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百零九章 太阳之子米娜

    除了头顶的一丝阴影,亚茨入目之处,只有无尽赤红。

    “这个疯婆子!”亚茨沙哑的尖叫着,声音里又有些震撼,骇然喃喃着:“这种攻击程度的的话,已经勉强达到那个层次了吧?”

    一滴滴石块软化液体从亚茨头顶的石盾滴下,竟然短时间形成了类似岩浆一样的东西。大片暗元素气息被生生驱散,亚茨身下的石巨人高举着石盾发出痛苦的声音,一丝丝焦糊的味道从亚茨身上的袍子发出,身体四周游离不定的暗元素防御竟然开始隐隐抵制不住周边无尽炽热的侵袭了。

    在亚茨的感觉中,就仿佛是过了一百年一样的长久岁月后,四周的炽热终于缓缓消散开了。

    啦呕……

    亚茨身下石巨人一声特有的哀嚎咆哮后,化为一堆焦糊的碎石块倒下,亚茨狼狈的躲开了头顶软化的石盾,感受到脚下炽热的地面,又赶忙飞到了天空漂浮着。

    脸色苍白没有血色,手里紧紧的握着保命徽章,亚茨死死的盯着那个疯狂的女人,伴随着粗重喘息狠狠咽下了一口口水。

    放弃吗?

    才收集这点印记积分的话,根本不可能有一丝希望获得猎魔巫师资格!

    天空中,太阳之子同样低沉喘息着,火红的长发随着魔力波动停息而纷纷落下,散乱的披在身上,遮住了脸庞。一只眼睛从长发缝隙中看向了亚茨,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弧度,随之喘息的太阳之子疯狂大笑尖叫着:“哈哈,哈哈哈哈……你不是看在我姐姐的原因才逃跑的吗?我不是不知死活吗?你以为这就结束了?不!这才只是开始!”

    疯狂大叫着,太阳之子遮住身体羞处的少量衣物竟然开始爆发出璀璨光芒。

    下一刻,太阳之子竟然再次恢复了巅峰魔力状态,无尽炽热再次轰然荡开,头发被爆发的魔力吹得竖起,双眼带着残暴、狰狞、疯狂,冷冷看向了亚茨,嘴角的残酷弧度隐隐又提升了一下。

    似乎下一刻,就将是再一次的焚灭天地攻击。

    “猎魔武装!这是用巫精才能兑换的猎魔武装!你……”亚茨沙哑的尖叫着,不敢置信的看着太阳之子身上那些遮羞衣物。

    所谓猎魔武装,乃是圣塔发行的一种特有巫器。

    猎魔武装的其他属性都只是一般而已,最大的用途却是拥有能够快速将其中镶嵌的魔石转化为魔力的功能,分为低级、中级、高级三个等级,以应对相应等级需求的猎魔巫师。

    而奥义巫师来说,一般很少用巫精在圣塔去兑换这种巫器的。

    一般来说,当奥义巫师积攒够相应的巫精后,只会为了获得更多的知识而去圣塔兑换一次传送至被巫师世界征服的异域世界机会,毕竟知识才是巫师的根本力量。

    当然,到时候也会顺手掠夺当地世界一些相应的资源……

    太阳之子却只是疯狂的大笑着,当初新人试炼,若非自己魔力不够,又怎么会被那几人追成那般?这件父亲私下赠与的猎魔武装虽然只是镶嵌中级魔石的低级猎魔武装,但对于巫师学徒来说,一般层次的战斗却几乎是挥之不尽的魔力!

    亚茨眼睛露出绝望。

    此时的这个女人,已经拥有了十大高手第二层次的实力!若是先前没有那番战斗,自己还能有一战之力,可是现在的话……

    一声苦笑。

    然而,就在亚茨准备捏碎徽章的时候,突然间,三道不加掩饰的魔力波动出现了。

    嗯?

    亚茨停住了动作,等待着最后转机的一丝希望。

    “果然是你,太阳之子!哈哈哈,太好玩了,这真是太好玩了!”比比利昂娜激动得神采飞扬,与索朗姆、陨黎三人站在一起,兴奋的大笑着。

    “啊……”

    而然,在看见比比利昂娜、索朗姆、陨黎三人的一瞬间,太阳之子的眼睛却变得通红,甚至于就连已经绝望的亚茨都甩在了一边,一声凄厉、疯狂、尖锐的咆哮,甚至于脸色和眼神都开始有些因为过分狰狞而变得扭曲起来。

    “比比利昂娜!索朗姆!陨黎!我要你们死!”

    轰!

    太阳之子化为一团赤阳,失去一切理智的朝着三人冲了过去。

    索朗姆冰冷的眼睛看着冲过来的赤阳,淡淡道:“米娜,你还是一点都没变。”

    蔚蓝色大剑随着索朗姆的话语缓缓从眼睛里拉了出来,下一刻,索朗姆身体激射出大片黑色烟雾,仿佛活了般一丝丝萦绕不停,一阵不详的气息瞬时弥漫开来。

    漠然摇了摇头,陨黎淡淡道:“都已经到了圣塔资格战阶段了,你以为自己还能依靠天赋的优势压制我们吗?真是……无聊……”

    空间一阵扭曲后,陨黎虽然没有任何变化,身边却多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就仿佛多了……一团虚空生物。

    比比利昂娜兴奋的大笑着:“哈哈,太阳之子,你上次的美妙记忆果然不够深刻,这次我们一定要让你再好好重温一下!”

    说完,比比利昂娜身体竟然开始转化为淡蓝色,金色波浪般的长发随着魔力的喷涌爆发竖立起来,一条七八米长的鳞甲水蛇逐渐形成,盘桓在身体四周上缠绕着,同时额头上一个金色束瞳缓缓睁开了!

    轰!

    天空中无尽炽热的火焰下,宏大的魔力波动不停的四散着,各种巫术纷飞,尖嚎咆哮不断,剧烈的元素波动让周边自然之力搅动不停,甚至一些巫术冲击之处空气都开始阵阵扭曲,跌宕起伏。

    亚茨震撼得张着嘴巴,满目惊骇的喃喃着:“弥漫黑色气息的那个巫师学徒,是黑索塔学院的号称不死之身家伙,那两人……又是谁?”

    咽了口口水,正欲转身悄悄逃跑的亚茨身躯一震,正好看见了后续赶来的罗迦和约克莉安娜。

    “又来了两个?”

    亚茨停下了脚步,因为他已经看见了罗迦眼中看向自己的贪婪目光,至于远处的那个带着半边面具的女巫师学徒,亚茨却没有太过在意。

    罗迦扫了一眼远方太阳之子那边的战局,不屑的摇了摇头,正欲动手将这个看起来虚弱之极的巫师学徒拿下,却似乎突然感应到了什么,停下了动作。

    更远方,隐隐间已经有了极多巫师学徒在偷偷的观察着,全部伺机而动的样子。

    此时此刻,太阳之子这里爆发的惊天大战,已经将附近范围内所有的巫师学徒全部都吸引了过来,其中甚至不乏一些学院十大高手级别的巫师学徒隐藏在暗处。

    如此情景,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贸然出手!

    罗迦咬了咬牙,终究没有动手,若是自己战力损耗严重,在这么多巫师学徒窥视下可不是说笑的。

    亚茨也不再敢逃跑,反而就地全力补充起魔力。

    被这么多巫师学徒窥视,此时此刻这里反而成为了亚茨最安全的地方,至少在局势没有发生变化前是这样。

    实在没有希望的话,也只有选择退出猎魔巫师资格角逐一途了。

    在场的所有巫师学徒,不论明暗,全部都将目光投向了天空那个赤阳火焰散发的战团,心底惊骇的同时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如此惊人的实力,就代表着绝高的印记值。

    那么,若是局势一会儿真的发生变动,只要拿下其中任意一人,得到的印记积分就绝对不会在少数,甚至,要比之前忙碌两天加起来更多!

    片刻后。

    “啊……”

    一声不甘的咆哮,天空赤阳轰然坠落,三个不停转化飞行的人影配合有度的齐刷刷跟着冲了过去,大有太阳之子不离开秘境,就将其置于死地的意思。

    如今的这三人,已经不再是新人试炼时候那般,被太阳之子天赋压制得只有两人一起才能抵抗了,至少索朗姆、陨黎两人都有了与之一战的实力。

    嗖!嗖!嗖!嗖!

    几乎与此同时,周边数十道身影齐刷刷从暗处现身,向着太阳之子坠落方向冲了过去,大有要与索朗姆、陨黎、比比利昂娜同分一杯羹的意思。

    甚至于,便是罗迦以及已经补充回一部分魔力的亚茨,也全都不顾一切的朝着太阳之子冲了过去。

    此时此刻,太阳之子完全成了墙倒众人推的贪婪原罪之物,那不可一世的霸气、嚣张、狂傲将被一种名为“规则”的力量,彻底压下。

    鸣……

    就在太阳之子几乎陷入绝望、打算捏碎徽章的最后关头,就在贪婪的众人几乎魔力激荡到极限将要出手的时刻,就在比比利昂娜兴奋尖叫将要发出声的时刻,一声嘹亮的长鸣在天空爆发了!

    突然间,所有巫师学徒只觉得空气徒然冷了几度,再次回头,一只张开双翅足足有十余米的巨大冰晶凤凰便从天边冲了下来。晶莹的冰羽栩栩如生,冰蓝的眼眸无比森寒,随着冰羽双翅的展动,狂暴不可一世的冰寒威势甚至让所有巫师学徒瞬间都有一种灵魂被冻彻的麻木感,凛冽的冰风轰然爆发了。

    亚茨仰望天空,看着巨大冰凤上那名女性巫师学徒,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体颤抖道喃喃:“冰河时代米莉,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