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两千零二十六章 深渊战场(三十一)

    梵语金刚文明的起源,要从梵祖对于七情六欲体味开始。

    巫师对于情绪奥秘的研究并不出众,只有极少部分巫师关注到这个领域,绝大部分巫师不但没有关注自身情绪控制问题,更是尽情放纵自身的野心和欲望,甚至偶有巫师对此歌颂,认为欲望才是巫师社会体系进步的根源。

    远古时期梵祖,不过是这个万物繁盛世界普普通通智慧生物中再平常不过一员,甚至所属智慧族群还是这个万物繁盛世界众多智慧族群中较弱的一个。

    日升日落,为生计忙碌,看天空之月阴晴圆缺,为亲族好友而悲欢离合,一切都表现得那般平淡无奇。

    直到有一天……

    那是村前每人每天都会见到的提牟树,人们对此习以为常,秋天结出的提牟果也是人们最期待的水果,仍旧是普普通通一天,劳作一天的梵祖回到村落,汗水沿着黝黑肌肤流下。

    梵祖实在太累了,也太饿了,将背着的罗筐和镰刀放在干燥的土地上,看到了夕阳在提牟树上映照出自己的影子。

    前一秒还在为夜以继日生计的繁琐小事而思考,占据了全部心神,蓦然,下一秒梵祖只觉得短暂晕眩,随即产生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宛若顿悟般,难道自己一生都要这样过去吗?

    这样的自己存活于这个世间,究竟有什么意义?

    这般前所未有的思考,宛如从无到有的质变,打开了一扇全新世界大门,梵祖看着自己映在提牟树上的倒影,随即又产生了更深层思考,自己的存在究竟是不是真实存在,眼前的一切究竟是不是真实的,还是自己肉身、情欲种种的枷锁束缚?

    这般的自我否定,与真理平衡魔法杖的自我否定增强条件,何其相似?

    真理平衡魔法杖能量交易属性:永动机能量环,永动机诞生乃是基于新人类证明上帝不能造出一块自己搬不动石头,神不是万能的,如果无尽世界由神塑造,无尽世界必然有BUG,世界的最深处必然存在设定的自我矛盾。

     掌握永动机便是对真理命运漏洞矛盾的认同,破坏无尽世界平衡规则,能量加持程度基于对真理命运的探索,在无尽世界规则认知基础上对自我的否定。

    基础掌握条件:由绝对无神论到幕后阴谋论猜疑。

    ……

    就这般,截然不同的思考让梵祖渐渐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和欲望,学会了以另一种视觉看待所有的一切,学会了更深层思考与体会痛苦带来的后果,每日必然在提牟树前面壁,看向自己的倒影,甚至于否定倒影的真实存在。

     三年时间过后,梵祖对情绪的掌控能力,拥有了一种无法言明力量,它能够改变他人的种种行为,控制自我的力量释放,梵祖将其称为念力!

    也正是这一天,梵祖的倒影永远的留在了提牟树上,成为了一个没有影子的存在,这是自我否定的最深层体味,而这一切的演变仅仅用了三年,便以普普通通生命体的肉身,完成了无尽世界的一种质变,完成了格林成为真灵巫师后才开始探索的深层真理领域奥秘的尽头。

    七情六欲:喜、怒、忧、思、悲、恐、惊、食、财、物、权、性、情。

    不得不说,这是奇迹,异域文明之花绽放的奇迹!

    拥有了控制情绪以及自我否定力量的梵祖,近乎在一夜间完成了翻天覆地变化,宛如在一瞬间完成了维度的超脱,以一种全新的进化模式走完了很多生物千百万年才走过的路,随即开启了无尽世界游历。

    这一次,梵祖在无尽世界内足足游历了三万年,而其游历的方式也与格林在初代巫师之王卸任后的游历出奇相似,那便是全身体融入到所经历的世界,以卑微人物走完所在世界生命体的一生,感受着种种人生变化,也在此中寻找自己。

    三万年后,梵祖再次回到自己的母界,早已物是人非,但对于梵祖而言,万物众生皆平等,都不过是无尽世界维度内的苦难者,受到无尽世界维度压迫的苦行者,即是变了,也是没变,开始了传道受业解惑,全新的文明体系由此诞生了!

    梵祖,也由此正式形成。

    在梵语金刚文明发展期间,曾受过种种考验,但基于其内在心性的先进强大,打败并同化了一个又一个试图挑战的强大对手,以较为缓慢却十分坚定的速度,逐渐统一了整个世界群。

    ……

    梵祖的另一次质变,在于其传道受业功德圆满后的面壁思过。

    精神上的圆满充实,让其精神体已经完成了巫师的毕生追求,初代巫师之王精神化改造后才拥有的成果,但却约束于虚弱的肉身内,也便是苦海行舟的苦难者体内,并没有完成真正超脱,这个注重于精神和心性修炼的文明也有着自己的缺陷,那便是肉身的束缚。

    如此,梵祖开启了生与死的超脱!

    一块金刚石,乃是梵祖游历期间所寻到的最坚硬最顽固之物。

    对于生死奥秘的探索,最重要的便是对于死亡的理解以及真正的死亡,至于死亡的方式,可以千变万化,梵祖所采取的则是将精神化为无穷念力,寄托于这块金刚石上,舍弃掉自己的肉身,完成了生与死奥秘的领会超脱。

    超脱生死,金刚石重塑肉身,至此,梵祖之力已经到达无法形容的高深莫测,无尽世界历史之中最顶级生命体之一。

    ……

    前往铁血星河世界群途中,金莲之上,梵祖蓦然感受到自己一位弟子的念力召唤。

    “梵祖,弟子游历期间,曾接触到一位脱胎于金刚石中的猴精,拥有世间最完好资质,天生肉身成圣。奈何其生性顽劣,弟子无能,无法用梵语将其感化,其杀戮恶意正在心中滋生扩张,弟子怕任其这般下去,不但无法成为梵语金刚,反而将是危害世间生灵的一大魔头,因此特地情愿梵祖前来降服此獠,皈依梵语。”

    天神肉身成圣,脱胎金刚!

    计算着自己参加议会的时间,此行稍走一遭,也不算耽搁太久,能够将一名天生肉身成圣猴精感化,其功德也不亚于梵语授业扩张,便道:“好,我且去看看。”

    也正是如此,本该较早抵达克洛马依大世界的梵祖,才会稍稍晚了许些,在二代巫师之王后面降临。

    ……

    嗡!

    克洛马依大世界天空,豁然间被金芒照亮。

    金刚赤身降临,万丈金身散发出宛若洪荒海啸的威能压迫力,整个克洛马依大世界都在轻微震颤着,高等生物们清晰感受到了那个难以置信可怖生物的降临,但靠近梵祖的种种念力、规则、情绪、能量,均被这股纯净弹开,随即缓缓朝着这个方将降临过来。

    议会大厅内,正在手持盏酒与对面时间天神冷笑相视的二代巫师之王,三色光眸朝着梵祖降临方向望去,视野仿佛洞穿了一切阻隔,落在了梵祖金刚不坏之体上。

    “这个家伙!”

    清晰感应到了梵祖身上所传来的莫大压迫力,二代巫师之王转首,又看向在座六大文明首领,以及一众弱小文明的代表,也真正体会到了无尽世界的浩瀚无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