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百一十三章 虚掩的轻纱

    嗯?

    格林缓缓回过头,苍白假面下带着莫名的目光,看着那座裂开一条缝隙的冰山。

    “这种感觉……莫非是封印术?可是按照道理来说,巫师学徒是不可能掌握封印术的,因为其中涉及的能量稳定守恒……不,如果要是配合她某些先天现形天赋的话,再加上某些高等巫师倾力培养,倒是有那么一些可能。”

    嘎巴、咔嚓……

    格林思索间,巨型冰山上又是两道裂缝蔓延开来,仿佛冰山内一个恐怖的怪物正在觉醒着,这座“弱小”的冰山已经渐渐容不下那头恐怖怪物的身形。

    “嗯,这么巧合,战斗竟然就发生在自己地苞隐藏之隙的头顶上。莫非,这就是传说中命运的安排?看样子,刚刚是我无意间破坏了这封印术了,怪不得这些人的眼光……”

    正在格林沉思间,一声仇恨的怒吼咆哮爆发了。

    “苍白假面格林!你这个肮脏的蠕虫、偷盗的老鼠、恶心的蟑螂!你竟然……你知道你刚刚闯下了多么大的祸吗?你知道十二区会有多少巫师学徒因为你的这个举动丧失猎魔巫师资格吗?你知道你释放出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吗?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根本不会明白,你只是个无知的弱小巫师学徒……”说到最后,太阳之子米娜竟然一边扶着米莉,一边含泪咆哮着:“我姐姐倾尽所有力量才封印的十五区强者,却被你……”

    “米娜……”

    冰河时代冷漠之光早已不存,叹息着摇了摇头,轻声道:“算了,十二区也并非只有我一名强者,我们还有机会!”

    说到这,米莉看着格林依旧那副神秘的样子,只是象形比起区域学院战争的时候“好像”显得更加魁梧、强大、神秘。

    可是,此时此刻,这却丝毫无法再引起米莉的关注了。

    米莉用前辈语气叹息道:“可惜……我当初答应过你,期待你圣塔资格战的表现,可是现在你却没有机会展现了。趁现在快离开秘境吧,否则那个家伙出神入化的音波巫术下,你可能连捏碎徽章的机会都没有,十二区巫师学徒不知将有多少人被此人击杀、淘汰。本来,很期待你的那个格林三道密大巫术能够展现一些风采,现在却……”

    说到最后,米莉惋惜的看了格林一眼,脸庞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然后缓缓从腰间一个袋子里拿出了一个透明的瓶子。

    轻轻拧开瓶盖后,一只类似蚊子的生物发出了低鸣的“嗡嗡”声后,便朝着一个方向飞去,消失不见了。

    “格林哥哥,你怎么会在这?快离开这!快跑!那座冰山里是一名十五区无比强大的巫师学徒,我们所有人一起都抵挡不了的怪物!”约克莉安娜看着格林那副”不知情况“的迷茫淡然摸样,焦急的喊着。

    索朗姆摇了摇头,轻轻一声叹息道:“我们快走吧,格林不弱,应该能给我们拖一些时间,他比你们想象的要强,应该快到达我这个级别了。现在,我们要尽量避免在十二区内碰见那个将要破封的巫师学徒。”

    吱吱……

    陨黎肩上的小白鼠叫了两声。

    陨黎也摇了摇头,喃喃道:“没有想到隐藏之隙的巫师学徒,竟然是他。本来还打算在这次圣塔资格战让他见识一下我的巫术,挽回那次败局,结局却是这样。”

    “那个毒舌女王已经被赶出秘境,他正好出去陪陪那个恶毒的女人。”比比利昂娜带着一丝喜悦,嘴角竟然微微上扬。

    罗迦看着那张白色面具,想起了自己袭击拉菲时候那个默默无闻身影,喃喃道:“是他?”

    更远方,亚茨佝偻的身躯气得直跺脚,沙哑尖叫道:“该死啊!只差一步就能……啊!啊!格林这个混蛋,对,他是叫格林,那个隐藏在黑索塔巫师学院拉菲身后的胆小鬼,肯定是因为那柄圣痕友谊之匙才选择拉菲一起去的区域战争,当初拉菲那个女人为了救这个可恶的家伙还不惜使用一次圣痕友谊之匙的机会!当初就看他不顺眼,没想到果然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哎……

    一声叹息,亚茨恨恨的看了格林一眼,准备趁着冰山里那个怪物还没有彻底破开封印,躲得越远越好。

    毕竟来说,传说级巫师学徒大战已经结束,好戏已经收幕,这里也没有再待下去的理由了。

    除了约克莉安娜,所有的人都对格林露出了失望神色,看着那个穿着亮丽金属盔甲、拿着霸道的九头蛇大剑、带着神秘的苍白假面的格林,“似乎”显得很魁梧、野性、神秘的巫师学徒,愤恨的深处又是一声叹息。

    依靠这般准备、打扮、装掩的配饰而强大起来的气势,又能有什么作用?

    弱者终究是弱者,强者终究是强者。

    哎……

    一个无言的叹息。

    …………

    所有人无形中都带上了感**彩去看着格林,仿佛此时格林越发高大强横的气息,在他们眼中都是因为格林有意的装扮才会如此,即使平时时候的格林已经是这样。

    格林从没有在意的装扮,这些人此时此刻反而开始在意起来。

    因为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他们已经开始不愿意接受自己感受中这个隐隐带有压迫性气息的格林,因为此时的自己竟然有了一些弱者看见强者时候的压迫力!

    而在他们潜意识的不愿承认后,就开始用理智时期自己都感觉到好笑的借口麻痹、蒙蔽着自己眼睛、神智、灵魂。

    这……

    便是真实与虚伪之间、睿智与愚昧之间、真理与荒谬之间那一层名为自我安慰、自我逃避、自我麻醉的轻纱,一个宁愿把头埋进土里,也不愿面见事实的鸵鸟,平凡人类本能的愚蠢和愚昧。

    依旧是“弱者终究是弱者,强者终究是强者”这句所有巫师学徒都明白的道理。

    事实不会依据任何人的情感而改变分毫,这就是巫师世界唯物理论的最本源出发点。

    格林看着所有的人,空旷洁白的冰层上一个人默默的站着,静静的看着众人精彩丰富的表情,体会着所有人这一刻的不同内心世界,一种仿佛刚进入海轮在众多五层船舱人们对着被打的约克里斯呼喝的冷漠、孤独感受再一次出现了。

    这一刻,一种难以形容的孤独感觉在格林心头弥漫着。

    似乎是在越来越接近山川巅峰时刻、完成梦想的时刻,强大的内心望着众多山脚的人们,头顶却没有与自己对等的同伴,而自己的目标已经将要达成,对未来只剩下迷茫与孤独。

    格林不知道,爬到这座巅峰之后,自己的未来目标还有什么?

    难道是内心软弱起来,像明巫师那样拉着山脚下的人们前进,寻找所谓的伙伴?

    不……

    这不是格林想要的,格林理智时时刻刻控制着自己,绝对不允许内心出现这样的“软弱”!

    失望与落寞之后,格林突然露出一个轻笑。

    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无聊的东西,此时的自己只是在七环圣塔五个阵营中一个阵营的圣塔资格战而已啊!什么狗屁巅峰,自己可是就连这个暗巫师阵营资格战中五个区域其他传说级巫师学徒也没有见过,还没有夺取最高奖励的家伙,竟然会有这种无知、愚蠢的孤独……

    格林的轻笑,竟然是在对自己无知的嘲讽。

    可是……

    格林的轻笑在别人眼中,却成了格林在对此时境况的无知,以为格林是一个还没有明白局势的蠢货,以为格林眼中所有人的表情都是在大惊小怪而已,格林竟然开始无知的嘲讽所有人的恐惧?

    这一刻,所有人隐隐间都开始对格林有了一丝厌恶!

    格林看着所有人的表情,轻轻摇了摇头,依旧是不屑于用苍白无力的语言去解释什么,因为巫师学徒期间,格林永远都带着一张“苍白假面”。

    慕然,一道残影,格林一拳轰在了冰川山巅之上!

    轰!

    伴随着一道剧烈的震荡,似乎是在回应着格林,冰山内部同样是一阵剧烈震动,再随之嘎吱、嘎吱宛若死亡交响曲一般爆发了,密密麻麻的裂缝宛若狰狞怪兽牙张舞爪的向冰山四周蔓延开来,隐隐伴随着一声低沉咆哮,仿佛一头真正的恐怖怪物即将要现世降临!

    “啊!格林,你混蛋……”正欲逃跑的约克莉安娜回过头惊叫着,满脸不敢置信,旁边的陨黎、索朗姆、罗迦也全部骇然一片,约克莉安娜脸色无比苍白。

    “疯了,疯了!这个家伙彻底疯了!”亚茨佝偻的身躯沙哑嘶嚎着,可是双脚的冰冷麻木却让他无法逃得更快些了。

    冰河时代米莉身体一颤,一手紧紧捏着徽章,一手拉住想要冲出去的太阳之子,脸上带着不能理解的悲痛目光,质问道:“为什么会这样?你为什么要这样……这么短的时间,十二区唯一的希望根本不可能赶到这里。这次圣塔资格战……没有希望了。”

    太阳之子米娜尖叫着:“啊!格林……既然你这么想被淘汰,就让我亲自动手解决你这个伪浴火之体吧!什么宿命之敌,你根本不配!因为你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上,你的存在就是对伟大独一无二浴火之体的侮辱!”

    叮……

    隐隐间,冰山内部一道无形音波,冲出去的太阳之子脸色大变,再也顾不得格林,轰的一声瞬间化出无尽赤炎将虚弱的米莉保护起来。

    嘎巴!嘎巴!

    轰!

    一道汹涌狂暴的无形音波下,无数的冰锥碎块伴随着这道冰山内部无形音波轰然间爆裂纷飞,如同无数小型冰系无数一般激射向视野能够遍布的任何地方。

    无数爆裂冰锥的中心处,如同一头噩梦中的恐怖怪物诞生,又仿佛一位未知世界无可匹敌的绝世凶物降临,伴随着那低沉兴奋的邪笑声音,一个蜷缩着的身影缓缓从残破的冰山上站了起来,漫天的冰霜雾气中,一对燃烧的眸子随着缓缓抬起的头颅出现了。

    “嗯哼哼哼哼,嗯哼哼哼哼,嗯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对,这种活着的感觉,这种兴奋的感觉,这种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的感觉,就是这种仿若重生后生命得到升华感觉……”

    缓缓的,这个人影缓缓漂浮了起来,那激昂四散的冰霜雾气竟然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生生推开了,无匹的威势宛若天空太阳的光芒,以无可阻挡、无法匹敌、绝对的威严肆无忌惮爆发着。

    这一刻,这个十五区神秘巫师学徒竟然真的给予人一种根本无法抵御的绝对压迫感,就仿佛一个普通平民妄想反抗天空的太阳!

    躲在太阳之子身后虚弱的冰河时代米莉缓缓闭上了眼睛,喃喃道:“已经……结束了……”

    太空中黑色的袍子下,一双眸子静静的扫视了一圈惊惧的巫师学徒后,这名十五区巫师学徒俯视着正默默站在脚下地面的格林,眼睛中带着玩味戏谑的兴奋,低沉道:“就是你这个十二区巫师学徒把我释放出现的吗?真是太美妙的经历了!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这么一场美妙的经历!嗯哼哼哈哈哈哈!那么……作为回报,你有资格知道我的名讳,我便是十五区百年来一直被所有巫师学徒所恐惧的希尔伍兹!下面,你将得到最高荣誉,因为伟大的希尔伍兹将亲手送你……”

    嗖!

    慕然,格林所在原地冰层密密麻麻龟裂开来,身躯在天空化为一道残影,九头蛇大剑以无匹威势落下,被一柄怪异的短刃剑抵住了。

    天空为之一静,一道无形音波爆发!

    轰!

    一道格林狂暴无匹的力量疯狂碾压下,伴随着那道难以抗拒的排斥性力量,十五区巫师学徒在双目瞳孔骤缩、不敢置信的尖啸声中,化为一道残影坠落向刚刚爬起的半截半山之上,镶嵌入其中,无数裂痕再次以这个冰窟为中心密密麻麻散开,大片冰屑崩崔纷飞。

    “无聊的台词,太多了……”天空中格林冷冷扫了那个冰窟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