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两千零四十五章 深渊战场(五十)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一连串激烈碰撞,二代巫师之王被独臂圣体始祖压得接连后退,纵使有元素真身和真理平衡魔法杖的直接价值,真理之面的间接加持,仍然感到疲于应对,难以正面招架。

    “石化术!”

    二代巫师之王在与独臂圣体始祖交错间,赫然用出了真理之面的一项小能力,随着二代巫师之王真理之面下三色光眸的凝视,独臂圣体始祖微微一顿,紧接着便再次恢复,一拳轰在了二代巫师之王仓皇应对的真理平衡魔法杖上。

    二代巫师之王倒飞而出,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第多少次退开了。

    然而下一刻,随着飞退的二代巫师之王表象之袍五彩符文闪动,竟然霎时间消失无踪,让正在栖身接近的独臂圣体始祖停于虚空,环视一周后,却仍然没有发现二代巫师之王踪迹,另一边则是通身燃烧着银白色火焰的希望之棺超级机器人扭动着它伤痕累累躯体,惊天动地咆哮声中再次冲来。

    “哼!”

    胸前狰狞巨口一声冷哼,随着独臂圣体始祖将这无处发泄的一拳挥出,气势汹汹冲来的冲击庞然巨物钢铁金属之躯赫然停下,宛若被冻结凝固一般。

    下一刻,伴随着“轰轰隆隆”毁天灭地爆炸声,这个体积相差了几百万倍的金属巨物在不甘中,重复倒飞出去。

    奈何被金属火种污染的这座空间要塞底蕴实在太雄厚了,即使是这位独臂圣体始祖,一时半会也难以将其彻底摧毁,即使如今被轰击了不知多少拳,虽然已经伤痕累累,很多地方甚至扭曲得不成样子,却仍然保持着作战能力,并在金属火种下缓缓修复着。

    “量子科技,天基歼星炮!”

    刺目光斑,这位掌控巫师联盟全部资源底蕴的老巫师,借助于表象之袍隐匿特性,竟施展出了曾经格林最喜欢的偷袭方式,只不过将泯灭之力电弧变更为了天机将星炮!

    能够以天基歼星炮作为攻击手段的存在并不多,华帝量子之光算一个,初代巫师之王算一个,如今二代巫师之王又算一个!

    而以天基歼星炮的强度,纵使这位独臂圣体始祖无上真体,也绝不能就此无视了。

    轰……

    耀眼光斑从独臂圣体始祖最不在意的诡异刁钻角度袭来,乳白色光辉淹没了沿途一切,源源不绝能量冲刷下,任何物质都将被最纯粹能量冲刷得消失殆尽,百米真体独臂圣体始祖在这束浩荡磅礴恒星轨道炮光辉下成了一个渺小黑影,竟打算以自己真体硬抗的样子。

    “吼!”

    一声惊天动地咆哮,独臂圣体始祖成了浩荡磅礴光辉中的一个小黑点,随之被淹没消失不见了。

    恒星轨道炮作为能够摧毁一方小世界的秘密武器,自然需要源源不断能量冲击才能够完成这番壮举,因此在二代巫师之王施展恒星轨道炮巫术贯穿独臂圣体始祖后,以茫茫无尽虚空为背景,即使那些低级军团们早已选择避开这些真灵魔祖之间战斗范围,却还是大面积遭受到波及。

    “那……那是什么!”

    “好像是从真灵战场中心区域过来的!小心,大家快闪开,不要再和这些深渊魔龙纠缠了,快!”

    “啊!我们不可能躲开的……”

    以天基荐星炮威能,这些低等生物军团便是被远距离辐射到,也很难有生路,顷刻之间便被融化了,深渊魔物、深渊魔龙、无相古魔、猎魔巫师、奴隶怪物、机械傀儡、金属机器人,机械战斗机……在恒星轨道炮下一切都化为了虚无。

    纯属无妄之灾,超出能力极限的,没有任何方式能够避过,只能怪这些小家伙们运气差了。

    “呼哧,呼哧,呼哧……”

    恒星轨道炮余晖渐渐散去,与之相伴的则是本该黑蒙蒙虚空战场上被抹出一片空白区域,二代巫师之王在表象之袍隐藏下喘息着,独臂圣体始祖也消失无踪。

    “不可能这么简单解决战斗,在哪里?”

    真理之面不停扫视着虚空战场范围,希望之棺超级机器人和威震天毁灭者、霸天虎毁灭者聚集过来。

    希望之棺超级机器人和威震天毁灭者已经伤痕累累,一大一小,希望之棺超级机器人是躯体金属扭曲综合交错,到处都是以独臂圣体始祖拳头轰击为中心扭曲出的数千米拳印,而威震天则同样百米高度,体表充满光泽质感的表层则是宛如褶皱的树皮,同时小半躯体金属细胞已经彻底粉碎,失去构造力。

    至于霸天虎,这个被独臂圣体始祖一圈撕成两半的家伙,正在金属火种粘合中渐渐连为一体,此时反而保持着最好的状态。

    嘀嘀嘀嘀!

    正在这时,天网讯号中传来普米罗修斯分身的呐喊,高呼道:“导师,那位深渊始祖被天基歼星炮轰落到我们支援的路上了,现在我的一具分身正在和上任一环、二环封印巫师、以及魔娃娃联盟主宰、华帝两字之光战区副统领一起应对,其他支援过去的封印巫师还在向你那处虚空坐标赶去!”

    二代巫师之王愕然,这么巧?

    “知道了,我马上支援过去,你负责通过天网通知所有支援巫师新的虚空战场坐标,那个家伙状态如何?”

     二代巫师之王再次站在希望之棺超级机器人头顶,一边以磅礴魔力催动金属火种,加速修复这个超级机器人巨物,一边指挥者速度更快的威震天毁灭者、霸天虎毁灭者先一步支援过去。

    “等一下!”

    突然,水晶球光幕那边,普米罗修斯叫停了正欲支援过去的二代巫师之王,二代巫师之王真理之面下三色光眸一怔,不解之色。

    透过水晶球光幕,能够看到魔娃娃、华帝量子之光、水晶棺中的一环真灵巫师、二环真灵巫师正在与那个魔气冲天中的可怖怪物战斗着,周边区域从天基歼星炮下幸存的低级生物军团正在大面积溃逃撤离开真灵魔祖的战斗波及范围,普米罗修斯低沉道:“这位深渊始祖再强,也只是一人一拳而已,但若是导师能够在更广褒战场施展能力,发挥出巫师撬动规则改变战场格局的能力,这位深渊始祖一定会主动寻找导师的!因为它的毁灭速度,远远不及导师你!”

    二代巫师之王看向水晶球光幕中,四名正在全力奋战的真灵巫师和联盟主宰,明白了普米罗修斯的意思,为了阻止更大牺牲只能作出一些放弃了!

    “知道了。”

    声音沉重,二代巫师之王一声叹息。

    看了看身下伤痕累累希望之棺超级机器人,竟不再耗费魔力修复,随着一声无力长嚎,偌大希望之棺超级机器人身上的金属火种经好似被二代巫师之王鲸鱼吞水般,纷纷集中到了二代巫师之王左手。

    “呼”的一声,银白色金属火种在二代巫师之王手中熊熊燃烧着,手持真理平衡魔法杖,真理之面下三色光眸看向辽阔虚空战场。

    “单对单,吾不及你,但若是论对于战场的影响破坏力,你既然亲身降世,从幕后走入棋盘,也终究只是一颗棋子而已!”

    说完,二代巫师之王径直冲向了茫茫虚空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