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百一十章 冰河时代米莉

readx();    冰晶羽翅带着森冷的冰寒,大片元素冰锥夹杂着暴风雪随着冰凤双翅展动,铺天盖地的向太阳之子周边散射了过去。

    一瞬间,所有人只觉得似乎来到了传闻中极北地区的凛冬暴风雪之中。

    “冰凤!这是……冰河时代米莉,撤,快离开这!”

    几名巫师学徒低不可闻的声音惊呼着,带着周边巫师学徒瞬间停下脚步,随之不顾一切向四面八方逃开了。

    另有三十余名巫师学徒虽然并不知道冰河时代米莉的身份,但只是感受到那冰冷刺骨的巨大压力后,也纷纷骇然停下脚步,几乎毫不犹豫的便跟随着先前那一批巫师学徒向四面八方逃开了。

    十几名稍弱的巫师学徒只来得及做出最本能反应,便分分化为一座座冰雕,神态惟妙惟肖,惊恐骇然的表情栩栩如生,保持着最后被冻结前的样子。

    几名冲在最前面靠近太阳之子的实力强劲巫师学徒,见来不及逃亡后,纷纷一声不甘的咆哮,捏碎了手中徽章,随之身影消失在了试炼秘境。

    只有一名实力更强劲的巫师学徒,大概是学院十大高手榜的层次,不知施展了什么巫术后身体突然拉长,激射出了百余米后,竟然看也不敢再回头看一眼,疯狂的向着极远方狼狈逃窜开了。

    空间一阵扭曲。

    陨黎带着比比利昂娜出现在了一处石柱高台顶端,旁边正站着脸色苍白的罗迦和约克莉安娜。更远方亚茨身体上冻结大片冰霜不停颤抖着,一丝丝暗元素刚刚从身体冒出来就被冰霜之力驱散,同时双手死死抓着徽章两边,随时可能掰碎的样子。

    空间一个波动,地面上索朗姆惟妙惟肖的冰雕慕然消失了,下一刻空中一闪,索朗姆竟然毫发无损的飞着,刚刚的一切如同幻觉。

    这,便是索朗姆所谓的不死之身。

    索朗姆望见天空展翅冰凤上那个恐怖巫师学徒投来的冰彻目光,脸色一变下也不再敢犹豫,向着陨黎、比比利昂娜、罗迦、约克莉安娜飞了过去。

    “咳咳咳……”

    几声重咳,太阳之子缓缓从地面上站了起来,看见天空上的巨大冰凤后脸色极为难看,却一咬牙还是飞了上去,与冰凤上的米莉站成一排。米娜狠狠咬住咬牙的看着索朗姆、陨黎、比比利昂娜、罗迦、约克莉安娜一行人,却因在刚刚米莉身前出丑,自高自傲的她不可能意凭借姐姐的优势有任何得意神色,因此没有说任何话语。

    很可能她也已经意识到,天赋随着巫师知识的成长,自己已经渐渐没有那么巨大夸张的优势可言了。

    米莉看了米娜一眼,暗自叹息的摇了摇头。

    她可是知道这个家伙被父亲宠坏的脾气,不过即使如此,在看见自己的妹妹竟然这般落魄后,米莉也不禁森冷冰寒的看向了远方石柱上的几个人,银灰色袍子随着身下冰风的起伏而抖动,双目微微一眯后锁定了索朗姆身影。

    冰河时代米莉冷冷道:“你就是米娜口中不死之身的巫师学徒吧?确实是很神奇的不死之身,不过可惜,我的巫术冰河时代正是冰系能量平衡封印术!”

    索朗姆身体微微一震,却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缓缓扇动黑色羽翅在天空飞着,静静飞在陨黎几人的身边。

    太阳之子咬着牙,擦了擦嘴角的血液低声道:“小心那个肩上有小白鼠的巫师学徒,他刚刚好像是从虚空拉出了一头虚空生物。”

    米莉、米娜作为高级巫师的后代,就知识的接触程度来说,要远远超过一般巫师学徒太多了,这也是她们强大的根基之一,因此对于很多巫师学徒看似不了解的知识,她们都有所接触。

    ……

    另一边。

    比比利昂娜脸上几乎毫无血色,就在刚刚没有任何防范下,大片冰霜降临,那一刻她甚至真正感受到了死亡的阴影,几乎就要放弃猎魔巫师资格争夺,捏碎徽章了。

    好在关键时刻,陨黎将她从暴风雪冰锥的区域拉了出来。

    不过即使如此,此时此刻比比利昂娜看着远方天空冰凤上的那个人影,也不禁感到自己身体阵阵颤抖。比起陨黎、索朗姆、罗迦,她本身实力就要差上一些,此时的天赋压制也不再那么明显,甚至当她看见冰河时代米莉的时候,竟然升起了一种被天敌盯上毫无抵抗的感觉。

    也难怪。

    冰河时代米莉,乃是利用冰系巫术的巫师学徒。

    而从某些方面来说,冰系其实就是水系巫术的升华,当然水素元的某些特性也绝对是冰元素无法替代的,两者虽然同为存在却是冰元素就战斗意义上来说更强一些。就如同猎魔巫师和奥义巫师的关系一样,两者是并存的,各有优缺点,却以猎魔巫师为主导。

    如此,当水元素遇见更强冰元素的时候,只有被死死克制的份,比比利昂娜正是如此。

    甚至于,她的那只金色束瞳注视向米莉,对方应该都不会有任何反应吧?

    “这个冰系巫师学徒和太阳之子,她们长得这么像,难道是太阳之子的亲人?”比比利昂娜低声询问着,声音有些不自然的颤抖。

    罗迦轻轻吐了口气,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低声道:“这是十二区百年来巫师学徒中最强大的两名巫师学徒之一,冰河时代米莉。具体实力,要比黑索塔巫师学徒最顶级三大强者还要强上一个层次。”

    约克莉安娜站在最后面,森冷的寒风让她有些打颤,满目绝望的看着天空上的展翅冰凤。

    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真的只是一名巫师学徒的巫术吗?

    陨黎脸色难看,低声喃喃道:“她的冰系巫术正好可以将元素转化为有型物质,完全克制了我拉撤出来的虚空生物。”

    索朗姆也低声道:“只有土、冰、生命三系巫术,巫师学徒期间才有那么一丝可能掌握封印术,我不能单独面对她。”索朗姆的声音首次有那么一丝恐惧,若真是不可力为,他甚至已经做好了放弃圣塔资格战准备。

    罗迦咬了咬牙,突然道:“我和比比利昂娜都被她克制,能不战最好不战,再加上那个火女的话,我们没有任何希望。不过,若真是被迫开战,陨黎你保护好约克莉安娜,我尽量不施展纯粹水系巫术对付她。”

    “嗯。”陨黎低声应答了一句。

    呼……

    深吸了一口气后,罗迦突然高声道:“尊敬的冰河时代米莉,我们先前并不知道你与这位太阳之子米娜的关系,我们愿意为刚刚的无理做出相应的赔偿,避免战斗。”

    罗迦满面严肃,义正言辞。

    扑哧……

    突然,冰凤上原本森冷的米莉竟然忍不住笑了出来,指着罗迦讥讽道:“黑索塔巫师学院的罗迦?你连黑索塔十大高手的位置都被人挤了出来,还有资格跟我说话?”

    “你……”

    罗迦像竹竿一样高瘦的身躯气得颤抖,身体魔力激荡着,仿佛有可能随时控制不住要爆发出来的样子,双眼死死盯着天空冰凤上的米莉,眼睛里带着血丝。

    米莉直接戳中了他心中的痛!

    若非因为区域战争前在学院内部袭击拉菲,自己怎么会如此?

    当时袭击拉菲过后,正好赶上区域战争传达,那名学院守护者也就离开了。如此,他以为自己逃脱了罪责,结果之后却依旧被逮到了黑索塔五层被执法队严惩了一番,恐怖的刑罚后他实力降低了一大截,否则区域战争后怎么可能因为没有战绩掉下十大高手榜?

    虽然他现在已经恢复了实力,但却也失去了再次登上榜单的机会。

    对于很多巫师学徒来说,上了这个榜单,就几乎是最高级的荣耀,因此罗迦一段时期几乎感觉自己没脸见人了,成了他心中永恒的痛。

    米莉却不知道这些,缓缓收敛了脸上的笑容。

    瞳孔中一丝寒芒过后,米莉森冷道:“还是把你们的印记都交出来吧!”

    随着森冷的话语,巨大的冰晶凤凰一声嘹亮的长鸣后,冰蓝的眸子里光芒一闪,天空大片雪花夹杂着冰锥纷纷落下。十余米的巨大身躯在巫师学徒的元素活性化生物来说,简直是一个庞然大物了,冰晶凤凰如此惊人体积下,爆发的元素波动数量自然无比强大。

    同时,米莉手单手一点,一根无比冰寒刺骨的冰矛狠狠激射了出去,随之从背上又取出了一把冰晶羽扇,狠狠一闪!

    呜……

    无数冰屑组成的暴风雪以无可抵御、气吞山河的气势席卷蔓延了过去。

    罗迦突然一声大叫:“战斗模式!”

    罗迦落下地面,脚下大地形成大片泥潭,一条又一条淤泥触手缓缓伸向天空,就如同当初海轮上那只大章鱼一样,罗迦更是大叫之后身体开始缓缓变形,似乎要彻底变成某种软体生物。

    索朗姆、陨黎、比比利昂娜、约克莉安娜纷纷有所动作……

    …………

    足足半个沙漏时间后。

    冰凤在远方不断追击着闪烁不定的陨黎和约克莉安娜,比比利昂娜在米娜的压迫下已经数次达到极限,若非索朗姆即使救援,说不定早就放弃了。

    泥潭此时只有刚开始五分之一大小了,周围已经被一层又一层冰霜彻底冰封住,十余条淤泥触手被彻底冻结,一道又一道水柱、泥柱被冻结在半空,相互交叉着。泥潭里,仅剩的三条淤泥触手保护中,罗迦看着天空镇定自若的米莉,恐惧中带着绝望。

    若非是索朗姆和约克莉安娜,恐怕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撑到现在吧?

    索朗姆一条胳膊上似乎被冰锥击中,冰封住了大片冰霜,此时一丝丝黑气正不断尝试侵袭着这些冰霜,以让自己恢复原本的战斗力,那把蔚蓝色大剑此时也缩小成了蔚蓝色匕首,显然是耗尽了其中的能量。

    此时,不论是索朗姆,还是陨黎、罗迦、比比利昂娜、约克莉安娜,甚至是更远方身冻结身躯正缓缓被暗元素侵蚀融化、等了极长时机的亚茨,都已经有了放弃的念头。

    这……就是十二区传说级巫师学徒的力量吗?

    虽然……因为巫术属性克制的原因在其中,但这位冰河时代米莉,也未免太强了些。

    米娜看着索朗姆,淡淡道:“还不放弃么,现在的你也有多少魔力?施展冰河时代虽然代价有些大,但若是……”

    啪啪啪!

    就在这时,一阵清脆的鼓掌声音从远方石柱上出现。

    不管是米莉、米娜,还是索朗姆、陨黎、比比利昂娜、罗迦、约克莉安娜,甚至于亚茨,均不敢置信的骇然回头,所有人竟然都没有发现这个穿着黑色袍子的巫师学徒是什么时候坐在的那里,而且似乎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

    看那名巫师学徒的轻松写意摸样,就像是在看一场好戏一样。

    冰河时代米莉脸色微变,转身看向这名突然鼓掌起来的巫师学徒,胸口上的空洞和那个铃铛让她愣了一下,然后当她看向这人额头上的印记后,瞳孔骤缩!

    “十五区巫师学徒?”不敢置信的声音从米莉口中发出。

    也难怪,之前米莉也有想过去别的石柱森林区域闯一闯的情况,但那一切的前提,必然是在自己收集了足够的印记积分后,想去争夺那最高巅峰奖励才会离开十二区石柱森林。

    否则,万一要是真的碰见其他区域强敌的话,即使被迫离开秘境也能够保证她拥有猎魔巫师资格。

    可是眼前这人……

    “有意思,十二区巫师学徒里,总算看见了一个有点意思的了。”舔了舔舌头,一种前辈欣赏后辈的表情在这名巫师学徒脸上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