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两千零五十八章 深渊战场(六十三)

    拥有万能之魂生命厚度,想要将无相魔祖像那些低级魔族般随手拍死,绝无可能。

    不论独臂圣体始祖,还是此刻的永恒天空之城金属真身普米罗修斯,两者虽然都拥有了超乎寻常力量,但所能对主宰们造成的攻击上限,至多也就是让主宰们死亡一次后再以万能之魂恢复,再将这般形式无限循环下去而已,直至万能之魂耗尽。

    本着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出发,普米罗修斯自是将目标锁定在了八位魔祖中,最强的劫暴魔祖身上!

    虚空中退开一大步,所转化的空间距离大概需要这些魔祖们50沙秒才能接近,普米罗修斯看向这些继续顽固冲来的魔祖们,它们所能探查到的,仅仅是自己前腹处微不足道金属之躯吧?

    至多只是占了自己体魄面积的千百分之一而已,却在自寻死路着。

    此刻普米罗修斯对于体内巫师们的感觉,好似对于自己血液细胞的熟悉,双眸看到的信息传到体内巫师,下一刻,站在更高级视野层次指挥下的副炮群便“轰隆”、“轰隆”爆发了,副炮的封锁角度环环相扣,让这些魔祖们不禁表现出相当狼狈,疲于应对。

    而就在此期间,那只金属大手又从虚空黑暗深处突然出现。

    “小心!”

    急剧上升的时空压迫力,让两位被锁定的魔祖如临生死大劫,其中这位千米真体魔祖显然要灵活许多,“咻”的一声,以令人惊叹的速度急速冲刺着,在其堪堪逃出金属大陆的笼罩范围后,强劲时空压迫风暴甚至刮痛了它的肌肤。

    回头望去,勉强看到另一位开启万米真身的魔祖“啪”的一声,被金属大陆拍出视野范围的虚空尽头。

    如此强劲冲击力,那位魔祖即使开启完全体真身,也必然将造成死亡恢复级的万能之魂消耗了。

    然而,这位死里逃生魔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流露出一丝庆幸,却见这座停于虚空的金属大陆猛的翻转,骇然惊悚中这位魔祖转身就逃,却被身后快了不知多少倍的金属大陆追上后,“啪”的一声,周围可怖时空压迫力中,这般贴着金属大陆表层瞬息过后,又“咻”的一声,随着金属大陆速度放缓,这位魔祖被灌冲力送入虚空深层。

    身上的灌冲力实在太强了,千米真身深渊魔族被“咔嚓”、“咔嚓”一点点挤压成了不到百米。

    体表细胞在不断崩溃着,为了防止这般崩溃蔓延到体内造成死亡级万能之魂耗损,它必须不断以万能之魂修复体表细胞,但这般不断积累下来,损耗的万能之魂,也基本与死亡一次差不多了。

    咻!

    漫长距离虚空正在被自己快速滑过,沿途时空震荡轻易便震死了附近的无辜小巫师,紧接着来到深渊魔龙军团与猎魔巫师军团的交战前线,一座空间要塞被其从千米之外滑过后惨遭波及,巫师罩像扭曲的泡泡,边缘处金属融化开来。

    “啊……”

    最惨的则是这位正在施展深渊召唤的无相魔祖。

    前方时空之门源源不断涌出深渊魔龙群,补给到前线正在和猎魔巫师交战的深渊军团中,发出“邪邪邪邪”暴虐森寒笑声,然而下一刻,还未来得及有任何反应,“嘭”的一声时空之门就被撞碎了,紧接着这头无相古魔眼前一黑,四分五裂躯体的生命意识渐渐溃散。

     沿途又撞坏了两艘深渊战列舰,甚至连深渊军团后方的深渊之城也在视野中渐渐远去,这位无相魔祖身上被附着的灌冲力才终于被渐渐磨灭,“咳咳咳”胸前獠牙巨口不住吐血,跪于虚空,环视着周边空荡荡虚空,遥遥感应着远方的能量波动处,口齿苦涩。

    自己,竟然从战场中直接被拍出了此次文明之战战场的最外围区域,如此距离,就是自己重新赶路过去也不知道需要多少深渊血时了。

    远方密密麻麻的虚空蠕虫涌动着,这里的能量波动是他们最渴望的养料。

    另一边。

    集中精力拍飞一位无相魔祖后,又半转身将另一位避开的魔祖甩向茫茫黑暗虚空,眼前的毒蜂越来越少,普米罗修斯反手另一个巴掌继续横扫过来,同样有所收获,“啪”的一声,再次将一位无相魔祖抽飞了。

    就这般,劫暴魔祖身边的追随者越来越少,而自己即将抵达永恒天空之城体表的时候,那座已经近在咫尺的金属大陆,赫然又一个模糊,出现在视野尽头的灰暗虚空,自己仿佛一只蝼蚁,被这个不能理解的未知力量玩弄着。

    感受到周围不断上升的时空挤压,肩头上猕猴不安的“吱吱”叫着,劫暴魔祖示以宽慰,将其轻轻捧在手中抚摸,缓慢动作中充斥着无比柔情,猕猴在惬意享受中毒蛇一样尾巴也表现出顺从样子。

    突然!

    劫暴魔祖在猕猴彻底放松下来后,“嘎吱”一声,竟将其猛的扔进胸前獠牙巨口中,在其还没有来得及作出过多反映时便“嘎吱”、“嘎吱”咀嚼咬碎了,汁液溢出,并无比沉痛道:“我不能再保护你了,就让你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吧!”

    随之劫暴魔祖张开双臂,在无穷绝望中已经不打算再做无意义反抗了,就这样无所畏惧的原地伫立,迎接着即将到来的袭击,准备承受和其他几位魔祖一样的结果。

    然而……

    “啊!”

    然而,随着两块金属大陆死死扣在自己真体上,却并没有继续下去,也没有想象中被拍飞的场景,真体所承受的莫大痛苦,让劫暴魔祖本能咆哮出声,从幻想转为现实。

    究竟是怎么回事!?

    普米罗修斯永恒天空之城金属真身,大拇指和食指小心翼翼将劫暴魔祖捏住后,缓缓的搓了搓,魔祖真身自然不会被这般随意搓死,普米罗修斯能够清晰感应到手指间的细微变化,宛如自己的肌肤一样,包括于无相魔祖在自己手指间的挣扎,微微的痛觉和痒痒,所有的一切都通过规则传导至自己的意识中。

    永恒天空之城真体不是一个钢铁铠甲外壳,这是一层金属真身,是普米罗修斯意识的扩张延展!

    “呵呵……”

    对于自己的实验满意极了,微微一笑,随着普米罗修斯食指与大拇指的力道加大、“噗”的一声,甲壳被自己碾碎的感觉传来,张开手掌随意搓弄了两下,黏在手指上的主宰残躯一个恍惚消失不见,同时劫暴魔祖在附近虚空完好无损复生。

    此刻劫暴魔祖,已经清楚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一切,那是真正的绝望。

    那些巫师并不打算向对待其他魔族一样,让它拍飞驱赶出这片中心战场,而是打算一次一次的消耗自己万能之魂,将自己彻底沦为历史。

    可悲的是,自己甚至不知道所面对的敌人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