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两千零五十三章 深渊战场(五十八)

    永恒天空之城战斗形态转变,乃是由内部的构造变化造成了外部形体的变化,这个由无数巫师们经历漫长岁月创造的战争奇迹,正在渐渐展现出它空前恐怖的一面。

    咻!咻!

    从永恒天空之城内飞出的三星真灵巫师、四星真灵巫师,恰巧发现了一位无相魔祖弥漫着汹涌魔气,从一团团空间要塞猎魔巫师军团缝隙中冲出的一幕,“邪邪邪邪邪邪邪”暴虐笑声中,渐渐抵近永恒天空之城另一边。

    “恩!?”

    四星真灵巫师见此一幕,本能作出反应,却被一旁的阿修罗阻拦下来。

    四星真灵巫师不解的看向阿修罗,不知为何要阻拦自己,阿修罗则毫不在意样子,满目嘲讽看着那个孤身前来无相魔祖道:“就一个而已,即使施展出深渊召唤又能干什么,里面的守备巫师军团和机械傀儡、战争机器人储备你也知道,况且这是开启了40%左右战斗模式的永恒天空之城,它是来自寻死路吗?他所能做的,最多只是带回一些情报而已,我们现在所需探查的情报同样重要。”

    说万,阿修罗便率先前深渊始祖战场坐标方向飞去。

    一旁的四星真灵巫师虽然跟着飞了过去,途中却又不放心的回头看看,接下来的场面却让这位真灵巫师不再多想,专心致志朝着前方虚空飞去。

    这位时时刻刻散发出惊人魔气的无相魔祖,在冲破前方空间要塞猎魔巫师们布置的庞大防御体系后,负责拦截的猎魔巫师军团们追击了一段距离后被对方拉得越来越远,便不再追击,同一时间,在永恒天空之城中得到相应情报负责拦截的巫师军团汹涌而出!

    由最精锐的猎魔精英构成,仿佛蜂群般从永恒天空之城内部汹涌而出,被战前挑选出来的最有潜力圣痕巫师率领,与此同时两樽普米罗修斯水晶棺也从永恒天空之城内“咻”、“咻”飞出,铺天盖地鸡蛋壳般的圆球仿佛孢子般喷出,随着连绵不断的“咔嚓”、“咔嚓”声,这些鸡蛋壳打开后,崭新的金属机器人们纷纷苏醒。

    不仅仅是普通战斗机器人,液态机器人和更高级的黑色终结者、诡晶终结者同样掺杂其中!

    至于一艘艘快速反应战斗机群和空间要塞战斗编队,也在从虚空方向,协同着永恒天空之城一座座所谓的副炮,对这个来犯之敌展开了前期攻势。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眼花缭乱的超密集火力网交织,当那一束束300万度到1500万度不等的所谓副炮覆盖过来的时候,来犯魔祖自然被这般可怖反击风暴彻底震撼了。

    这哪是什么副炮,永恒天空之城上所谓副炮在别的战争平台上,甚至要超过主炮的攻击威胁!

    至于那些密密麻麻战争军团,这位无相魔祖“邪邪邪邪”暴虐笑声几乎是戛然而止,在初步领教了这座永恒天空之城防护信息后,几乎头也不回便逃了回去。

    确实如三星真灵巫师所说,这位只身前来无相魔祖所能做的,仅仅只是获取到一些永恒天空之城战争情报罢了。

    ……

    独臂圣体始祖开辟的战场上。

    作为站在深渊文明至高金字塔最顶端的三大强者之一,在漫长的历史中,他曾接触过太多的所谓强者,太多的特殊生命体,数之不尽的神话传说,但在它眼中的真正强者,屈指可数!

    如今可以再加上两个,巫师之王和眼前的世界树。

    嗡……

    独臂圣体始祖一拳轰在命运杠杆魔法杖上,无限时空之力卸去了大部分冲击,更重要的是世界树那无与伦比底蕴,它乃是一方大世界!如此,化作慈祥老婆婆的世界树仍旧是那般笑容满面,没有丝毫变化,甚至连脚步都没有退却,看着这个除了初代巫师之王外她所见过的最强大生命体。

    世界树虽然有信心,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只要恒久的战斗下去,失败得必然是对方,自己的无穷无尽自我循环世界规则底蕴一定能将对方活活耗死,但从另一方面也显示出,世界树对于这位深渊始祖也并没有太好办法,无法形成强有效致命威胁。

    七彩光辉跨越战场,似乎没有尽头,命运杠杆魔法杖在世界树的手中,宛如握着无尽世界维度规则的须根,高大从容。

    “此次战争,深渊的获胜希望渺茫,你究竟为何委身于巫师?加入深渊,接受魔化,我愿奉你为第四始祖!”

    独臂圣体始祖已经和世界树单对单足足纠缠了几个沙漏,却仍然没有丝毫结果,想绕过对方同样行不通,那柄魔法杖已经锁定了自己周围的时空!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对手,独臂圣体始祖清楚的知道。

    “不是深渊失败了,只是你失败了。至于始祖不始祖……对于我这样的存在又什么意义?”

    对于世界树而言,一次旅行、一次休息、一次会议、一次任务,哪怕是现在的一次战斗交谈,都只是她享受真正自由的一部分,体验真正活着的快乐,每一个细微末节的变化,都让她感到了前所未有新奇,而非陷入局中会产生种种极端情绪。

    从某个方面来说,她已经完成了超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没有任何遗憾了。

    “哼哼,我的失败就等于深渊的世界,谁不知道次元征战的尽头是永恒的绝望,根本没有出路,都只是这个维度盒子骗人的东西。”

    独臂圣体始祖说完,继续动身,不知道多少次与这位世界树老婆婆正面交锋了,但越到后面便越是绝望,也越是看淡这一切。

    从各个战场传来的信息总结后,独臂圣体始祖实在找不到能够胜利的关键节点希望。

    不可否认此次袭击对这只巫师军团带来的巨大创伤,但与之相对,深渊军团的创伤则更加巨大,随着这里的军团对于深渊文明总体而言,并不会因此而伤筋动骨,却决定着深渊文明的历史前进方向。

     始祖御驾亲征,深渊魔族们悍不畏死誓要完成此次偷袭,再加上才刚刚对十三世铁血女皇成功完成狙杀,信心爆崩的深渊魔族们在于巫师的激烈战斗中,谁不都远后退半步,造成的结果就是这场空前伤亡的史诗战争。

    但这场战争还远远没有结束,胜利者将摧毁失败者的所有翻盘希望,屠杀还未真正开始。

    ……

    “砸吧,呼嘘……咳咳咳咳。”

    水晶棺已经彻底破碎,二环真灵巫师颤颤巍巍拿起一根烟杆,在嘴边砸吧了一口后吐出,“咳咳咳咳”起来。

    脱离水晶棺保护,二环真灵巫师的肌肤在接触到无尽世界规则能量后,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老化,新陈代谢般脱离。

    不仅仅是肌肤,从内到外所有的细胞都是如此,失去生命厚度的二环真灵巫师仿佛一张纸,一张腐朽的纸,正在被无尽世界的规则搅碎,溶解进时间长河历史,不再有一丝一毫任何痕迹。

    “吸烟对你现在身体不好。”

    豁然,阿修罗在二环真灵巫师身后低声道。

    一旁四星真灵巫师见到这位曾经掌控巫师世界资源调遣,于金字塔最顶端傲然屹立的真灵巫师,如今竟然萎缩得像只佝偻瘦猴,连烟杆都拿不稳的样子,不禁心如刀割,紧咬着牙齿,努力不让触及心底的软弱表现出来。

    二环真灵巫师已经完全无法察觉到阿修罗生命气息了,听到声音后才缓缓转过头,看不清的浑浊眼睛勉强分辨出身后之人,想要从容一笑却变成了干咳,甚至因为这几声干咳几乎快要断气,被阿修罗一只手搭在肩膀上输入少许万能之魂补充后才稍稍好了些。

    “不要浪费万能之魂了,没有用的,这是命运,是无尽世界的惩罚,想要与它对抗,必然会遭受到惩罚,没有人能够逃过这一劫,越是挣扎结果就越悲惨。”

    腐朽眼皮看了眼永恒天空之城方向,老巫师道:“他和上任六环真灵巫师一样,都躲不过那一劫,恐怕还会更悲惨,咳咳咳。越是强大就越是接近尽头,无奈得是却不得不追求更强大,这是为什么……”

    老巫师不再看向阿修罗,自顾自的拿起烟杆又狠狠地吸了一口,幽幽道:“是普米罗修斯派你们来探究深渊始祖奥秘的吧?去忙你们的任务吧,我这个老家伙虚伪了一辈子,活在金币上一辈子,死前再也不想伪装什么了。还记得小时候,明明喜欢闻烟草的味道,被父亲询问后却偏偏说自己不喜欢,结果一辈子都活在了自己对自己编织的虚伪中,咳咳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