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百三十一章 知识的代价

    格林此次之所以回归黑索塔巫师学院,除了获取苍白假面知识外,还有就是和胖子解决香剂收益问题。

    香剂收益问题,胖子背后效力的紫金花商务联盟是一个遍布七环圣塔十一区至十五区暗巫师阵营的一个大势力,在七环圣塔也有势力分布。

    当胖子看见格林头顶上的光环后,瞪着眼睛喃喃了一句:“看起契约要持续几千年了,那群老家伙的算盘泡汤了。”

    ……

    黑索塔四层。

    一簇白色山羊胡的瘦小矮个子巫师放下手中书籍,怔怔的指着格林头顶的光环不敢置信喃喃道:“你拥有预备猎魔巫师资格了?”

    这个巫师,正是当初两千魔石卖给格林苍白假面的正式巫师,辛鲁乌。

    格林点了点头,缓缓摘下了苍白假面,露出了一张成熟男人的沉稳面庞,恭敬道:“多亏大师的这张苍白假面,格林能有今天的成就。”

    辛鲁乌张了张嘴,好半天后才叹息了句:“两三百年后回来看看,到时候我们就要同辈相称了。”

    格林礼仪性笑了笑,随之脸庞渐渐严肃,沉声道:“辛鲁乌大师,从你这里学习了炼金学之后,不瞒您说,在下对炼金学也逐渐有了自己的一些见解。而这些年来,也获得了一些还算珍惜的炼金材料想炼制一个专属于自己的真正巫器,所以对这张假面的炼金技术以及相应知识有强烈需求。”

    顿了顿,格林沉声道:“我愿意付出现在能够承受的代价,换取关于这张假面的专属知识。”

    辛鲁乌诧异的看着格林,犹豫了片刻后,随之摇了摇头缓缓道:“我想……是该告诉你真正的情况了。这张假面,并非是由我炼制的,我也只是在年轻的时候从另一名巫师手中购得。”

    格林怔住了,诧异道:“谁?”

    “无相假面尼尔马扎,这是一位对音波巫术、诅咒巫术、神秘学、炼金学有很深造诣的二级巫师。所以,想要获得这张假面的专属知识,还是去找他吧。”辛鲁乌有些尴尬的说着。

    毕竟,曾经审讯室的时候,辛鲁乌可是没有提及任何关于那张假面真正来源话题的。

    无相假面巫师?

    格林目瞪口呆的看着辛鲁乌,自己巫师学徒这些年,到现在已经将要永久离开黑索塔巫师学院了,竟然绕了一圈后又绕到了这个改变了格林一生命运的巫师头上?

    而且,无相假面可是索朗姆的导师,自己在圣塔资格战秘境中的情况想来对方都已经知道了。

    沉思着,格林向辛鲁乌告辞。

    回到了佩尔阿诺斯实验室,随之在导师的带领下,格林来到了黑索塔五十六层属于无相假面巫师的房间。

    当那张没有五官的平板面庞出现在格林眼中,当那股不详的气息扑到格林面前,当那种不知道从黑色袍子里什么地方发出的沙哑声音传进格林耳朵里,几乎是一瞬间,格林就仿佛回到了当初那个地狱一般的海轮上,回到了那种每天都心惊胆战却不断逼迫自己要更加冷静、更加坚强的时光里。

    这个没有任何五官的恐怖面容,曾经不止一次出现在格林的噩梦中,在格林一生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嗯?佩尔阿诺斯大人,今天怎么有时间到我这?”直到无相假面尼尔马扎那充满惊讶、恭敬、惊奇的声音传来,才将格林从回忆里拉了出来,回到现实。

    佩尔阿诺斯同样是一身宽大的袍子,袍子里露出来的手臂和脸庞到处都是缝纫的针线印记,丑陋的面容露哼唧道:“你这小家伙,本院长没事就不能来视察一下你的学院教学任务么?”

    无相假面巫师陪笑道:“怎么样?索朗姆没有令您失望吧?这一届咱们学院可是足足有十六个巫师学徒拥有预备猎魔巫师资格,远远超过十二区其他巫师学院了。”

    佩尔阿诺斯点了点头,让开身子指着身后的格林道:“这是我弟子格林,也是当初你弄回来那条莉莉丝小屋海船上的巫师学徒,索朗姆应该和你说了他的事情吧?”

    格林深吸一口气后,镇定、平静、睿智的眼神下缓缓鞠身,施展了巫师礼仪。

    是的,此时此刻,自己已经不再是当初海轮上的那个无助、弱小的巫师学徒了,自己已经是佩尔阿诺斯导师的弟子,是十一区至十五区暗巫师阵营巅峰奖励的巫师学徒获得者。

    比起无相假面尼尔马扎,佩尔阿诺斯才是真正的恐怖老怪物!

    “你、你……”尼尔马扎吃惊道:“你竟然已经成了佩尔阿诺斯大人的弟子,怪不得……”

    吃惊了片刻后,无相假面转身对实验室内喊道:“索朗姆,出来见过院长大人,还有你的朋友格林也来了。”

    一个黑袍巫师学徒走了过来,头顶同样带着一个透明光环。

    “院长大人。”

    索朗姆恭恭敬敬朝着佩尔阿诺斯鞠身后,佩尔阿诺斯“嗯”了一声,淡淡道:“圣塔资格战你表现的不错,为黑索塔学院争得了荣誉,你导师尼尔马扎培养了你这么一个杰出弟子很值得骄傲,不错、不错。”

    索朗姆欣喜的笑了笑,只是不知道这个笑容到底是不是他的真意了。

    至少表面上,他笑得很开心。

    格林迎着索朗姆的目光,朝着索朗姆礼仪性平静的笑了笑,苍白假面下的目光是那么平缓、宁静、睿智,就好似一名存活了数百年经历岁月变迁后充满智慧的巫师,这一刻甚至让索朗姆有了一种错觉。

    好像……

    自己与面前的这个巫师学徒,已经不再是同一个级别的平等存在了。

    索朗姆“微笑、兴奋”的脸庞逐渐恢复平静,望着格林,回忆着前些天圣塔资格战被格林扫过来的那一眼,那种无法形容的心惊胆战惊惧下,自己和陨黎、还有比比利昂娜、罗迦、亚茨、甚至于米莉、米娜,无不感到了发自内心的深深恐怖,只想着拼尽全力逃离面前这头仿佛已经不再是巫师学徒的人皮怪物。

    什么冰河时代米莉、什么原始诅咒阿硫洛,甚至那个被太阳之子称为怪物的十五区巫师学徒希尔伍兹……

    面前这名低调默默无闻的巫师学徒,才是圣塔资格战秘境里的真正恐怖的怪物啊!

    索朗姆默默咽了口口水后,努力平缓着自己的心情,全力让自己的冷漠面庞恢复着平淡表情,沉声道:“格林……”

    格林静静的看着索朗姆。

    当初,新人试炼之前的舞会上,同样是这个男人。

    那种冷漠与亲和矛盾混合外表下的居高临下的神态语气,那种努力控制自己情绪却自然而然流露的傲意,只是向着阿姆廊德一句我认识你,便让对方感到了理所当然,甚至让阿姆廊德心中还有了一丝兴奋。

    当时,没有任何人会觉得索朗姆心中的高傲,只是认为理所当然。

    记得,索朗姆当时朝着格林一句:“格林,我记得你。”

    只此一句,甚至让很多人认为这是格林获得的巨大荣誉,能够被这么一名高高在上的天才巫师学徒记得,格林足以有了自傲吹嘘的资本了。

    如此,这些人注定永远不会登上更高的山峰,因为他们根本无法摆脱索朗姆的留下阴影,何谈更高山峰?

    格林望着索朗姆冷漠外表下的平静,内心微微摇了摇头。如果他真的平静,此时此刻应该是继续摆出那副亲和的微笑吧,根本不会用这幅冷漠的外表去掩饰自己内心真正的情绪。

    他在害怕,他在恐惧着自己,他内心已经怯弱,认为他觉察到自己和格林已经不再是同一个阶层的存在了。

    格林笑了笑,笑得那么的平静,笑得那么的自然而然:“你好,索朗姆。”

    …………

    半个沙漏时间后,格林和尼尔马扎面对面单独的坐着。

    一只黑色乌鸦在尼尔马扎的肩头,尼尔马扎透过乌鸦一面脑袋的冰冷漆黑眼睛看着格林,沙哑道:“这张假面确实是我曾经的作品,里面包含了我对超声波定位巫术的某些特殊理解和企图恒久维系巫师罩无消耗两个知识。那么,你准备用什么来换取我的这两个知识呢?”

    格林望着尼尔马扎,深吸了一口气后,缓缓拿出了一条长达十余米的黑色线丝。

    “嗯?厄运之线?这么长的厄运之线……”尼尔马扎惊喜了一小会儿后,却摇了摇头道:“不够。”

    格林咬了咬嘴唇,拿出了一张卷轴,正是佩尔阿诺斯在格林进入圣塔资格战秘境之前赠与的短距离传送卷轴。

    尼尔马扎看了眼,依旧摇着头道:“不够。”

    紧紧咬着牙齿。

    终究,格林拿出了一个精致的金色铃铛,这个铃铛正是格林在死去的希尔伍兹身上得到的唯一战利品,也是最珍贵战利品。

    尼尔马扎突然眼睛一亮的拿起了这个铃铛,研究了好一会儿后发出了“桀桀”笑声:“成交。今后一个月,你将从我这得到超声波定位知识和‘伪巫师罩’恒久无消耗知识以及……将两个巫术炼制入面具的知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