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八十八章 失去

    十二区巫师学徒与十九区巫师学徒短暂的“决战”,已经结束。

    混乱的元素波动依旧未能平息,战场一片沟壑破碎,矮山外环到处可以看见巫师学徒巫术破坏的痕迹。然而,矮山内环却似乎因为上古那位圣痕大巫师陨落后的冲击波坚固化,一般巫师学徒根本难以在山坡上留下痕迹,地面上数以万计的尸体支离破碎……

    当然,这些尸体九成以上都是十九区巫师学徒的。

    空中飞过的格林瞳孔慕然一缩!

    地面上一个支离破碎的巨坑中,七八个学院守护者尸体血肉模糊“揉”成了一团,残肢随处可见,周边大片的巫师学徒尸体叠成几层,血流成溪。巨坑中,此时唯一还残喘的断翅暗夜猫头鹰正在被两名拥有医疗巫术的巫师学徒治疗着,却也是进气多、出气少了。

    即使决战已经过去,格林仍然能够想象到其中的惨烈!

    相比于格林在十九区后方“轻轻松松”获得二百多枚徽章,想要在这里哪怕弄到几十枚,也难如登天,而且随时可能卷入某些无法抗拒的战争漩涡。(盖德身上徽章一百七八十枚的样子,加上格林本身的,一共二百七十枚徽章左右。)

    一队队十二区巫师学徒小队疯狂的向十九区仅剩的二十处资源点涌去,既然对方的“决战”已经失败,那么二十处资源点丢失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而只要所有资源点丢失,没有立足之地的他们必然只能无止境的逃亡,以躲避十二区巫师学徒贪婪的追杀。(为了徽章。)

    一个大坑中,七八十名被束缚的十九区巫师学徒满目惊惧、绝望的看着巨坑上方四周的人们,等待着这些十二区巫师学徒“审判”。

    而巨坑上的十二区巫师学徒也似乎分为几个阵营,正为这些十九区巫师学徒俘虏的处理问题,争执不休。

    嗯?

    格林看见几个熟人,其中领头的正是阿姆廊德,因此毫不犹豫的飞了过去,希望从他这里得到拉菲几人的消息。

    “留着他们,也只是占用我们的人手精力而已,谁负责看管他们?万一要是十九区巫师学徒攻回来他们内外夹击怎么办?哼!我们血帆联盟看来,还是杀了的好,对待敌人不需要同情!”阿姆廊德语气坚定,曾经海轮上的残酷加上多年黑索塔学院无情教育,除了血帆联盟内部,阿姆廊德已经翻不起太多同情心了。

    同情,对于很多暗巫师来说,都是可望不可即的奢侈品和遥远的记忆。

    另一方一名女性巫师学徒却不同意道:“这些俘虏也有我们沙河会的功劳,既然他们的徽章已经没了,与我们也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我们沙河会觉得还是留他们一条性命的好。否则的话,我们与那些只知道毁灭的黑巫师有什么差别?”

    “放屁,我们怎么可能是黑巫师?巫师学徒之间的杀戮是被巫师世界承认的,是符合……”远方不知道那个派系的巫师学徒大叫着,一口粗言粗语。

    “谁说这是真正的战争了,这么多年了,你们谁还会不明白这个所谓的战争……”又是一名巫师学徒开始争论。

    格林轻轻走到阿姆廊德身边,听着这些无聊的讨论有些心烦。

    阿姆廊德回过头看见格林,吃惊道:“格林?你……”

    此时格林的形象实在有些狼狈不堪,就连往日那个标志性的苍白假面此时也裂出了一个大口子,加上一身破破烂烂的袍子,这让阿姆廊德本来想说的话全部生生咽了回去。

    格林扫了一眼身下大坑中被束缚的十九区巫师学徒,都一副可怜巴巴待在羊羔的表情,还有很多怒目而视的,也没有心情理会这些无聊的事情,淡淡道:“知道拉菲他们在哪吗?现在这挺乱的,水晶球联系也超出范围。”

    阿姆廊德张了张嘴,犹犹豫豫说出了一个地点。

    格林皱眉到:“怎么?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去了就明白了。”一个苦笑流露在阿姆廊德脸上。

    格林双眼一眯,地面印出一个清晰的脚印后身体变“嘭”的一声激射向天空,随后在斥引双力作用下飞速向阿姆廊德告知的地点飞去了,极快的速度不时惹来一些巫师学徒注目。

    ……

    小半个沙漏时间后,空中的格林看见地面上几个熟悉的身影,还有一些其他血帆联盟成员在周围休息着。格林朝拉菲几人飞了过去,“嘭”的一声双脚稳稳落在地面。

    “格林……”拉菲看见格林后,打了个招呼,却一副悲伤模样,心情极差,没有多说什么的**。

    苍白假面下格林脸色不可控制的微微一变。环视了一周后,看见了拉菲、宾翰逊、罗宾,最终,格林把目光投向了背对着自己蹲在地上哭泣不止的约克莉安娜和那个安静躺着的身影。

    瞳孔骤然一缩,格林已经明白了众人悲伤难过的原因。

    静静走在约克莉安娜身后,格林看着这个被拼凑起来的熟悉身影,这个从毕瑟尔城就在一起的熟悉身影,从当初的厌恶到后来的性命相托队友,如今……却已经支离破碎、四分五裂后勉强拼凑起来了。

    暗巫师不同于明巫师。

    随着时间的流逝,暗巫师在越来越强大的同时,能够引起暗巫师情绪波动、信任、生死相托的朋友也就会越来越少,交际到真正的朋友也就越来越难。因此,注定每一名强大暗巫师内心都是孤独的,这也是他们长久残酷杀戮环境下性情的某些必然转变。

    因此,这一刻格林本能察觉到,自己之所以无法控制的伤心难过,是因为此时的自己真正失去了某些对于自己很重要的东西,虽然这个东西此时的格林还无法体会到其中的重要性。

    宾翰逊走到格林身边,低声道:“他是被几名混战的守护者波及杀死的,当时因为他血脉巫术变身后,特有的嗜血性让他昏了头脱离联盟过远,我们都没有来得及救援……”

    宾翰逊同样很难过,甚至比格林更难过,因为他与约克里斯一同经历的事情比格林更多。

    格林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悲伤情绪不流露出来,就仿佛一个男人不允许自己软弱流泪一般,声音却不知不觉仍然有些哽咽道:“血脉巫术的副作用吗……”

    约克莉安娜简直哭成了泪人,遮住伤疤的半边面具掉落在地上也浑然不觉。

    她当然伤心,她失去了自己那个自己从小就依靠的哥哥,失去了那个永远保护自己、为自己遮风挡雨的哥哥。没有了哥哥,她再也不能够软弱了,因为这个世上再也没有巫师会那般无私的对待他,哪怕是以后最至爱的爱人也绝不可能。

    巫师发自心底最真挚的情感表露是会感人的,它能够融化别人心底防线,就如同二十滴残血联盟那个纯真可爱的小姑娘。

    伯格再也忍不住了,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抓住格林的衣服咆哮道:“你去了哪里?想单干?我看你是在逃避,你是在害怕,你是在恐惧!你空有被阿姆廊德承认的长老级力量,内心却只是一个懦夫的胆小鬼!如果你要是在,你们小队这个名叫约克里斯的巫师学徒说不定就不会死,她也就不会这么伤心了!”

    巫师之间很少会有像伯格这般的“多管闲事”,尤其暗巫师更是罕见乃至成了传说。

    但此时此刻,约克莉安娜的悲伤确实让人们真正的感受到了,甚至让伯格做出了如此出格的举动。

    格林同样很悲伤,此时此刻却被伯格如此无礼对待,破碎的苍白假面下带着血丝的双目透出了杀意。

    一道强大的排斥力下,伯格一声闷哼倒退了几步,放开了格林衣服。

    “你!”伯格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回过神却说不出什么话了,有些惊骇的看着格林。就在刚刚,那一瞬间的感觉……

    格林看着伯格,不知不觉惊人的杀意竟然消失无踪了。

    格林看着伯格那副无知的样子,突然觉得很无聊,巫师学徒之间因为岁月和视距的原因,一些说不出的幼稚情节似乎每天都在上演着。可是,虽然众人心底都知道一些事情很幼稚,却因为自己目光太过短浅,只能生活着某个仿佛被挤压的有限空间一样,不得不做。

    不愿意多和伯格解释些什么,或许因为格林的目光更长远一些,更成熟一些,一名内心强大的人根本不屑于和只能看见眼前路的人说一些让人呕吐的无聊废话。

    比起语言的苍白无力,只有实际行动才更贴切、真实。

    格林走到约克莉安娜身边轻轻蹲下,一手燃起不灭火焰引燃约克里斯尸体,另一手则拿出了一百枚徽章交给约克莉安娜,平静却又认真道:“约克里斯死了,他不光是你的哥哥,同样是我的朋友。这一百枚徽章不是我对你的帮助,而是我为朋友报的仇。巫师学徒每时每刻都在面对死亡,别人会死、我们当然也会死,成长些吧,约克莉安娜。”

    约克莉安娜抬起她满是泪痕的眼睛,双眼红肿一片的看着格林,娇弱的身躯不停的颤抖着,仿佛一只失去母亲的无助羔羊。

    “格林哥哥,呜呜……”约克莉安娜紧紧抱着格林,发泄着自己心中难以形容的剧痛,泪水染透了格林破烂不堪的袍子。

    伴随约克里斯死亡,约克莉安娜仿佛也一起死亡了,又或者……是一次,重生。

    格林看着约克莉安娜那半边依旧没有治好的脸庞,想起曾经海轮上约克里斯的誓言终究没有实现,一声叹息。世界终究不会随着某个人的意念而改变什么,尤其是弱小的人。

    另一边。

    伯格看着格林伸手就掏出了上百枚徽章,而这些徽章的来源途径只有一个,那就是杀戮十九区巫师学徒。

    伯格回想起刚刚自己的话,竟然嘲讽格林软弱逃避战场,竟然认为格林是个胆小鬼,此时此刻被远处一干巫师学徒盯着,只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痛,身体仿佛被火焰不停燃烧的刺痛!

    此时此刻,伯格恨不得马上找个地缝马上就钻进去,以躲避那些人的目光。

    此时想起来,刚刚自己的一句句嘲讽现在就仿佛自己在狠狠扇自己的脸一样,简直像一只舞台剧的小丑在表演某些老套笑掉牙情节,扮演着某个反派角色。

    脸色羞臊得赤红,伯格低着头大步离开了。

    这个地方他是再不愿意再多待哪怕一个呼吸的功夫,这将是他一生中难以忘怀的耻辱和成长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