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两千零二十九章 深渊战场(三十四)

    在会议期间,大厅内的诸族处于绝密状态,禁止一切外界联络。

    足足用去七天时间,从票议权到责任制,从战后分配到深渊对峙区域,各方面的商讨与妥协,最终,各方从尖锐矛盾态度渐渐开始妥协,一切都在朝好的方面发展,包括巫师一族也在最初激烈矛盾争论中慢慢沉淀下来,用自己的博学与智慧为自己争取着细枝末节利益。

    如果不出意外,会议应该就将在慢慢无聊中渐渐接近尾声,此刻也基本没了族群首领什么事,都是一些小家伙们在争论着。

     这般闲暇时间,二代巫师之王在百般无聊之中先是对诸族之中强者进行了一一观察,得到了自己在不光明正大侵犯对方保护情况下的最详细数据信息后,开始对大厅内铁血星河为了会议保密而设计的种种装置进行观察。

    铁血星河一族对于科技领域的研究,同样有着属于自己所擅长的独特领域,尤其是个人辅助性能的装置,便是连主宰级存在也具有强大依赖性,这是华帝量子科技所不能比拟的。

    从这座会议大厅的材料学中,也许能够得到一些对机械巫师真理奥义探索起到促进作用的知识。

    带着这般念头,二代巫师之王真理之面三色光眸对大厅一处接着一处细节不停观察着。

    地板是一种复合材料,似乎是一种黏土制品的陶瓷,但其中又加入了某些能量隔绝的高等元素层,仿佛最轻薄细腻的AT力场保护罩般,确保任何外来的感知探查都被阻隔。

    座椅材料是一种固态能量,拥有惊人的承受力,并且极具可塑性,否则也不可能承受星空天神那般随意拍打了,但这种能量控制对于巫师而言确实没有什么吸引力。

    手中的茶盏杯子十分有趣!

    这是一种难以置信的轻薄材料,感觉真理之面观察,仅仅比氢气重百分之八十七而已,可以说它完全是一种空气材料,却拥有着惊人的韧性强度,并且有型有色,做到滴水不漏,这种材料在很多领域都已经超出了巫师与华帝量子科技的研究,如果能够透析其中奥秘必然会为巫师很多领域到来巨大进步。

    头顶上的灯并非是纯粹的属性化能源,也非华帝量子科技那般的无属性能量块,而是一种接近于生物能的东西,将大厅照耀得略显浅红,接近于血色又并非血色,宛如繁星般排列,并不整齐,但却错落有致,如果非要强行比喻的话,这些灯好似好似生物的神经网一般散布于大厅天花板之上。

     至于大厅的天花板,材料则是……

    “恩!?”

    突然,借助于真理之面无微不至洞察力,以及正在全身心投入的入微观察,二代巫师之王从头顶三万两千七百二十二盏灯中,察觉到其中一盏灯的光谱频率在十二分之一超等光阴时间内发生了三百三十二至三百三十五光谱赫兹的变化!

    这般变化,绝非偶然!

    令人毛骨悚然的念头,出现在二代巫师之王心头,并在第一时间作出了正确反映。

    “谁?出来!”

    二代巫师之王的咆哮声,将正在争论的几族低级使者话语打断,大厅蓦然变得安静无声,其他几族首领通过真理之面外在表象也都知道,这位巫师之王必然在洞察感知领域有着非比寻常能力,

    因此也都在第一时间作出戒备,全力感知着大厅内的异常。

    遗憾的是,除了二代巫师之王,没有一人察觉到会议大厅内的异常。

    此刻二代巫师之王所能做的,也仅仅是察觉到那盏灯的异常罢了,并在飞速分析着种种可能性,甚至于看到诸多主宰竟然没有一人察觉到异常后,仿佛一种难以形容的压力仿佛铺天盖地的压下,短暂产生了一丝自我怀疑。

    自不过我怀疑仅仅持续了短暂瞬间,便被二代巫师之将这般荒诞无稽念头甩开了。

    巫师的认知乃是基于真实存在之上,作为远古存留至今的古老巫师,信念已经贯穿生命,怎么可能是失误?

    想到此,二代巫师之王凝望着那一盏生物能铁血灯罩道:“世间万物,皆有其特殊属性,便是一束光从不同角度分析也有万般属性变化,所以理论上永远没有真正的隐匿,有得只是感知程度的高低而已。桀桀,阁下虽然凭借未知能力,以生物能污染渗透进来作为契合点骗过了在场所有人,甚至于包括我在内,然而面对初代巫师之王留下的真理之面还是露出了端倪,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二代巫师之王自信满满,三色光眸牢牢锁定了那一盏非同一般灯罩。

    “全面封锁,一级戒备!”

    十三世铁血女皇喝道,与此同时,演练了数百遍的特殊铁血战队开始了紧急行动,大厅之中的一些能量装置明显发生了结构性变化。

     终于。

    “邪邪邪邪邪邪邪!”

    肆无忌惮阴森笑声回荡于大厅之中,宛如泄了气的气球,汹涌魔气自那盏二代巫师之王眸光锁定的灯罩中涌出,向四周溢开,紧接着便造受到大厅能量装置阻力,被约束在了一个狭小范围内。

    豁然,翻滚魔气之中一只巨大的眼睛出现。

    森白的眼瞳高速转动着,最终稳定下来后,聚焦在了初代巫师之王的真理之面上。

    “竟能感知到我的存在,看来你们巫师又诞生了一位不错的家伙,留下了这般巫器,上古时期吾驰骋你们巫师世界的时候,可从未有人知晓我的存在。”

    这时,星空天神蓦然跃起,高喝道:“既然来了就别走了,留下吧!星空领域!”

    无数星光以星空天神为中心,轰然荡开,一瞬间不仅仅将这颗星球所覆盖,更是连同周边的几个小星星与虚空领域也一起覆盖了。

    “一念之正,百邪避退。”

    金芒大声,一支巨手从下方出现,轻而易举拍碎了魔气束缚能量屏障后,抓碎了这只诡诞魔眼,然而得来的,却是一场空。

    “没有时空波动!?”

    星空天神看着空荡荡的大厅,难以置信道。

    “巫师之王,那位魔头现在何处?”

    梵祖无尽威严问道。

    二代巫师之王却在无比凝重之中,稍稍沉默片刻后低沉道:“它是通过污染生命能而存在,这仅仅是它的一缕微不足道意识。”

    无孔不入的魔头,搅乱了大厅的气氛,却没有得到丝毫线索,一时之间大厅内诸族对于深渊之战的乐观态度渐渐蒙上了一层阴影,也都清楚知道自己所加入的不过是深渊魔族十余处战场之一而已,那些深渊魔族究竟有多少力量尚存,犹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