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九十一章 黑索塔秘境 上

    黑索塔巫师学院广场,由佩尔阿诺斯楼上那位院长大人亲自主持,所有缴纳够一百枚徽章的巫师学徒都走进了那个巨大天平中。

    天平这一端大约站了九十多名巫师学徒的样子,索朗姆这位此时十大高手排名第九的巫师学徒赫然也在其中,新一辈中还有阿姆廊德、贝儿、陨黎三人,比比利昂娜没有看见踪影。

    (拉菲和比比利昂娜都有伤,比比利昂娜因此耽误了收集徽章,拉菲开始不知道内情。)

    至于老一辈的十大高手巫师学徒,除了陨落的三人,剩下的人全都来到了天平之上,争取在黑索塔秘境有所收获。其中就有光明之剑阿尔达斯、凛冬冰魄粧瑟尼、水土双生者罗迦。曾经的黑索塔十大高手经过此次战争变了一半,除了死去的三人,另有两名巫师学徒依靠战绩挤了上来,其中一人便是索朗姆。(盖德被格林干掉,没人知道,索朗姆是依靠不死之身在学院守护者中活了下来。)

    “格林。”

    索朗姆的声音在格林身后出现,语气很平静,似乎没有因为格林换了装束有任何惊异。

    “嗯?”

    不敢耽搁任何时间、一刻不停计算爆裂火焰巫术的格林回过头,苍白假面下一双眼睛疑惑的看向索朗姆。

    索朗姆一双眸子只有在看待血帆联盟内部人员的时候,才显得有些“人情味”,对外到时候则是平静冷淡得过分。

    至于为什么,没人知道。

    但是格林每次看见索朗姆,却都能隐约感受到他内心深处的那股森寒冰冷,同时弥漫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孤独,似乎这个外表看起来无比强大的巫师学徒,内心只是一个冬天躲在角落里缩成一团冷眼看着行人的小孩子而已。

    摇了摇头,格林挥去了自己的胡思乱想。

    也许,那个冬天躲在角落里缩成一团看着行人的小孩……是幼年刚刚有记忆的自己吧?父母是谁?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毕瑟尔城?这些都好像谜团一样,就仿佛自己是这个世上凭空无端出现的一个异类。

    当然,格林可不会认为自己有什么夸张身世,像传记小说里似的。最大的可能,自己就是一对贫困夫妇抛弃的可怜小家伙而已。

    也许,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那么一丝渴望,格林跟着老汉姆的时候也曾经幻想过,也许自己是哪位巫师大人的后代?又或者是传记小说里那样的主人公那样失忆了?

    内心一阵嗤笑,格林为自己此时的一些无聊想法感到幼稚。

    身世,有那么重要么?

    索朗姆走到格林身边,并排的站着,缓缓道:“为什么每次我看见你,你似乎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平凡,可是我却越来越感觉不能忽视你?就仿佛一头在我身旁沉睡的怪物,让我感到迷茫的同时又有一些兴奋。”

    怪物?

    格林淡淡道:“对于我的朋友,也许他们会感觉我是怪物。但对于你这样的天才看来,我只是一头正在成长的野兽吧。”

    索朗姆显然还想说些什么,但是随着脚下天平的一阵颤动,周边空间的扭曲,那种身体被拉成一根面条的感觉后,格林眼前一花,已经站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嗯?这里就是黑索塔秘境吗?

    没有了新人试炼时候的头晕、呕吐感觉,这便是体力值高的成果之一。

    格林看着四周灰蒙蒙的天空,感受着空气中混乱暴躁的元素力量,就仿佛天地间的自然力量都失去了某些规则的束缚,缺失了四季变换、阴晴雨雪、日夜交替的自然规则。

    “这种感觉,有些像新人试炼期间第三处秘境里的感觉,但又不完全一样,这便是世界破碎后的样子吗?缺失了一个世界某些固定规则和主题旋律?”格林心中无端猜测着。

    按照佩尔阿诺斯导师所说,上古时期巫师文明第一次与异类文明大战后,巫师世界周边的一个世界被彻底打碎,从此以后那些破碎的世界碎片就依托在巫师世界周边。

    那么……

    第二次巫师文明与异类文明大战后,那位奉献出自己生命的伟大真灵巫师,在利用命运杠杆挪移了整个巫师世界后,这些依附在巫师世界周边的世界碎片是不是也就跟随着一起挪移过来了,到了这片未知、陌生的无尽世界空间?

    格林苍白假面下的双眼闪烁着智慧的光芒,突然挪开了脚,看着刚刚脚下翻滚的湿润泥土。

    “嗯?这个生物……”

    这是一个身体呈现流线型的“蚯蚓”,呈现黑色,口腔上长着一个类似苍蝇的小吸盘,不断翻滚着泥土,身体上密密麻麻长满了短小的黑色触须,身体上残发出微弱的腥臭。

    “这是……铁线虫?这里竟然有这种巫师世界早已经灭绝的古老生物!”格林的声音有些惊异,因为根据书中记载,这个名叫铁线虫的古老生物体内有一根厄运之线,据说是诅咒巫师施展某些特定诅咒巫术的极品辅助材料。

    而且……

    这种生物的某些特异习性,也值得好好研究。

    几乎毫不犹豫,格林奇快无比的一手捏住这只铁线虫头部,随之便开始了长时间拉扯角力。足足小半个沙漏时间后,格林才将这只铁线虫生生从湿润的泥土里拉了出来,然后便一副震撼得目瞪口呆样子。

    怎么会这么长?难道是自我进化或者某些变异?

    也难怪格林会这副震撼模样了,因为格林身前的这只铁线虫足足二十多米长,整个身体却只有婴儿手臂那般粗,而根据书籍中记载,铁线虫一般都是三米至五米长短而已。

    惊异归惊异,格林可不会心慈手软什么,片刻功夫就把这只铁线虫做成了简单标本,然后拉着标本的一头一点一点塞进了一次性空间口袋,空间口袋就仿佛一个无底洞一样,片刻后就把整个铁线虫标本都塞了进去。(一次性空间口袋只能装进去东西,若是想拿出来,就会彻底损毁。)

    刚到这个黑索塔秘境就有所收获,格林心情不错。

    看了眼百米外一颗颗参天巨树在昏暗的天空下显得有些狰狞、黑暗、扭曲,似乎这些植物在这个混乱规则的世界碎片里也发生一些不为人知的进化、变异。

    格林想了想后,向着这个无边无际的扭曲森林里飞了过去。

    这是一个被黑索塔塔主统治的世界碎片,所有强大的生物都在长久的岁月里被塔主大人圈养成了灵魂奴仆,因此格林也不会太担心什么。真的遇见什么危险,也就是被塔主大人的那些灵魂奴仆扔出这个世界碎片而已。

    当然,若真有巫师学徒倒霉的被这个世界碎片里的本土生物杀死,那也只能怪他倒霉了,毕竟任何机遇都是伴随着危险的,黑索塔塔主大人可不是这些巫师学徒的保姆管家。

    格林才刚刚飞走片刻,一个五米高的巨大身影就从远方奔向格林刚刚站着的这里。

    这竟然是一个双头犬!

    “奇怪,明明这边刚刚生了某些自然力量变化和空间变化,怎么没有闻见目标的气味?”双头犬一个头喃喃着。

    另一个头獠牙露出,狞声道:“这个脚印看见了吗?哼,这个目标很狡猾,能够隐藏气味,叫这里的夜猫子一块出来吧,快点完成任务我们也好去休息。”

    咕、咕、咕……

    片刻后,一只暗夜猫头鹰从远方飞了过来,随后又来了两只长着透明翅膀的白色飞蛇。

    这些黑索塔塔主的灵魂奴仆观察了一会四周后,便毫不犹豫的同样向那片无际扭曲森林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