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九十八章 血怖娃娃

    七天后,依旧是佩尔阿诺斯实验室。

    “血怖娃娃?”格林听着佩尔阿诺斯的描述和巫术名称,从这个导师给自己准备的底牌格林不禁联想到了曾经在海轮上的时候,那个布偶天王。

    现在想起来,那个布偶天王之所以在新人期间离奇死去,很可能就是有哪个高级巫师学徒看上了她那个能够召唤出诡异布娃娃的神秘魔导巫器,心生据为己有的念头了吧。

    毕竟,那个女人在海轮上可是不知道隐忍的狠角色。

    佩尔阿诺斯却笑道:“没错,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短距离坐标传送卷轴和放射石以及制作血怖娃娃的一些材料,等你利用混毒炼体的特殊血液按照这个血怖娃娃巫术修习成功后,血怖娃娃对于一般的巫师学徒几乎就是不死不灭的象征。这里面涉及的神秘学和能量守恒学、灵魂学根本不是一般巫师学徒能够理解的。而只要你在圣塔试炼期间遇到强敌后,利用传送坐标卷轴逃亡,再给用血怖娃娃带着辐射石追击对方……”

    接过导师递来的材料,格林有些明白了。

    怪不得导师曾经就打包票自己能够成为预备猎魔巫师,只就单单这个血怖娃娃加上放射石的组合,就相当于格林有了一名类似索朗姆能力的剧毒召唤兽,再加上格林本身的实力,如果不成为一名预备猎魔巫师也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

    当然,放射石以及封印盒子可要保存好,若是遗落在巫师世界可是会追究责任的,这也将大大限制格林这个巫术的实用性。

    这次格林算是彻底体会到了拥有一名导师的好处。

    想当初新人试炼期间,那七位绝望者不就是依仗导师的超前教导和本身天赋现形的巨大优势,横扫整个试炼场吗?

    甚至于当初为了保护新人间的平衡性,学院私下里给每个绝望者都制定了超过一百印记就倒扣奖励的规定,而在那一届没有绝望者的学院更是给每个巫师学徒分发了绝望者的资料。

    此时此刻的话,格林也终于成为了圣塔资格战中的“绝望者”,甚至,可能是让绝望者也彻底绝望的怪物……

    血怖娃娃巫术,并非是由佩尔阿诺斯巫师亲自教导,佩尔阿诺斯只是提供了这个巫术卷轴而已,因为佩尔阿诺斯本身也没有修习这个巫术。简单来说,血怖娃娃对于巫师学徒来说不死不灭的恐怖东西,但对于一些正式巫师来说,很可能还不如一名巫师学徒的威胁。

    卷轴的名字叫《神秘学量化守恒之血怖娃娃》,格林只是打算将这个巫术作为临时过渡性的东西学习一下,用于确定此次圣塔试炼的保底巫术,并没有打算太过深入研究。因为神秘学的东西没有任何系统性可言,所以很难确定将来的成就,如此的话,格林这样理智型的巫师学徒可不愿意进行类似于赌博的深入研究学习。

    格林行礼后,离开了佩尔阿诺斯的实验室,开始长时间准备这个血怖娃娃巫术的一些关键性道具,也可以节约出不少时间踊跃爆裂火焰巫术的研究。

    首先,是三升施术者的“特殊性”血液,格林混毒炼体带有毒性的血液正好满足这个特殊性,这也是修行血怖娃娃巫术的前提条件。

    其次,是诅咒高台,也称为诅咒巫台。越高级的诅咒高台诞生的血怖娃娃能够“重生”的次数就越多,这似乎是某种能量转化收集的关键性程序。不过,到时候由佩尔阿诺斯导师带领,去一次索塔学院塔顶处全学院最高级的诅咒高台也不是问题。

    最后,就是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材料了,虽然佩尔阿诺斯导师已经解决了其中一部分稀有材料,但是有一些关键性奇怪材料却需要格林亲自去准备了。

    格林一声叹息:“三升施术者的血液?这么多的话,看来需要分多次来完成了,也需要制作几副加快新陈代谢、血液再生的药剂。至于这些奇怪材料,原料还要去胖子那里看看。”

    这般想着,格林来到了黑索塔一层胖子这里。

    此时胖子这里的展柜面积已经比曾经扩大了至少一倍,其中有一半都是在展示格林发明的香剂爱神维娜斯,甚至一些巫师学徒都会来购买几瓶当成奢侈品,格林经常能在身边路过的巫师学徒身上闻到那种异性荷尔蒙的悠扬隐秘气息。

    而且,柜台后面除了胖子,还多出了一男一女两名巫师学徒,似乎是胖子从这一届新人里招来的帮手。

    “哟,格林,你来了。”胖子一个激灵从靠椅上站了起来,肥硕的肚子咕叽咕叽一颤一颤的,脸上的肉都快把眼睛挤没了,露出一副无害的笑容,体型上看样子简直是在向凛冬冰魄粧瑟尼的圆球状发展。

    当然,那个冷酷严肃的女人可不会是这样一颤一颤的肥肉。

    格林也一笑,这个合作伙伴这些年给他提供了对于巫师学徒来说的巨量魔石,格林也借此知道胖子背后的势力确实是在七环圣塔区域有不少遍布,甚至当初看似好意的“救济”自己,与自己合作,其中不排除没有对方背后实力希望格林彻底死在新人试炼中的意思。

    如此的话,对方就相当于把格林的爱神维娜斯配方全赚到了手。

    甚至于……

    格林作为巫师学徒几百年生命,几百年后格林死去,对方作为一个拥有正式巫师的势力也算是赚大了。当初的七环契约,格林可是以个人名义签署的,而对方却是一个名叫紫金花的组织。

    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再加上如今格林有了佩尔阿诺斯导师作为后方势力,也就不会去理会那些无聊的阴谋把戏了,而且有七环契约在约束着双方,同时格林也不会认为自己以后就止步于巫师学徒境界。

    格林也摆出礼仪性微笑,想着自己修习血怖娃娃的材料,一股脑全部说了出来,最后又补充道:“费用就从这个月的魔石里扣除吧。”

    胖子点头,爽快道:“没问题。”

    随之,胖子转头对着那名整理柜台货品的女巫师学徒道:“尤蕾,你带着这位顾客去后边的仓库,要什么拿什么就行了,其它不用多管。”

    似乎有些惧怕这个胖子,女巫师学徒低声应答了一声后,一双黄晶晶的眼睛便向格林看了过来。

    尤蕾从格林一过来就注意到了这位身份非同一般的顾客,就连正式巫师过来了,也没见这位“黑心、猥琐、狡猾”的胖子这幅德行,可是这个带着白色面具的年轻巫师学徒过来,这个胖子却变成了刚刚那个摸样。

    顿时,尤蕾敢肯定,虽然老一辈的学院十大高手榜和潜力榜都没有这人,但他绝对有某方面的过人之处,换句话说,他肯定是个“有钱人”……

    片刻后,格林跟随着尤蕾,两人来到了胖子的私人仓库。

    仓库有些昏暗,也非常安静,杂七杂八的货物堆积得到处都是,格林淡淡道:“**的嘶鸣鸡一只,哦不,两只吧。血鸦的舌头两百条、尸髓五十克、狱腐泥土一千克、荆棘鲨胆汁三百克、白头果两枚……”

    尤蕾一趟一趟的把所有材料都搬到了格林面前,格林点了点头,悉心检查着有没有遗漏。

    呼呼……

    尤蕾气喘吁吁的,似乎刚刚的大量体力活对于这个新人很是考验,汗水沾湿了袍子,一头棕黄色卷发随着尤蕾不经意扇风而飘飞起来,胸口的大片衣领也随着汗水浸透而落下,露出双峰前的大片雪白。

    迎着尤蕾那充满暗示的目光,格林看了眼这名长相还算不错的女性巫师学徒,一时间昏暗的仓库里两人间气氛有些微妙的样子。

    尤蕾轻轻咬着自己湿润的嘴唇,用喉咙深处腻人的声音道:“只要一块中级魔石,我就是你的……”说着,尤蕾身体缓缓靠近着格林,一股对男性极为吸引的气味弥漫开来,这是爱神维娜斯中那淡淡花香和女性荷尔蒙的气味。

    格林摇了摇头,很无聊的样子。

    哧!

    音尾骨匕首顶在尤蕾的胸膛,格林疑惑道:“因为之前老一辈巫师学徒都离开了,你们这一届的巫师学徒没有体会到诅咒巫术的恐怖吗?竟然敢这么随便就靠近另一名巫师学徒,想当初我那一届……”

    尤蕾脸色一白,从胸前的音尾骨匕首和面具下那具平静的话语,尤蕾知道自己碰上钉子了。

    格林收回音尾骨匕首,淡淡道:“我只是想说,刚刚你粗劣不堪操纵水元素沾湿自己衣服的行为,实在有些愚蠢好笑。而且,刚刚你身上这瓶香水的投资行为,恐怕这次是要亏本了,我对这类东西不是很敏感,所以就不要做无聊的事,去把这些材料送到这个地址。”

    尤蕾慌乱的点了点头,不敢多说什么,赶忙将格林购买的东西全部收起,离开了仓库。

    格林没有在意这些事,新人期间,格林那一届也有不少女性巫师学徒这样,只不过那个时候可没有什么香剂作为投资。当然,当时窘迫的格林也不会成为那些女性巫师学徒关注的对象……

    两个月后。

    格林每天抽取自己一些血液,如今已经积攒够了两升血液冷藏起来,再有一个月就足够血怖娃娃巫术上要求的三升施术者特殊血液的要求了。

    不过,今天格林是来制作血怖娃娃另一个关键性材料的。

    来到圈养嘶鸣鸡的笼子前,格林亲眼看着嘶鸣鸡将搅拌着尸髓的血鸦舌吃掉后,这才转身离开。随之,格林用荆棘鲨胆汁伴着狱腐泥土混合了起来,又用佩尔阿诺斯导师给的一小瓶地粽豚的尿液搅拌了进去……

    这两个月来,两只嘶鸣鸡每天都使用一到两条沾着尸髓的血鸦舌头,此时已经满足了条件,转化成了《神秘学量化守恒之血怖娃娃》中的咒厄嘶鸣鸡。

    稍后,格林把两只嘶鸣鸡都用混合了各种材料的狱腐泥包了一层后,一丝丝淡灰色气息便开始在两只嘶鸣鸡身上弥漫开来。格林也不管两只嘶鸣鸡的挣扎和刺耳啼叫,提着这两只嘶鸣鸡就扔到了一个巨大器皿中,然后一柄绞肉锤轰的落下。

    咯咯咯……

    凄惨的鸣叫声回荡,格林却一脸平静的操控着绞肉锤,一下一下的把这两只嘶鸣鸡变成了肉泥,这就是《神秘学量化守恒之血怖娃娃》中提到的咒厄碎屑。

    足足一个沙漏时间后,格林看着器皿里的肉酱,小心的收集了一些精华部分,然后便又开始准备其他的巫术材料了。这些材料都是极其诡异的东西,需要格林一步一步按照卷轴上的提示完成。

    一个半月后。

    黑索塔九十五层的一处诅咒高台,端坐在诅咒高台上的格林对着佩尔阿诺斯兴奋一笑,道:“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