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两千零二十七章 深渊战场(三十二)

    “梵祖!”

    一众梵语金刚,纷纷朝金莲之上飘进大厅的梵祖瞩目行礼,梵祖的笑容是那般亲切柔和,散发出惊人的感化力,以至于让在座所有主宰大能都表现出了本能的抗拒,流露出极度警惕之色。

    梵祖缓缓飘落在一众圣体金刚身前,梵语金刚文明首领空缺位置终于得到填补。

    一时之间,本就已经压力重重的大厅因为梵祖的到来,不禁显得更加压抑了,即使有族群首领光辉庇护,有幸参与此次会议的低等生命体还是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相比于等候多时的诸族,梵祖最后到来也最受人瞩目,此刻进入大厅后,自然而然朝着其他六大族群首领一一看去。

    首先是十三世铁血女皇。

    作为此次议会东道主的铁血星河文明,十三世铁血女皇无疑是大厅的中心,议会的主导者,此次议会的成功与否直接关系到铁血星河文明未来的发展命运。

    淡绿色肌肤,每一个细胞都孕育着惊人能量,但外表躯壳却并非梵祖所关注,梵祖所看到的是这支文明主张铁血征伐与杀戮的意志,以机械科技手段辅助,征服敌人肉身,母系社会的文明体系即使两位雄性铁血长老实力明显更加强大,却仍然臣服于这位铁血女皇,成为铁血星河文明意志的主导者。

    能够感受得到,这支文明确实在渐渐走向没落,按照先前收集到的讯息,这支文明在十世铁血女皇巅峰后便在深渊之战的过程中一直走向衰弱,走向没落。

    紧接着是铁血星河文明的死对头,母巢文明刀锋女皇。

    仍旧舍弃了对刀锋女皇那副拟人化的外表观察,这般妙人女子形象,不过是刀锋女皇细胞根据所看之人的心理本能所幻化,不同人看去将会发生截然不同的变化,梵祖直指内心,他看到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无尽虫海,他看到了那个繁华至巅峰的虫母,他看到了每一个细胞都衍化至难以置信巅峰的可怖生命力。

    与自己金刚圣体的不坏不灭所不同,这些看似沉睡实则危急时刻将会爆发出无穷潜力的细胞,拥有着理论上的无限可能,他们的进化永无尽头,为了汲取营养相互吞噬也在所不惜。

    残酷的生存环境和优胜劣汰法则,让刀锋女皇的每一个细胞都磨练出了无法想象的适应性,绝不仅仅约束于任何常规意义上的能力。

    高傲冷漠,刀锋女皇瞥了梵祖一眼,残酷杀戮、适者生存心性,让其对于梵祖感化万物的亲切没有丝毫掩饰的抗拒!

    紧接着,梵祖看向诡化师代表智者。

    这个“顺应天意”孕育而生的稻草人,大嘴一咧朝自己笑着,对于自己的感化不但没有抗拒,反而让自己大为不适,对方竟在反过来感化自己!

    是了,梵语金刚文明的存在方式便是苦修者对自我的否定,渴求超脱,次等为来世解脱,而对方则是应天意孕育而生,代表这个维度的独特意志,两者的存在方式本就是对立相反,生命的意义截然不同。

    “呱呱,梵祖的思绪仿佛浩瀚无际虚空,看到你我仿佛看到了另一个平行维度世界般广阔,看来您才是无尽世界维度真正的智者啊!”

    诡化师圣者这般话这,隐隐能够看到他嘴巴稻草里蠕动的小虫子。

    “呵呵,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梵祖这般回应后,再次转首,看向无极神盟星空天神。

    宽大衣袍落座,旁边手持神谕点击的使者寸步不离,星空天神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无极神盟诸神的行为法则。

    宛若浩瀚无际的虚空,空间规则探索的前行者,身后却是以无上念动力为根基,倒与自己成祖之路有几分相似,均为万众的信仰念力,从无生有,通达成圣。

    梵祖所关注的星空天神却并未理为梵祖,目光一直投落在名为巫师的族群首领身上,自然而然的,梵祖也看了过去。

    这些眼睛!

    短暂对视,梵祖似乎从对方的三色光眸中看到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自己,那是以无尽世界维度的至深至理全方位剖析后的自己,仿佛将自己拆解为了无数的数据和线索信息,无所遮拦供对方剖析。

    在从对方三色光眸中看到了截然不同自己的同时,梵祖也似乎从这张面具上,看到了一个同样走上彼岸之路的未知强者!

    “桀桀,梵祖之名,名不虚传!竟完成了精神化不灭金刚体魄,巫师一族万古至今的最终进化理想,若是能与大师在修行领域交流一番,在下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二代巫师之王真理之面下露出耐人寻味笑容,话虽如此,从容不迫气度却是丝毫未变。

    “一切皆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梵祖再次回应,紧接着又道:“话虽超脱,但谁又能做到真正超脱,只要还在交谈,我们终究是被困在无尽世界苦难海的小船,若是能与巫师之王交流法理,自是乐意之至。”

    一番话语后,梵祖最后看向了冰霜兽王,也是自己此行前来的原因所在,冰霜吞噬兽一族与梵语金刚决议票权的矛盾。

     “这是……”

    梵祖看到冰霜兽王的第一眼便断定,这个至寒至坚之物所幻化的独特生命体,其本质要比曾经自己所接触到的金刚更加坚固,单凭对方这般至坚体魄,便与自己七情六欲精神化后的更上一层金刚圣体所媲美!

    其次,则是对方那至寒体魄,梵祖所看到的并非巫师所看到的极度严寒,用能量度数所解释的严寒,而是心。

     心寒入体,冷酷无情。

    如果说梵语金刚文明乃是约束压制自我情感的话,那么这位冰霜兽王,这是灭绝情欲的真正无情,另一个进化角度的刀锋女皇!

    “圣域梵祖,久仰大名!不愧为梵祖,真身未至便能将票议权提升至六十六票,相比之下,我这位冰霜兽皇亲至不过六十票,今日看来,果然有超然的本事啊。”

    冰霜兽皇外形,乃是一块洁白的菱形晶体漂浮在空中,但让人疑惑的是,似乎有一个无形物质的兽影在以这颗晶体为中心,时隐时现,诡异怪诞。

    “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

    梵祖的话语,总是让人捉摸不透,无比深奥晦涩,却又蕴含着无穷道理,即使是以意志直接体会对方所表达的含义,但其所说的却并非一种语言,而是一种规则,宛如灵魂文字一般的规则存在。

    由此,七族会议正式开始!

    至于大厅零零散散数十个小规模族群,加起来的话,票议权也抵得过一个大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