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两千零七十三章 诡异登场

    诡化师世界召开的联盟议会,由于距离上次议会过去仅仅几百年时间而已,因此并未召集诸多小族首领,仅由七大族群首领秘密参与。

    此次会议,虽然在媒介师世界群举行,但真正发起者,却是巫师联盟。

    “深渊始祖战败,各大势力应加紧时间反攻所负责战区深渊势力,再组成联军攻破虚空星陨大世界碎片群的时空之门。”

    打着这般任务规划名号,二代巫师之王、诡化师智者、十三世铁血女皇、刀锋女皇、星空天神、梵祖、冰霜兽皇秘密再聚。

    七人密室,再无他人。

    三色光眸注意到刀锋女皇的不善目光,二代巫师之王真理之面下“桀桀桀桀”笑着,刀锋女皇冷冷道:“现在满世界都只知道巫师击溃的深渊始祖,谁又提起过母巢的功绩,你当初的承诺呢!”

    被这般质问,二代巫师之王仍然不动声色,神态没有半分变化。

    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二代巫师之王道:“女皇误会了,在下的的确确是向巫师军团通报了此次胜利乃是巫师与母巢联手的结果,但其他族群已经先入为主,我也没有办法。如今大敌当前,只是这些名誉问题的话,希望女皇不要见怪,毕竟在实际利益分配上绝对不会亏待母巢虫族的,这一点我以二代巫师之王身份发誓!”

    刀锋女皇愤恨,但通过此次和猎魔巫师联手,也算知道这个族群的真正恐怖,因此实在无法多说些什么。

    不过,名声威望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获得和失去所带来的价值,虽不好明确评估,却绝对真实存在,只是自己对此也没有办法了。

    “哼!”

    刀锋女皇道:“好处都让你们巫师占尽了,我看你们巫师在这么下去,早晚有一天会成为第二个深渊!”

    二代巫师之王听闻此言,三色光眸微微一眯,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诡化师智者赶忙道:“女皇陛下言重了。深渊是深渊、巫师是巫师,通过这些时间对巫师的接触,相信大家对于巫师也都有所了解,巫师是一个能够平等相处沟通的族群,不要因为一点点的利益纠葛破坏如今大好局面外界,我们的战争还没有彻底胜利……”

    议会乃是在诡化师世界群举行,这位诡化师智者当然尽量要维护此次秘密议会的顺利召开。

    对于诡化师智者的圆场,二代巫师之王一副受尽委屈样子,低沉道:“是啊,巫师们出生入死大败深渊,反而有错了,我说巫师联盟没来前这里怎么一直在失败啊。”

    一旁,作为此处深渊之战战场最大受害者的铁血星河十三世女皇赶忙道:“大家都少说两句,还是听听巫师之王这次秘密召集我们的计划吧。”

    星空天神借口道:“是啊,第一个深渊都没有解决,谈什么第二个深渊?”

    星空天神这般话语,其心可诛。

    二代巫师之王眼中戾气不加掩饰的看向星空天神,蔑笑道:“没有参与战争军团就自己溃败,牙尖嘴利东西,你以为此次议会,仅仅只是为了制定计划?”

    “你!”

    星空天神低沉冷冷道:“你想说什么?”

    二代巫师之王针锋相对看向对方,此时在场众人也都察觉到不对,纷纷让开两人,虽然对于这位星空天神的无所建树十分不满,隐隐察觉到一些异常,但因深渊之战却没人多说什么,此时我二代巫师之王既然明确出口,那想来必然是有所底细了。

    便是之前向二代巫师之王表现出极大不满的刀锋女皇,也缓缓退开了两人之间。

    星空天神庄严头冠下双眸环视在场众人,似乎因为二代巫师之王一句话,已经彻底站在自己对立面,便是一直没有多言的冰霜兽皇和梵祖也在静静看着自己,似乎在等二代巫师之王揭露什么。

    看来众人对于星空天神早已有所怀疑,只是碍于没有掌握实际线索,没有揭穿而已。

     二代巫师之王“哼”的一声,冷冷一笑,缓缓道:“你以为,你秘密派遣回去的那些属神有什么用吗?时代更替,你们早已被遗忘,成为无根浮萍,失去生命厚度,之所以还留在这里是希望通过战争创造一个新世界体系吧?”

    一字一句,二代巫师之王缓缓道:“因为你早已知道,属于自己的时代已经过去,回去不过是自寻死路。让我想想,深渊之战结束对于你们太晚了,恩……”

    自然而然的,随着二代巫师之王三色光眸看向铁血女皇。

    铁血女皇神色肃穆,金属头盔下双眸充满警惕的看着星空天神和二代巫师之王,现在的铁血星河文明却是以及距离灭族只剩下最后一步,已经有很多世界掀起了独立热潮,又被深渊和巫师战争占了一部分,即使如此,铁血星河的统治力也难以维持仅剩的这些世界统治了。

    “满口胡言!你想破坏此处联盟议会,独吞深渊之战后的胜利果实?”

    星空天神作出蓄势待发的咄咄逼人姿态,二代巫师之王也拄着真理平衡魔法杖站了起来,傲然道:“独吞神之战后的胜利果实倒是想过,破坏联盟议会却是你的想法吧!”

    嗡……

    星空领域瞬息扩散,从此处议会会场到整座摩天大厦、再到附近虚空甚至于周边数个小世界,星空天神王冠下双眸前所未有的愤怒,三对复眼微微一凝,旁边神使已经被这般神威吓得瑟瑟发抖,星空天神微微侧眸,“嘭”的一声,这个神使便无端消失了。

    “亵渎神威的东西,化为星空灰尘吧,哼!”

    冷哼之中,星空天神看向二代巫师之王,朝着周围五族首领低沉道:“我和他的事,你们谁要插手?”

    这般时候,自然没有人说什么,但若是这位二代巫师之王真的不敌,那就不一的了。

    三色光眸在神使消失处不停打量着,似乎被对方的能力惊奇,饶有兴致道:“不愧为掌握空间的人,竟将无限微观中的原子和原子核之间空间打碎,让其以绝对质量的方式存在,如果要是按照绝对质量计算,即使一小世界的绝对质量恐怕也只能占据汤勺的空间吧?”

    真理之面在第一时间洞察到对方的能力后,虽然强大诡异,但二代巫师之王却无所畏惧。

    “桀桀桀桀,可惜你真正要面对的敌人不是我。”

    随着二代巫师之王话语,真理平衡魔法杖“咚”、“咚”的敲了敲地面,一部电子智能手机出现,无数由0余1构成的符文团缓缓漂浮出来。

    与此同时,墙壁上的精致装饰画中,本该精致的画面却仿佛动画般,一位稻草人诡化师的嘴缓缓张开,紧接着,从里面走出一个金发男人,沧桑面盘,深邃双眸,环视大厅众人后,就这么一步一步一二维平面纸片的方式从画里走了出来!

    十三世铁血女皇、刀锋女皇、梵祖、冰霜兽皇,纷纷看向诡化师圣者。

     这里是由诡化师一族精心布着策划的会议会场,媒体之神的出现可以归结到二代巫师之王身上,但这个突然出现的诡异存在,又改如何解释?

    “摩天大厦开启了最高级别防御姿态,议会会场布置了六重媒介师所能达到的最高级结界,并根据之前获得的独眼开天魔祖能量污染特性做出针对,不要看我。”

     诡化师智者一边解释着,一边看向这张从画卷中走出的制片人,神情专注,严阵以待。

    “阁下是谁?”

     然而纸片人却对此无动于衷,看向星空天神对其能力特性稍有了解后,从容一笑喃喃道:“不愧是新旧交替之神,能力的完全克制,无尽世界进化的奇妙。桀桀桀桀,奋力挣扎吧,有的时候不努力尝试一下,你就不会明白那种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的真正绝望。”

    …………

     PS:这一卷是维度次元,不同维度次元的关系是由白鹭设定,但无尽世界内的时间、空间解释,可不是完完全全自我设定,确确实实有一定现今社会对时空认知在里面啊,所以前文才会在猎魔远征时有几十年血月设定啊,不要冤枉白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