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两千零六十五章 五十年后

    五十年后。

    偌大虚空,猎魔巫师们从来没有想过,有那么一天自己竟然会是以这样的方式,杀戮着让远古巫师们饮恨战败的无相古魔们,或者说那些无相古魔的后裔,深渊魔族。

    “导师,那些深渊魔族能逃的都逃了,没能逃的都已经被彻底留下,这片虚空战场我们也没有什么好眷恋的了。”

    一艘虚空母舰走廊的玻璃窗前,肖煜申在一环真灵巫师身后,凝望漫漫虚空,低沉道。

    这位小巫师之所以起了这般名字,同样也是因为他的导师,一环真灵巫师。

    五十年前,猎魔巫师们与深渊魔族的战争初步奠定胜利之时,从刀锋魔祖、癫邪魔祖、独眼开天始祖降临投影战场离开后,西尔瓦娜与初代巫师之王格林投影漫游虚空,随意畅聊着,陪伴这束初代巫师之王意识投影走过最后的几个沙漏时光,却没想到在两人随手挽救的一座空间要塞上,竟然救了一位襁褓之中婴儿。

    当西尔瓦娜和初代巫师之王意识投影救下这个婴儿后,遭受到深渊魔气侵蚀的他已经奄奄一息,父母在混乱中也已经不见踪影,想来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就这般,婴儿被一环真灵巫师救下,也许是因为胜利在望的喜悦,当场便收下了这名弟子,并起名肖煜申,似乎是因为纪念仙域遗迹的某些故事。

    五十年过去。

    这名小巫师虽然已经长大成人,但在巫师世界教育体系下,还只是个学习基础的小家伙而已,更何况他的导师非同一般,自是更加严格。

    “是啊,能杀的,都被猎魔巫师们杀干净了,死在这里的无相古魔怎么也有几千万头了吧。”

    西尔瓦娜喟然长叹,似乎在回忆着巫师世界第二次文明之战时期,那时候的她还只是一个不堪世事四级小圣痕巫师,在远古巫师们不断创造的一个又一个奇迹中成长,随着一座座天空之城世界铸造完毕后疯狂扩张世界群落的黑暗辉煌阶段。

    那个时候,每一名巫师都陷入了让人癫狂的骄傲中,自以为掌握了打破一切枷锁束缚的无与伦比力量,站在如今的角度来看,却是那般无知。

    而那时的自己也是其中一员,陷入到癫狂傲慢的怪圈中。

    直至第二次文明之战战败,曾经陪伴自己征服一个又一个世界的朋友们被无相古魔无情杀戮,西尔瓦娜慌乱中逃入虚空,九死一生,开始入了漫漫流浪岁月,直到第三次文明之战前找到了现在的巫师世界。

    此时,在面前的这般茫茫虚空中,有没有也像自己那个时候一样的古魔呢?

    “几千万深渊魔族,恐怕已经抵得上六族议会几个纪元杀戮的总和了!像这么大规模的胜利,六族从深渊之战开启至今还从未有过一次,伟大的二代巫师之王它们恐怕都已经忙坏了吧,呵呵。深渊魔族不同于我们巫师,即使十几亿、几百亿消耗巫师也撑得起,它们的数量可是远远不及我们巫师。”

     肖煜申满脸骄傲,话语也变得轻快起来。

    有这么一位导师在,虽然学习压力无比沉重,但生存问题却是一点不愁,小怜和孽云自是对其也关照有加,也让他的视野层次在小小一级巫师阶段便站在了极高境界。

    西尔瓦娜作为巫师世界启蒙学堂的创造者,对于学习教育自是有她的方式,更注重于修心和品德教育,如今巫师世界的暴虐戾气日益趋弱,理智文明渐渐成为主流,和她有最直接关系。

    听到身后肖煜申这般话语,西尔瓦娜没有回头,只是用喃喃自语的语调低沉道:“在初代巫师之王以前的巫师世界,其实也好不到哪里……”

     就像肖煜申猜测的一样,二代巫师之王很忙,非常忙。

    母巢文明,诡化师文明,铁血星河文明,梵语金刚文明,冰霜吞噬兽文明,无极神盟之间的利益分配拉扯纠葛,好似在打地鼠一样,没完没了,没有尽头,每天的使者交流争论,烦不胜烦。

    在这下面,还有数十个类似于虚空复仇者、雷泣部族这般的小族群,在各大族之间摇摆站队,此时巫师联盟气势正盛,威势无双,六大族群难以争锋,一时之间纷纷趋利而来,接踵而至。

    在这上面,其他深渊战场的使者也有所传闻后,纷纷踏来探究深渊魔族底细,九斗文明、南殃降头协会、雾隐文明、位面监察者文明、万兽联盟、邪龙世界群……

    甚至于连二代巫师之王也未曾听说过的一些文明,也在得到深渊溃败、始祖逃离消息后,开始对巫师联盟主动接触。

    类似于此时二代巫师之王眼前的这位冥魂者,巫师世界便是闻所未闻。

    “冥魂世界,位于邪龙世界群与大谷粘远古遗址之间,由无边无际的世界碎片光带包围,在那个时空虽然也算是威名赫赫,但距离这里实在太过于遥远了,我通过月牙之门时空跳跃到这里竟然耗去了七十九亿度能量石,距离这里更遥远的巫师世界没有听说过,倒也正常。”

    此刻,这位冥魂主宰,竟然在一盏蜡烛的火光中凝聚成形,与二代巫师之王畅谈着。

    二代巫师之王左右,一圆真灵巫师、三星真灵巫师端坐,均在以自己的方式对面这个奇异生命体进行着感知。

    不得不说,在截然不同规则世界群中诞生的生命体,生命的存在形态也是截然不同,这位冥魂主宰在二代巫师之王眼中,竟有了一些虚幻世界的投影牵连,它所山发出的自然辐射,对于巫师世界普通生命体危害极大。

    “桀桀,巫师愿意与任何没有利益冲突的文明交朋友,关于独臂圣体始祖的确切情报,我会通过水晶球光影意识传导方式,给你一份,冥魂世界关于深渊魔族开拓时空之门的情报,我也收获下了。”

    二代巫师之王手下的,是一缕绿色火焰,它的燃料则是耗尽能量的晶石粉尘。

    接过水晶球后,这团烛光鬼脸将水晶球包裹起来,露出欣喜之色,阴森森道:“深渊魔族之中,万法迷踪始祖是最远古的始祖,但最为诡诞的却是那位独眼开天始祖,据说它的魔眼能够看到一些更高纬度之外谜团,并牵引出许多无法言明的伟力,也正是它在一直主张深渊世界进行次元远征。”

    阴森过后,又是一抹贪婪,烛光鬼脸叹息道:“多么美妙的眼睛啊。”

    另一边,戴着真理之面的二代巫师之王嘴角略微浮现出一丝冷漠不屑,嘴上却道:“使者横跨如此漫长虚空,想来还没有彻底从时空转化中脱离,可以现在这座空间要塞上歇息一段时间,领略一番巫师的异族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