不以大圆套着六星芒作为基础的魔法阵,而是呈现一个个螺旋状纹路图案。

    尼尔马扎好似一个赶时间的旅行者,紧接着又开始给格林介绍‘伪巫师罩’恒久维持技术,这样的超负荷学习让格林也不禁有些脑袋大,再次以体会到求知的辛苦。

    除了导师,没有人会无私教予其他人任何巫术知识,因为所有巫师都知道获得知识的艰辛,所以才自私。

    而当巫师自私隐藏起知识后,知识将更难获得……

    巫师罩和诅咒术,将是所有猎魔巫师的必修课程。

    不同于巫师之间的内部战斗,在异域世界征战的时候,由于本源空间要塞的存在,巫师罩的全方位防御将是猎魔巫师对战异域世界生物的最基础完美防御。这个防御措施完全是依托于本源空间要塞而诞生的奇妙巫术,是巫师本源空间要塞入侵异域世界后,扯平异域世界生物获得本土世界庇护的一个伟大性巫术。

    至于诅咒术,巫师世界内部的诅咒巫术看似意义不大,有了伴生虫之后就巫师就拥有很强的抗诅咒特性,除非是那些长时间准备的大型诅咒和专门研究诅咒巫术的巫师还能达到诅咒至死的目的。

    可是在异域世界,一般的生物抗击巫师诅咒只能依靠世界庇护和替身特性以及体力值,如此的话,只要让猎魔巫师获得了异域世界生物的一些身体信息,对于那些异世界生物完全就是一场噩梦的开始。

    因此,巫师罩和诅咒术,几乎每个成熟的猎魔巫师都有很深入的研究。

    苍白假面上所谓的巫师罩,严格意义上并不是真正的巫师罩巫术。因为它不能随着施术者的实力提升而得到强度提升。

    这个“巫师罩”只是一个模仿巫术罩炼制的一个恒定排斥性能量体罢了,将常规元素抗性都进行了专门化抗性炼制。

    (好似格林的常规元素抗性被动进化,看似是全面加强,但若是遇见一个非常规元素,所有抗性就都失去了效力。)

    又是半个月后。

    格林将这个所谓的巫师罩恒定维持知识学习完毕,竟然有一种深深受骗的感觉。

    没有巫师罩,只有全面阶级型抗性巫术,唯一说得过去的就是那个恒定维持系统,倒有那么一点创意,说不定格林以后会用得上。

    满怀的期待最后成为了失望,格林却只能一声叹息。

    想通过取巧手段获得知识?

    太难了……

    知识,果然只有自己获取得到的才是最好的,别人永远不可能真正无私把自己的知识传授给你。从这一点上来说,也体现出了导师的作用以及区域学院战争的深层意义。

    奥义巫师为了获得巫精或者其他利益,不得不把自己的知识传授给弟子,以增强他们的实力进行某些利益的争夺,进而无形中给巫师世界增添了新鲜血液和未来希望。甚至于一些资质相对较好、表现极佳的巫师学徒,还会出现巫师争抢传授自己知识的行为。

    若是没有利益驱使,又有几个巫师会做这般的无聊事情?

    巫师世界的传承?巫师世界的未来?巫师世界的希望?

    并不是所有的巫师都会去考虑这些东西的,对于一般的、正常的、低级的巫师来说,努力让自己达到更高层次实力才是自己的根本。

    …………

    三天后,黑索塔七十九层佩尔阿诺斯实验室窗口。

    俯览整个黑索塔巫师学院,格林有些失神与伤怀。

    佩尔阿诺斯看了眼格林,低声道:“真不去看看你的那些朋友们了?尤其是你的那个小情人拉菲,她可是拖自己的导师过来特地询问过你的情况,被我应付了过去。”

    苍白假面下,格林双眼中难以遮掩的伤怀深处是一丝坚定,摇了摇头,淡淡道:“就让我们所有人停留在那一夜的美好记忆中吧。”

    佩尔阿诺斯沉声道:“你可要想好了。你这一离开,晋级完正式巫师后又要长时间提升精神力,还有预备猎魔巫师晋级成正式猎魔巫师的异域征战,最少也要两三百年以后才有可能再回来了。到时候,你的那些朋友除了极少晋级成正式巫师的人,其他人可就真的成为你永恒记忆了。”

    格林紧咬着牙齿,努力不让自己双眼表现出任何软弱情绪。

    看着佩尔阿诺斯,格林坚定道:“导师不用再多说了。如果他们没有晋级为正式巫师,就让我的记忆永远停留在那一晚的美好之中吧。多看一两眼,又有什么用?”

    佩尔阿诺斯摇了摇头,叹息道:“那就走吧,每一名正式巫师都必须经历这种事情,没有人能够避免。等这两三百年过去以后,你才会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正式巫师,而这其间的话,你只是一名拥有巫师实力的巫师学徒罢了。”

    “知道了。”

    格林跟随着佩尔阿诺斯在天空化为两个黑点,离开了黑索塔巫师学院。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