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两千零二十四章 深渊战场(二十九)

    与猎魔远征巫师军团的抵进相比,另一边却是深渊魔族的退缩。

    事实上,猎魔远征的巫师与这些异域族群不同,才刚刚抵达战场的巫师们更渴望对深渊魔族战争胜利,以荣耀鼓舞人心,恢复那些远古残留圣痕巫师内心深处的骄傲,扫除自身的心理障碍,完成历史性任务,却奈何因为更长远计划,不得不放弃乘胜追击,暂且将精力投向此处深渊战场议会内部的权力争夺中。

    火石大世界,或者叫火石巨星,因为盛产一种铁血星河内燃机高纯度矿石而文明。

    因为早就对这处重要性资源世界兼中转调度世界做了战争准备,因此,此火石大世界内部的铁血科技大功率时空穿梭装置调节到最高功率下,便是深渊魔祖们以主宰威能进行的时空封锁,也是能够通过的,如此方能够在战场内部亲身降临指挥战斗。

    更何况,作为一方大世界,世界意志规则的自我保护机制,即使几位、十几位主宰联手想要彻底时空封锁也近乎不可能的,多多少少都会存在一些漏洞,这也并非十三世铁血女皇殊死一战驻扎点。

    嗡嗡隆隆。

    虚空前行的永恒天空之城,以自身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散发着规则和磁场,仿佛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的移动世界,在靠近火石大世界外围小世界防御圈后,便停止下来。

    “又是一个被深渊污染的世界。”

    三色光眸朝着前面那个遍布黑点的小世界看了一眼,二代巫师之王低沉喃喃着。

    站在二代巫师之王左右两侧的,是三星真灵巫师阿修罗以及拟人化缩小的辐射之王,辐射之王反应较慢,三星真灵巫师阿修罗却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平静道:“只是初步污染,以斑点形态分布,还没有扩散,我这就派遣一支巫师军团下去清理一下。虽然不能消除污染,但大面积封印和控制恶化却不算什么,至少看着顺眼些。”

    长期研究深渊苔藓,巫师们对于深渊文明的力量根基有了直观认识,自然也就产生了相应的手段。

    “恩,这里作为巫师们的临时驻扎地,虽然只是短暂停留,但来来往往巫师们总是不停看着神源污染的世界景色像什么样子。不过要注意一下和当地铁血星河势力的沟通,之前为了震慑诸多异族,已经与铁血星河产生了不少矛盾,如今既然哦度已经表示出了相当善意,并以恒星轨道炮成功完成任务,暂且不要太激进了。”

    二代巫师之王稍稍叮嘱了下。

    “放心吧。”

    阿修罗声音缓和从容回应着。

    不得不说,相比于初代巫师之王格林职掌巫师联盟大权时,这位真灵巫师不论智慧、底蕴还是气度,都成长了许多,少了锋芒外露,多出了内敛从容,再加上如今其深不可测实力,已经成为猎魔远征过程中独当一面统领。

    这般随意感叹两具后,便已经决定了一个小世界命运,二代巫师之王转身离去。

    几天后。

    五颗血色圆月便缓缓出现在这方小世界天空,一座座满载巫师的机械战舰缓缓降落,开始用自己的智慧和行动帮助这个小世界的铁血政权势力清除深渊据点,巫师的异类文明很快便让这些暴力美学的铁血文明充分感受到了知识包容下的诡诞与暴力。

    这般小规模行动,站在真灵巫师高度自是随便派遣几位圣痕巫师的事,站在巫师之王高度更是不值一提了。

    三年后。

    距离十三师铁血女皇定下的七族议会时间越来越近,驻扎在火石大世界附近虚空的猎魔远征巫师军团们,获得了一个中等规模世界的临时驻扎权,正在为向这个中等规模世界迁徙的事忙碌。

    伪装成一名闲杂小巫师,二代巫师之王一个人在永恒天空之城的巫师塔走廊中散步,心事重重样子,却并非战场之事,而是来自于巫师联盟后方。

    此处深渊战场而言,以巫师联盟的实力,再加上二代巫师之王也绝非庸庸碌碌之辈,即使没有和深渊文明发生正面战斗,仅仅是零散的战争,也同样捷报连连,再加上与议会几个大族的接触过程中无比顺利,巫师们对于未来的战争一片光明。

    然而,让二代巫师之王心烦的,却是后方巫师联盟内资源调度不协调导致的一系列金融问题!

    虽然在现任一环真灵巫师辅助下,甚至于亲自前往永恒天空之城核心之地请教上任二代巫师之王,但那金融海啸的波纹还是越来越无法掩盖,巫师币的信用问题降到了最低点,这已经严重威胁到了巫师意志凝聚力!

    另一方面,则是自巫师世界在遭到蛮荒世界群主宰入侵后,黑巫王现身后又消失,再未出现过,本是一件平常之事,如今却又将黑巫王的那位赛亚人弟子牵扯进来。

    这位成就主宰的女弟子竟扬言要向二代巫师之王提出继任黑巫王之位!

    那位女弟子,二代巫师之王看了,的确非同一般。

    这两件事若是处理不好,恐怕即使此次猎魔远征初期第六期文明之战胜利,二代巫师之王的继任问题也难免会被摆在桌面,甚至于中途遭到弹劾,这可并非说笑。

    如今巫师世界人才济济,绝不缺乏巫师之王王位继任者。

    人来人往,二代巫师之王转头一看,竟然走到了这座巫师塔的授课教室门前,启蒙巫师们抱着书本笔记水晶球,一个接着一个走入,担负重重压力的二代巫师之王站了一会儿后,竟也跟着走了进去,暂且歇息。

    教室里面是一长排一长排的连体桌椅,男男女女混坐着,围成半圆形态,居高临下看向走进教室的女导师。

    而这位女导师今天的授课题材,竟然是深渊魔族尸体标本!

    “同学们,外面就是猎魔远征战场,生活在你们的这一代是无比幸福的一代,因为你们将能够领略到巫师的强大,站在无尽世界之巅,看到巫师们获得无比荣光的那一刻,完成无数位抛头颅、洒热血、为了抵御无相古魔入侵而牺牲远古巫师们的梦想!现在,让我们学习一下这些无相古魔的身体构造吧……”

    相较于身边男男女女的青春洋溢,虽然伪装得十分到位,但过分沉重的心事还是让二代巫师之王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一个半沙漏时间,课程结束,启蒙巫师们纷纷离开教室,二代巫师之王不发一言,跟随人群离开了教室。

    “这位同学,等一下。”

    二代巫师之王愕然回头,竟然那位女导师叫住了自己。

    “一节课看你都心不在焉的样子,对我的课程有什么疑虑或者听不懂的地方么,如果有的话,可以提出意见,我会努力改进的。”

    女导师声音温婉,和善可亲的问着,离开讲桌后根本看不出来是一位导师。

    “呃?”

    二代巫师之王皱眉,已经太久太久太久没有接触这些授课情景了,现代巫师们的生活习性比起二代巫师之王记忆中的一切,是那般的天差地别,社会进化得如此之快,以至于二代巫师之王竟有了一种自己落伍的感觉。

    怎么,导师都这么关心自己的学生,知识的传授都变得如此廉价了吗?

    这一切的改变,真不知究竟是好是坏!

    相比于远古巫师们获取知识的困难,对于探索真理奥义的无比渴望,那种近乎于畸形的进取,现代巫师们整体虽然更加强大,但个体发展却似乎变得平庸起来。

    “没有。”

    沉闷回应了一句后,二代巫师之王继续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