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两千零六十章 深渊战场(六十五)

    嗡,嗡,嗡,嗡,嗡……

    世界树手中命运杠杆一次又一次拦截下独臂圣体始祖攻击,以命运杠杆魔法杖和自己惊人体魄底蕴化解了对方力量,就好似一位陪练,让这位走入极境永不回头的魔族始祖尽情发泄着自己的力量。

    然而,这些天下来,世界树敏锐察觉到这位魔族始祖的一些变化。

    “你好像比之前变得强了。”

    当然,世界树所指的强,只是一个象征意义,相差得仅仅是几千度、上万度而已,对于两人之间的处境状况不会有任何改变。

    “邪邪邪邪,你发现了?”

    一拳接着一拳从不停歇的独臂圣体始祖,终于停下了拳头,同时连续几天不停战斗也让这位魔族始祖有了微微喘息。

    与此同时,不再以生命层次、细胞能量的方式观察,仅仅是以表象形态来看,此刻这位独臂圣体始祖赤+裸百米真体,竟像只皮包骨头的饿死鬼似得,“呼哧”、“呼哧”喘息着,瘦得甚至能够看到下面的肋骨缝隙。

    世界树老婆婆作出不解表情,不明白这是为何。

    “呼哧”、“呼哧”不断喘息,但这却并非疲倦,而是饥饿,独臂圣体始祖喘息中“邪邪邪邪”笑着,看了看自己的独臂之拳。

    “吾自从踏入极境,成就始祖,已经有太久没有像现在这般肆无忌惮战斗了,邪邪邪邪邪!你猜的没错,我的拳头乃是极境造化,只要能够激起我的全力战斗,虽然每一拳的表现形式不同,上下波动较大,但必然会超越曾经的潜力,永远成长下去,永远没有尽头!理论而言,终有一天我能够打爆所见到的一切,邪邪邪,邪邪邪邪邪邪邪!”

    世界树老婆婆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却道:“不过依我看,你还没有打破次元,就要先被饿死了,你的细胞复核太大了,他们在相互吞噬。”

    然而独臂圣体始祖却不以为意,暴虐道:“细胞终究臣服于意识,就像你的那些生命精灵,终究臣服于你,但你体内的那些细胞不同样在相互吞噬吗?”

    世界树老婆婆似乎不想再和这位深渊始祖争论了,作为联盟主宰,它自然也知道了永恒天空之城开启100%战斗力的消息,平静道:“你该换换对手了,巫师们可不放心你再这般继续下去,只要你还没有离开或者死亡,这场战争巫师就没有取得真正的胜利。”

    “邪邪,是指永恒天空之城吧?那些小家伙们已经告诉我永恒天空之城遭遇了,我也倒想要看看巫师们视作最后底牌的东西,究竟有怎样威能,究竟能否让我这拳头退却。”

    暴虐邪笑声中,独臂圣体始祖看向战场核心方向,低沉道:“虽然没有看到,但我却似乎已经隐隐感受到那里让人兴奋颤栗的强大气息。”

    恩!?

    正在独臂圣体始祖说话间,拥有着比寻常魔祖更敏锐洞察力,洞察范围也要大得多,由于独臂圣体始祖一直处于命运杠杆魔法杖的时空束缚锁定范围,时空压迫力极为稳定,几乎没有波动,因此周围不断上升的时空压迫力第一时间被其清晰察觉到了。

    紧接着,仍在遥远虚空的永恒天空之城金属大手也被其察觉到。

    “那是什么?”

    对于低等魔族而言致命的时空压迫力,对于独臂圣体始祖而言却几乎难以察觉,他所在意的乃是巫师们是如何操纵这等体积的金属大陆,又是为何开发出如此怪诞的战争方式。

    “普米罗修斯,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去清理外面的战场,争取早日结束这里的战争。”

    说着,世界树老婆婆竟收起了命运杠杆魔法杖对于独臂圣体始祖的时空束缚,也似乎不再喜欢这张慈祥老婆婆的面容,面庞和身材的慢慢变化中,逐渐变成了一副十七八岁少女样子,高挑身材,马尾辫,嘴角一颗美人痣,俨然一副还未彻底长成的美少女形象,引人浮想联翩。

    清纯妩媚“嘻嘻”一笑,手持命运杠杆魔法杖的世界树在浩荡磅礴七彩时空光辉中,渐渐消失。

    而这边,独臂圣体始祖面对着永恒天空之城金属真身,那只缓缓拍落手掌,明明能够逃离开这座它眼中的金属大陆笼罩范围,此刻却表现得魏然不惧,迎难而上,在那“邪邪邪邪”暴虐笑声中,皮包骨头枯瘦拳头硬碰硬的轰了上去。

    一方是只有百米的渺小黑点,微不足道,另一方却是无边无际的金属大陆,甚至这座金属大陆也只是其真体的冰山一角而已。

    两者都带着无能退却的理由和自信,彼此迎了上去。

    嗡……

    浩浩荡荡时空波纹,以那个狞笑的渺小身影与金属大陆之间,“嗡”的一声排山倒海般荡开了。

    手掌心的刺痛感,普米罗修斯于虚空中的硕大金属头颅,眉头微微一皱,手掌心的难以置信冲击力让他感觉拍到的不是一个小不点,而是一枚钉子,甚至被这般惊人灌冲力顶得微微震颤了。

    另一边,以独臂圣体始祖为中心,金属大陆在“嗡”、“嗡”的时空挤压声中,被其一拳轰到的表层,正在发生着大面积扭曲,独臂圣体始祖的表情却也在这般过程中,由最开始的暴虐、自信,再到后来的僵硬、愕然,最后变为挣扎、不甘,“咻”的一声倒飞出去。

    “啊……”

    虚空滑行过程中,独臂圣体始祖不断以自身力量卸载掉被永恒天空之城施加的冲击力,甚至由于独臂圣体始祖过分挣扎,对于身体细胞的负荷实在太大了,皮层表面的毛孔因此而大面积淤血,直到飞出数十万米停下后,“呼哧”、“呼哧”喘息声已然将它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逼到极限。

    另一边,普米罗修斯看向自己手中心的凹槽,大约相当于一颗花生粒,印在手掌心正中央。

    痛觉让普米罗修斯产生本能愤怒,虚空深处的金属双眸在看到独臂圣体始祖堪堪停住后,猛的一吸气,另一只金属手掌作出向后蓄力的姿势,在独臂圣体始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便“嘭”的一声,一巴掌过后,在眼前彻底消失了。

    轰!轰!轰!轰!轰!轰!轰!

    数十道从300万度到1500万度不等的副炮追击过去,将那个小黑影淹没。

    普米罗修斯再次看了看手掌心伤口,虽然体内的猎魔巫师们正在竭尽全力修复着,但对于普米罗修斯花生米般微不足道小伤口,对于猎魔巫师们而言,却几乎等同于数百座山岳,想要短时间彻底修复何其困难。

    如此,普米罗修斯在天网特殊频道中呼唤着二代巫师之王。

    “导师,回来吧,借助于你的金属火种现将这位魔族始祖彻底压死或驱离战场,尽快结束这场战争。100%战斗模式的永恒天空之城能量消耗实在太大了,站在这个高度,我已经感受到初代巫师之王、黑巫王和上任六环真灵巫师所恐惧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