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八十三章 战前结盟

    倾斜的山坡如同一块块坚固顺滑的石板铺成,拉菲一行人毫不费力的向下冲刺着,很快便冲到了“陨坑”的底部。

    这个名叫圣迹谷地的小盆地,就是此时十二区六大学院巫师学徒的大本营根据地。而随着“决战”的临近,这个根据地聚集的巫师学徒也越来越多,此时保守估计也在三万以上了。

    “停!”已经冲到谷底的拉菲一挥手,众人停下,随着拉菲的目光看向天空。

    拉菲背部一对树叶翅膀飞速的扇动着,身体飘离地面,缓缓道:“这里的巫师学徒已经发现我们了,还是等等吧,一会儿应该有确认阵营身份的巫师学徒。”

    “咦,奇怪!”对元素最敏感的约克莉安娜低声道:“这里……好像火元素和雷元素非常充裕,而且他元素能量相对要少得多。”

    听见约克莉安娜这般说,众人也都闭上眼睛开始细细感受空气中的元素能量比例,片刻后纷纷露出惊讶表情,宾翰逊惊声道:“你们说,这会不会也是那位上古陨落的圣痕大巫师留下的不可磨灭影响之一?都陨落这么多年了,还在影响着这里地质环境?”

    嘶……

    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罗宾不敢置信道:“应该……不会吧?”

    一名象牙城堡的巫师学徒质疑道:“也许有可能!那种伟大的存在,谁也说不准他们到底具备了什么样的力量层次。”

    …………

    片刻后,远方天空二十余名巫师学徒极快速度飞来,在远方天空盘旋了一会儿,确定拉菲这里确实没有什么埋伏后,一个人影冲了下来。

    离着拉菲一行人几十米,这人骑着一个扫把,高呼道:“你们是哪个学院的?被谁调遣过来的?”

    “我们这里有黑索塔、暗之境、光阴沙漏、象牙城堡四个学院的巫师学徒,是被暗之境斯曼调过来的。”拉菲同样高呼回应着。

    众人也理解对方的小心翼翼。

    毕竟根据情报,十二区可是有巫师学徒打入十九区的内部,谁也不肯定对方会不会同样这么做。

    “好,你们等一下。”这人说完,便骑着扫把飞向远方的队伍。

    稍后,天空那二十多人飞来,其中就有拉菲几人熟悉的身影,阿姆廊德、索朗姆!索朗姆一对乌鸦般的黑色羽翅缓缓扇动,上面缠绕着一丝丝黑色不详气息,游离不定,因此瞬间就确定了拉菲这些人来路没有问题。至于阿姆廊德,就更不用说了,身上雷霆一闪下就飞到了拉菲几人身边。

    “拉菲长老,血帆联盟没有你气氛可是低沉了不少啊,我还说你去哪了呢,哈哈……”阿姆廊德打笑着拉菲,心中却暗暗吃惊。

    “伤势”已经好了吗?

    拉菲看见血帆联盟的人,心情也好了不少,道:“这么多年都待在后方守卫资源点,也没有什么事。战况怎么样。据说那边的二十滴残血已经不得了了?”

    索朗姆此时也飞了过来,原本冰冷似深渊冰窟的双眼只有看着血帆联盟内部之人的时候才会柔和一些,沉声道:“那个联盟,就像当初你们在海轮刚刚成立血帆联盟一样,对于这边麻烦得很。不过好在,十九区的守护者出动次数已经不再占据优势了。”

    阿姆廊德一笑,道:“是啊,那边只有十一次守护者出动机会了,而我们这边可是足足还有十六次!这么多年来,我们这边只出动了两次守护者而已。”

    跟在拉菲身后的格林心中一动,果然如此吗。

    …………

    三天后。

    这是一处盛产“雷髓石”的资源点,守卫这种珍贵资源的巫师学徒当然不会客气什么,很多都监守自盗的悄悄开采了一些,不论是将来当做研究材料还是买卖,都大有用处。

    格林也悉心收集了几块雷髓石,然后磨成了粉保存在了一个试管中,说不定将来某些雷元素研究或者炼金试验能用得上。当然,格林可不会花费大把时间去采集雷髓石,此时的一切都要以四年后的圣塔资格战为根本目的。

    时间,有些紧迫了。

    格林完全不确定在资格战之前,自己能否将这个爆裂火焰巫术研究出来,即使格林已经全力以赴、耗去自己所有时间了。

    当然,即使是格林此时的状态,也已经有把握夺取猎魔巫师的资格了,更不用说佩尔阿诺斯曾经打包票格林一定能够成为猎魔巫师,肯定也会给格林准备一些底牌手段。但是,这一切,都不能保证格林能够登上那个最巅峰,获得那个最高奖励。

    咚咚咚……

    沉重的脚步声似乎是刻意而为的,一个体型巨大的身影出现在格林身前。这人,肥硕得像个球,却偏偏只让人感到魁梧而没有感到肥胖,行走如巍峨碉堡,一条流星锤金属锁链系在腰间皮甲上,稳重如山却又带着一丝野性冷酷的气息迎面扑来!

    这人,正是曾经黑索塔十大高手排名第十的凛冬冰魄粧瑟尼,现在的黑索塔十大高手第六!

    而粧瑟尼之所以排名有这么大的变动,据说是因为之前的一次战斗中表现出了惊人实力,成功吸引了一次十九区守卫者袭击,最终却逃脱了。

    “格林,听说你被分配到这个资源点,我就来看看。怎么样,过些天要是真的和十九区那边发生决战,有没有兴趣到我这结盟小队?对于你这样的巫师学徒,我本人可是十分在意的。”粧瑟尼虽然是一位女性,却丝毫没有任何雌性生物软弱的一边,就这么“嘭”的一声随意坐在地上,“语重心长”的对格林说着。

    格林把装满雷髓石粉的试管收好,看了粧瑟尼一眼,沉吟道:“不了,之前这些年我一直在偏僻资源点守护,根本没有机会收集徽章。这次的话,我打算在战争后期好好收集一下。”

    “你还差多少?”粧瑟尼问道。

    格林惊讶的看了粧瑟尼一眼,淡淡道:“还差72枚。”

    “这么多?”粧瑟尼为难道:“现在的话,徽章的秘密早已在中心资源点公开流传了,想要悄悄收集几乎不太可能。我虽然有一些富余的徽章,但也许诺给别人不少,你需要的数量这么多,我也无能为力了。”

    格林点了点头,没有在意。

    根据二师兄瓦罗所说,一枚徽章最后往往要一千魔法石的价格才会交易到,几十枚徽章就是几万魔石,这对于绝大多数巫师学徒都是天价了……

    粧瑟尼也不再勉强格林,她这样的人也不会说什么客道话,直接起身就大步离开了。

    看来,她能够看上的跟随者确实不太多的样子。

    整个中心矿区十五个资源点人人都在忙碌着马上将要进行的“决战”,强大的巫师学徒拉着盟友和跟随者,弱小的巫师学徒按照学院关系组成一个个小团体,一股紧张的氛围在这个圣迹谷地弥漫着。

    总体上来说,十二区六大学院相对于十九区二十滴残血联盟,除了人数只有对方一半以外,其他方面都是占尽了优势。

    除非犯了天大的失误,否则十九区是没有任何机会取得胜利的。可是十九区之所以要展开决战,就是要抓住那百分之一的机会,毕竟对于十九区的巫师学院来说,若是不能胜出,就当是再来一次大筛选裁员了。

    再筛选一次的话,想来剩下的巫师学徒就是精英中的精英了,也算达成了精简巫师学徒队伍的目的。

    …………

    血帆联盟集会,阿姆廊德皱眉道:“格林,你真的决定自己单干?要知道,你一个人的话,在决战中根本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也很难凑齐数量那么庞大的徽章。不如我们血帆联盟聚合在一块,虽然不敢说能给你倾斜多少资源,但二十枚徽章的资源我们还是做得了主的。”

    此次血帆联盟集会,这处资源点只有四名长老,阿姆廊德、拉菲、索朗姆、伯格,还有七八十名普通成员。(伯格前文没提过,当成路人甲便可。)

    伯格也道:“是啊,格林。我们血帆联盟成立时间短,根本就没有什么底蕴,甚至除了索朗姆、阿姆廊德实力接近十大高手外,根本没有什么真正的强者,所以我们才更应该团结起来,这样的话才能体现出我们的优势,让联盟壮大发展下去。这样吧……格林,反正我对于那个奖励徽章数量也凑不够了,为了联盟,我愿意私人再给你五枚徽章,怎么样?”

    伯格的大义凛然,让参加联盟集会的大部分成员都为之动容,这可是现在人人都争夺的会长啊!竟然说让就让了五枚?

    据说有些人私下里已经把徽章买卖到**百魔石一枚了。

    伯格的大义凌然让在场所有血帆联盟成员都心生一丝敬佩,都是也转头看向了格林,若是格林还那么自私自利的话,也实在太不识抬举了。毕竟,联盟可是倾斜了这么多好处给他,完全不下于一般的长老级巫师学徒了,甚至伯格还私人给了这些好处!

    唯有索朗姆和阿姆廊德眉头一皱。

    这个伯格,似乎还没有明白格林的实力,似乎只是认为格林的实力就是联盟一般长老级别罢了,才说出这般的话。

    不过……

    阿姆廊德没有说什么,他当然不愿意在众人面前承认格林强于自己,因为他在很多血帆联盟老一辈中,就是联盟的一个支柱,这让他不愿意放下脸面多说什么。

    索朗姆,这个新人试炼期间黑索塔最强的巫师学徒,这个号称不死之身的巫师学徒,同样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根本不可能为格林辩解什么。虽然,他已经听说了这个带着苍白假面的低调巫师学徒之前击败陨黎的事情,已经把格林看成了和自己同一级别的强者。

    格林坐在拉菲身后,苍白假面下的双眼平静的看着众人,似乎只要自己不同意一起的话,就是一种背叛似的,那么多人“期待”的看着自己。

    格林在犹豫、徘徊、不知该如何抉择,自私自利吗?

    这时,拉菲却突然冷笑了起来,这让所有人都转移了视线,纷纷看向了这位毒舌女王,这个已经多年没有现身的可恶、可怕、却又美丽、高傲的女人。

    “为了联盟?呵呵……各位,你们可还曾记得成立血帆联盟的根本目的?”拉菲环视了所有人一周后,用嘲讽的语气说着。

    伯格看着这位毒舌女王,心中气恼,因为这个自私自利的女人不但没有帮着联盟让格林加入,反而一副要辩解什么的意思,顿时原本心中的厌恶再也无可遮掩的爆发了:“毒舌女王,别人怕你,我伯格可不怕你!你想说什么就直说!”

    拉菲这眯眼睛,一丝不屑冷笑后,傲然道:“我现在在问,你们谁记得联盟成立的最初目的!”

    “为了让当时海轮上彷徨无助的“巫师学徒们”团结一致,能够在未知、残酷的黑索塔巫师学院更好的活下去!”说话的,是阿姆廊德,语气带着一丝坚定。

    拉菲看了阿姆廊德一眼,明亮的双目直视所有人,无所畏惧众人的愤怒和不解,冷冷道:“那么……就是说,联盟是为了让当时的众人更好发展才成立的!联盟确实为格林争取过一些好处,(最初时期打扫图书馆、某些内部价的实验材料……)但这些年他的会费可是从不曾少过,谁也没有亏欠过谁!可是,如今当格林认为联盟不再能为自己提供发展,难道就不能独自发展了吗?毕竟,格林可不是联盟的长老,他没有享受过联盟长老级别应有的待遇,自然也就没有相应的责任和义务!”

    伯格怒道:“你……”

    伯格虽愤怒,却再也说不出其他半个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