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两千零三十五章 深渊战场(四十)

    时间流逝,二十七年时间过去。

    二十七年时间,对于偌大的文明之战而言并不算什么,即使小规模世界的战争也轻易能够持续数十年,更何况区区十二七年,战斗的对象又是以顽固和污染扩散而文明的深渊。

    但无可争论的是,自从猎魔远征巫师军团介入后,战局急剧转变,议会联盟已经处于绝对攻势,虽然有诸多深渊魔祖没有像曾经那般现身参与战争的缘故,但追究原因,免除不了命运杠杆和恒星轨道炮组合对深渊魔族形成了有效威慑。

    至于七族议会上短暂现身的魔祖意识,从其他深渊战场上得到了一些情报讯息,一切都在指向那传说中的深渊魔族三大始祖之一,独眼开天始祖!

    永恒天空之城核心空间。

    由于深渊魔族并没有选择与巫师军团进行硬碰硬的直接较量,二十七年时间任由亿亿万万巫师军团蚕食着深渊魔化领地,这些本在猎魔远征前时时准备一场惊天动地大战的封印巫师们,不禁显得有些无所事事了。

    “二十七年时间,偌大猎魔远征巫师军团,成千上万的世界战场,除了被天基歼星炮打碎的外竟还没有一个彻底被巫师占领,是不是对平和时期成长起来的小家伙们太宽松了,操练得太少了,已经完全失去了猎魔巫师应有的战斗力!”

    五六名破棺而出的相识封印巫师围成一圈,这名白袍老巫师不爽的哼唧着,嚼在嘴里的槟榔都显得无味起来,“噗”的一声吐了出去。

    围坐成一圈的老巫师中,也有彻底闲暇下来的上任一环真灵巫师,老巫师正剥着核桃壳,也不吃里面的核桃仁,而是喂给旁边的白白嫩嫩小女孩,大概五六岁的样子,可爱极了。

    一环真灵巫师头也没抬,随口道:“不怪那些小巫师们,是深渊苔藓太强了,我们这些老家伙也不是没有对深渊苔藓打过主意,不是同样没办法?二代巫师之王能想到培养封巫师军团对那些严重污染土地进行流放隔绝的方法已经很不错了,我们太多抱怨,再说才不到三十年时间而已,又能干的了什么,一般情况即使征服一个正常小世界也少不过五六十年吧。”

    说完,一环真灵巫师手里又存了一把核桃仁,递给了旁边的小女孩。

    “你这家伙,倒是响应初代巫师之王号召了,竟然真的有性繁衍出了一个血脉子嗣,如此强大的细胞属性,倒是个不错的好苗子。怎么样,找好导师了没?”

     旁边的一名老巫婆捏了捏小女孩脸颊,爱不释手,只不过老巫婆笑起来也实在太可怖了一些,凸起的眼珠子仿佛癞蛤蟆,随时可能掉下来的样子,虽然小女孩早就适应了这些,没有害怕,却并不代表喜欢这些,有些躲闪。

    “还没有,现任一环真灵巫师西尔瓦娜,十七环真灵巫师安徒西摩,我还在考虑,两个都是不错的选择。”

    回应了一句后,顿了顿,一环真灵巫师老家伙嘿嘿奸笑道:“要不是初代巫师之王不知去向,说什么也要把我的宝贝女儿送过去。”

    正在这时,核心空间时空传送阵波纹闪动,紧接着二代巫师之王现身了!

    回归巫师世界群落二十七年时间,二代巫师之王终于再次来到猎魔远征前线,从其真理直面下三色光眸的凝重神色来看,此行似乎并不轻松,或者是猎魔远征前线出现了什么变动,迫不得已赶来。

     咻!

    一樽水晶棺疾驰而来,水晶棺内三米高的普米罗修斯分身平静道:“八星真灵巫师发现了那些深渊魔祖踪迹,正在向虚空大世界废墟时空坐标聚集,排除这些深渊魔祖们撤退的可能,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那里作为深渊文明与三族文明的时空通道节点,极有可能是深渊文明对此处深渊战场有了新的作战计划,所以在第一时间召唤你回来。”

    水晶棺中普米罗修斯分身说完后,继续道:“怎么样,黑巫王来了吗?”

    戴着真理之面的二代巫师之王摇了摇头,低沉道:“只能确定黑巫王尚存世间,不能确定具体时空坐标,不过……”

    顿了顿,随着二代巫师之王身后时空祭坛强烈波动,一名身披黑袍的神秘之人豁然出现在祭坛之上,漆黑双眸环视着在场众人,充满了难以形容神秘与暴力气息。

    “这是?”

    水晶棺中普米罗修斯分身作出谨慎之色,从这个人形态生命体内,他感受到了非同一般强大能量!

    二代巫师之王低沉道:“按照初代巫师之王规则,黑巫师体系已经就此取缔,黑巫王的称呼不过是惯性沿用,本身已经不具备合法性和任何意义。不过,因为战事紧急,为了促进联盟内部大团结,集结一切力量对抗外敌,我决定由赛亚公主蒂尼比亚沿用黑巫王称呼,黑巫王仅代表一段历史,没有任何权利和意义。”

    “黑巫王弟子蒂尼比亚,正统巫师,我和赛亚一族没有任何关系!”

    黑袍之人低沉决然,每一个音调都宛如散发着最原始暴虐气息,黑巫袍下的体魄似乎孕育着难以形容恐怖力量和无限潜力,即使二代巫师之王也难以掩盖住其已经隐隐冒出的锋芒。

    这个家伙……

    安徒西摩并非这个全新时代唯一主角!

    一眼就对眼前之人做了定位后,普米罗修斯全部心思都在猎魔远征上,对于巫师世界规则法律并不打算过多干预,也没有太多评论,直接道:“恩,先随我到本体永恒之心,如果不出意外,这很有可能是暴风雨前的最后宁静,我们必须要尽早探查那些深渊魔族们的计划究竟是什么,那些深渊魔祖秘密聚集究竟有何目的!”

    说完,普米罗修斯水晶棺带着二代巫师之王和新一代黑巫王蒂尼比亚远去。

    时空祭坛附近闲坐的几名老巫师相互看了一眼,有即将完成历史使命的兴奋,有对全新时代自己这把老骨头即将出战的紧张,也有许些不舍,失去万能之魂生命厚度,封印巫师们若是再遭遇到难以治愈创伤,便是真正死亡了。

    上任一代巫师之王低头看向腿上打着瞌睡的小女孩,老巫师眼中流露出从未有过的柔情以及不舍。

    “那个家伙就是黑巫王调教出来的赛亚公主吗,似乎已经开启王族血脉变身特性了,隔这么远我的惠宁双耳都能听到她心脏内仿佛洪荒海啸般的血液流动,真是一个潜力无限的族群,难怪当初初代巫师之王和黑巫王都注意到了这个族群。”

    老巫婆“嘿嘿嘿嘿”诡笑说着,对于这位继任黑巫王已经完全没有一丝一毫赛亚人意志而感叹。

    “还是黑巫王调教的好啊,这位赛亚公主实力比起现任赛亚之王和几个高等战士,包裹那几个王族,强得不是一点半点啊。而从这位赛亚公主的仇恨来看,也许未来有一天赛亚一族真的灭绝了,很可能就是在她的手上,初代巫师之王和黑巫王倒是玩了一手好离间,桀桀桀桀。”

    又一名老巫师发出邪恶的尖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