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十三章 巫术

    守住船舱门口的众人中,有四个人明显实力强横。

    其中一人自然是那名传奇骑士巴隆,此时他正赤着膀子露出黝黑的肌肉,手持一柄斧头疯狂杀戮着想要闯进船舱的海怪。

    另外一人,则是水手长,平日里虽然很多次见到这位传奇骑士却没有见他出手过,手持一柄巨剑,力量之强与那巴隆相差无几,让人刮目相看。

    至于剩下的两人,便是那两名住在巫师房间的魔法学徒了。

    格林已经知道了这两人的名字,男巫师学徒名叫陨黎,女巫师学徒名叫比比利昂娜。

    然而,让格林四人目瞪口呆的是,此时这两名巫师学徒不但施展了传说中的巫术,甚至这巫术威力太过强大诡异,让几人完全有些不敢置信。

    那名女巫师学徒比比利昂娜面对这种体型巨大的海怪,显然有些紧张,但在身边众多水手的保护下,倒没有哪个海怪近得了身。

    而比比利昂娜则躲在水手后面,金色长发竟然四散飘飞,额头上一个金色束瞳威严注视着敢于前来的海怪。

    这个金色束瞳仿佛是某种奇妙元素能量组合成的能量体,周边空间都因为这个金色束瞳散发出阵阵波纹。

    “喝!”

    低声娇喝,凡是被这个金色束瞳凝视片刻后的海怪,无一不发出痛苦的哀嚎,随后身体水分竟然像完全被抽干了一样,呈现干尸状态的诡异死亡。

    格林几人只是窥视了短短片刻,竟然足足有不下五头海怪死在这诡异金色束瞳的注视下。

    不过,比比利昂娜似乎也无法长时间激发那金色束瞳的巫术,微微喘息后,束瞳消散。

    至于另一边的陨黎,此时那只小白鼠正趴在他肩膀上,似乎毫无意识周围的危险,而陨黎本身,却仿佛根本不把周边的海怪放在眼里似的。

    那并非是一种高傲、或者说傲慢,而是对自身以外一切事物的冷漠、蔑视,淡漠的双眸肆意观察着周边这些新奇的海洋生物,嘴角流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不过,与陨黎相衬的,就是他那完全让人捉摸不透的神秘巫术!

    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奇妙现象,可是周边一头又一头海怪却偏偏无缘无故只剩下残肢、或少去头颅,甚至有一头海怪在众人眼中完全消失了,只有一条长度不到二十厘米的蛇尾存在于世,切口却如同镜面一般光滑,证明刚刚的一切并不是幻觉。

    “这……”

    格林、拉菲、约克里斯、约克莉安娜都震撼的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

    竟然拥有这种诡异而强大的力量,难怪这两人会住在巫师的房间!

    以这两名巫师学徒的力量,别说约克里斯、格林了,就是他们眼中已经掌握巫术的拉菲,和这两个家伙也根本不是同一个级别的对手吧。

    拉菲脸色非常难看,别人不清楚,她自己可是知道自己的底细,自己所谓的巫术根本就是依靠父亲准备的魔导巫器才能施展出来的,至于她自己本身的力量,根本不会施展哪怕一个最简单的巫术。

    她虽然还有底牌,是父亲准备的另一件强大魔导巫器,但一来以她的魔力根本难以发动这件巫器,二来即使发动了这件巫器,以那两名掌握诡异巫术的魔法学徒实力,她也根本难以力敌。

    因此,拉菲很清楚,自己这些人与和那两个被称为巫师世界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差距到底有多么巨大!

    不过,知道一些巫师秘闻的拉菲同样知道,以两人施展的这般强大巫术,按理说以他们的精神力级别是绝对不可能激发的,如此推论的话,多半是那些传说中所谓的先天现形伴生天赋了。

    不提船舱口这边。

    强大的迪拉巫师漂浮在甲板上空五米左右的天上,宽大的灰色袍子如同被十二级狂风吹打似的,窸窸窣窣抖动着。

    脸上不自然的潮红更加明显了,同时眼睛上那个精致齿轮急速旋转着,低沉玄妙的咒语下,似乎在准备某个大杀伤力巫术。

    至于另一边,天空上两条三十余米的黑色触手一次又一次轰击在甲板上面,不只那甲板上早已被抹去的房间,甚至甲板上早已经被触手轰开了几个大洞,隐约传出甲板下侥幸逃生巫师学徒惊恐的尖叫声。

    慕然,甲板上所有人只觉得身体无缘无故一阵颤抖,所有人都不由自主抬起头,只觉的天空无声的黑暗过后,在那难以形容的压抑下,迪拉巫师手中燃起了一朵灰色的火焰。

    火焰无声无息,看起来毫不起眼,甚至似乎毫无威力的样子,却偏偏让人身体不住的颤抖,仿佛能够吞食所有人的目光。

    便是时时自信满满的陨黎和比比利昂娜这两人,此刻也脸色一变,死死盯着迪拉手中燃起的那团灰色火焰。

    “死魂火焰……”

    迪拉衰弱的声音仿佛有奇妙的魔力,声音能够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如同在耳边喃昵。

    下一刻,随着这团灰色火焰准确无误燃烧到一条章鱼触手的时候,海轮下方的海水中便再次爆发出惊天动地痛苦哀嚎。

    这一次的哀嚎声要远超之前的一次,巨型章鱼因痛苦而翻滚的浪花让目光所及的整个海域掀起波涛巨浪。

    就像摸到火盆一般,所有的章鱼触手全部闪电一般缩了回去,海面上的章鱼头也瞬间潜入海底,消失不见。

    “巫师大人!”

    “大师!”

    见到那头如同噩梦传说中的海洋巨兽逃离,众多水手和几名魔法学徒传出欣喜的惊呼,迪拉却一抬手,强行压制住自己的身体异常,制止了众人。

    随后,巫师恶毒的目光扫视着甲板上众多悍不畏死海怪,灰色宽大魔法袍窸窸窣窣抖动中,身体从高空降下。

    巫师对于敌人,向来是邪恶、残酷的,哪怕是性情再温和的巫师,在一次又一次为了探究更高级别巫师知识的时候,也会自然而然扼杀难以计数的生命。

    迪拉巫师看了一眼脚下那头被冰封的海怪尸体,似乎在观察着什么。

    突然,迪拉巫师目光一喜,随后便狞笑道:“嘿嘿,差不多了,你们这些乌拉多海怪既然不遵守与人类巫师联盟签订的条约,那么就迎接来自巫师的报复吧!”

    随着迪拉的话语,只见那头被冰封的海怪鳞甲突然一阵蠕动,随后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这个原本体形庞大的海怪几乎瞬间就变成了一张皮,无数巴掌大小的紫黑色蜈蚣从这头还怪身体钻出。

    更让人惊惧的是,这些蜈蚣每一条背部都有四对透明翅膀,上面有着一双无神的眼睛。

    “终于培育出来了!桀桀桀桀……乌拉多海怪,好好享受上古巫师专门研究出吞噬你们的噩梦吧,多年没有战争,也许你们这些海洋生物已经快要忘记人类巫师的恐怖了!迎接噩梦吧,在噩梦多颤抖吧!”

    迪拉如若疯狂的咆哮着。

    这些海怪根本听不懂人类的语言,或者说这些低级海怪根本听不懂。

    但是不知为何,这些海怪来自身体的本能却觉察到,那些不起眼的紫黑色虫子带给他们的是一种无力抵抗的恐惧,甚至很多海怪忍不住直接从甲板上跳入海洋。

    嗡……

    数千条紫黑色蜈蚣刚刚从那头海怪身体里爬出的时候,翅膀还处于柔软状态,然而仅仅片刻工夫,便开始陆陆续续有一些蜈蚣飞了起来,随后便如同本能反应一般,疯狂的冲向了还在甲板上的众多海怪。

    蜈蚣对于人类和那根断在甲板上的章鱼触手这些“鲜肉”,则根本没有任何反映……

    嘶吼……

    惊吼的叫声从海怪口中发出,因为这些海怪惊恐的发现,曾经引以为傲的鳞甲在这些怪虫面前,就如同纸糊的一般,根本不起任何作用,一条又一条虫子疯狂向自己身体里钻着,甚至说不要命的向身体里钻着。

    甚至有些海怪紧紧拉住一条钻入身体蜈蚣的尾巴,然而让人恐惧的是,这些蜈蚣即使后半身被拉断了,却仍然有强大生命力,疯狂钻进自己身体……

    仿佛这些虫子的存在一切意义,就是钻进这些海怪的身体最深处。

    巫师望着众多痛苦哀嚎的海怪,低沉狞笑道:“哼哼,若是以上古巫师智慧研究出的寄生虫蛊能这么容易被杀死,它们也不配是称为乌拉多之宿敌了,巫师也不配被称为掌控众多异世界的奴隶主了!”

    迪拉的声音逐渐转化为了兴奋。

    “它们虽然只有一天的生命,但在这短短的一天里,它们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在每一头乌拉多身体里产下自己的卵,而他们的卵成熟期却只需要短短的半个沙漏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