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两千零七十九章 救援之举

    苍白的胡须,疲倦的双眼,那还长期遭受深渊魔气侵蚀的苍老肌肤,卡布奇诺二弟子希图尔已经被关押在这座深渊之城监牢两百余年。

    不同于其他族群的囚牢。

    关押元素巫师的囚牢需要特殊的禁魔处理,将魔力和元素之间的感应力隔绝,如此,元素巫师就像是失去牙齿的毒蛇,再无威胁。

    希图尔抬起双眸,看向金属栅栏外的两头深渊魔族。

    两头深渊魔族,都是两米左右体魄,黑烟从骨甲缝隙和胸前大口冒出,头颅平滑一片,站在巫师的角度来看,委实是一种完美暴虐、邪恶的生物,也完美符合巫师的审美观念。

    后面的诸多深渊变异体,将十几名巫师像奴隶一样束缚着,甚至有几位巫师衣不裹体,被这些身体强壮深渊变异物提着,似乎这两头深渊魔物在相互交谈争吵,希图尔知道,它们是在争论如何处理自己这些巫师囚犯。

    “莉莉卡娜!”

    蓦然,希图尔注意到被一条变异触手怪捆绑的女巫师,正是格林最先挑选的女巫师,见到这位熟识巫师也被挑出囚牢后,希图尔站了起来,双手紧握着面前的金属栅栏。

    女巫师仰起头,自是也看到了希图尔。

    剥夺了巫师最后尊严,一件像样的衣物都没有,莉莉卡娜嫩白肌肤在被滑腻触手怪卷起,无比狼狈,看到是对方后,莉莉卡娜勉强一笑道:“希图尔,我们也算实现了当初的诺言,一同死在这深渊战场上。”

    希图尔不知如何回应,无比苦涩看着已经折磨得不成样子的莉莉卡娜。

    “我说过不行就不行,再废话给我滚开!”

    突然!

    原本还在不断交流的两个深渊魔族,一名深渊魔族似乎厌倦了这般无休止耗下去,放出狠话,一时之间氛围变得有些压抑了。

    诡异的安静,有些可怕,老巫师在囚牢内静静等候外面的变动,他没有主导自己命运的权利。

     咻……

    嘭!

    这位放出狠话的深渊魔祖气势凌人站了小会儿后,突然,只见它“咻”的一声,这头深渊魔族竟化作一道残影瞬间消失在众人视线中,紧接着“嘭”的一声,撞到了千米外深渊之城厚重金属墙壁上,

    即使以四级深渊魔祖的强横体魄,竟也在顷刻间炸成漫天碎肉血雾。

    轰轰隆隆。

    高耸金属墙壁上,凹痕以这头深渊魔族撞击点为中心,“吱呀”一声仿佛麻花般扭开,龟裂凹痕蔓延开来。

    恐怖的暴虐气从这头深渊魔族身上散发出来,阴森暴戾,压抑得让人难以喘息。

    “找死!”

    声音似乎是从牙齿缝中挤出来,竟是一句巫师语?

    这名深渊魔族一个模糊,变换为人类巫师形态,脸色阴沉的几乎快滴出水,若是在游历时期也就忍了,对于深渊魔族,即使格林有心伪装也难掩愤怒,更可恶的是这头深渊魔族实在太不识趣了。

    “吱!”

     追随在这头深渊魔族身后的变异生物们这才反应过来,一只手持战斧的蚂蚁状甲壳类怪物一声鸣叫,被格林金色丝发下的暴戾眼眸瞪去,无形波纹过后,是二十几头深渊变异兽在面部无比惊恐的表情经,好似融化的冰淇淋,一块一块溃散开了。

    手掌张开血腥大口后,脱离胳膊跑去,眼珠不协调的转动着,似乎要从眼眶爬出来,却见腥红舌头一闪,直接钻进了一个眼眶,血光四溅,腹部“咕嘟”、“咕嘟”隆起,里面似乎有很多可怕的小东西相互攻击着,随时可能破腹而出。

    呜……

    牢狱中的突然变动,不仅仅让身后的巫师们目瞪口呆,便是格林岁在格林身后的三只变异怪物也没反应过来,

    宛如号角声的警报响彻深渊之城,隐隐能够听到密密麻麻翅膀拍动的声音。

    格林向后看了一眼,三名小变异兽简直吓尿了似得,瘫软在地上求饶,却还是免不了“嘭”、“嘭”、“嘭”三声,爆体而亡,漆黑血液将墙面染红,引得附近囚牢内的犯人们发生了大规模动乱。

    “敢问您是哪位真灵大师?”

    囚牢中希图尔问着。

    格林凝视着这些所谓禁魔装置,巫师之祖改变单位性质的规则下,这些禁魔装置竟变为了液体,抓在禁魔栅栏上的希图尔没反应过来,从囚牢中直接趴了出来,险些摔倒在地。

    “希图尔!”

    莉莉卡娜扶住了虚弱的希图尔,虽然她自己同样十分虚弱。

    “你导师的导师。”

    格林翻个白眼,无趣的解释着,随即洒出一片元素之云,将这些衣不裹体巫师恢复些尊严,带着众人向前走去,不停解救着牢狱中的囚犯们。

    “我导师的导师?我导师的导师可是伟大……”

    说到一半,希图尔张大了嘴巴,颤颤巍巍的看着前面格林闲庭若步身影,一只手指着,却说不出话来。

    “是越狱还是劫狱?”

    “好像是劫狱!”

    铺天盖地的漆黑蝙蝠群,刺耳怪叫声中黑压压袭来,一名才逃出的铁血战士还没来得及过多反映,便被黑暗暗蝙蝠群分解成无数碎片,瞬间吞噬一空。

    “邪邪邪邪邪,竟然有人在深渊之城内劫狱?自寻死路!”

    汹涌蝙蝠群中,一位深渊魔族尖锐大笑着,格林转身看了那边一眼,吱吱吱吱吱吱,瞬息之间,亿亿万万之蝙蝠向秋风落叶般,生机全无,从空中飘落。

    上一刻还在嚣张邪笑的六级魔族,下一刻却双手拄地趴伏大口喘息,发自内心心地的颤抖。

     “啊……”

    只来得及一声尖叫,一道蔚蓝色精神力光斑穿过后,被彻底分解掉了。

    另外两个应急快速支援魔族,其中一个恰巧拐弯看到这一幕后,猛的停在原地,这种感觉,仿佛是看到了一位伫立在面前的擎天巨人般,有所漆黑锁链“哗哗啦啦”响动着,那是颤抖的频率。

    “哈哈哈哈,哪里跑!”

    另一个转角包抄过来的魔族显然并未察觉到这边发生的一切,狰狞兴奋邪笑着中来,身后还跟随着大批牢狱守卫变异兽。

    格林头也没回,一道斥力冲击波后,“嘭”的一声,又是一道残影撞在厚重金属墙壁上,扭曲出一个大坑,血雾四溅。

    咕嘟。

    被格林解救出来的巫师们咽了口口水,其中也不乏铁血战士和诡化师以及少量异族,大批量的低智慧虫族格林自然没兴趣了。

    “师祖,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希图尔已经从先前的震惊中缓过神,小心翼翼问道。

    格林愤懑道:“本来只是随意路过参观下,听说一位魔族十分强劲,给普米罗修斯找点事,恒星轨道炮闲着也是闲着,恰巧看到你们而已,如果没看到你们,想来用不了多少时间,你们就要和这里的魔族一起被轰成渣了。”

    嗡!嗡!嗡!嗡!

    隐隐之间,四道主宰锁定,将这座牢狱时空彻底封死,主宰时空封锁足以限制一方中等规模世界的时空沟通,更何况区区一座钢铁牢狱。

    若是格林一人自是没有任何问题,强闯偷渡都轻松自如,但若在加上这些小巫师的话……

    回头看了眼后面稀稀落落囚犯,大约四五百人的样子,虽然还有很多没救到,只能怪他们运气不好了。

    “站近些,我把你们时空转移出去。”

    一名被格林救出的五级诡化师虚弱道:“没用的,深渊之城被深渊魔气笼罩,再加上这里的特殊设计,如今又被深渊魔祖们时空封锁,任何时空沟通手段都不可能完成,只有强闯出魔祖时空限制范围,才有一线生机。”

    格林没有应答,深吸一口气后,感应着九级生物才能寻找到的神秘之力意识。

    渐渐的,一丝难以言明异样笼罩在周围回空。

    “真理奥义,维度次元,夏。千寻℃神秘之力投影召唤术!”

    随着格林的低沉喃喃,豁然,金属囚牢的百余米高度光滑墙壁上发生大规模扭曲,四周灯光也为之熄灭,一张金属面庞渐渐成型,来自更高维度次元的神秘之力威压下,低纬度弱小卑微生灵不能的颤抖匍匐着,那是对于他们所不能理解的更高纬度生物本能敬畏,甚至直接失去意识。

    “哇,真的把我召唤过来啦,哈哈哈,不愧为盟主耶!白鹭,快快把他们传送过去吧,看看格林的小徒孙都吓成什么样了,可怜的小东西。对了他和身边那个女巫师以后在一起了不?哈哈,以后你开下一个维度次元的时候我还支持你,必须盟主,死粉不解释。哇,对了,我这次降临要不要喊一个响亮的名字,比如……啊!”

    这道神秘之力投影的话似乎有点太多了,被未知存在直接挤出了维度盒子,匹金属墙壁瞬间恢复光滑。

    除了格林外,所有救出来的巫师、诡化师、铁血战士、冰霜兽都瞬间消失在原地。

     ………………

     PS:《媒介师》已经改成签约状态,世界观大约处于巫师学徒区域战争的时期,看山看雾状态,但是小河新人新书,需要大家鼓励,虽然由白鹭指导,却绝非跟风之作,全新题材开篇,和《巫师之旅》后白鹭新书在力量体系上相辅相成是,偶一求个收藏、推荐票支持,谢谢。还有小河现在还没有粉丝值,刚刚签约,可以打赏安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