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两千零八十三章 诸多魔祖

    未知主宰闯入深渊之门领域,自然引起驻扎主宰的极大震动!

    十一座深渊之城,数万块虚空星陨大碎片,诸多魔祖齐齐出动,无边无际的深渊魔龙群相比之前围困格林的魔龙群,何止十倍,但速度相较于主宰们瞬息万变的战场而言,却委实有些太慢了。

    咔嚓!

    漆黑光刃自虚无中深伸出,仿佛撕开一张纸片,刀刃从上至下划开后,漆黑裂缝猛的迈出一只脚。

    下一刻,刀锋魔祖降临。

    “恩!?”

    身后裂缝缓缓愈合,身体缭绕魔气正在被时空压迫力不断挤压,还没有来得及彻底适应转换时空带来的负面影响,刀锋魔祖便被这里残留的一丝维度间隙想象力规则震慑,本能的从体内喷出一根根骨刺,骨刺尖冒着黑烟,以全副武装状态环视四周。

    “指环!”

    一声咆哮,无人应答。

    刀锋魔祖警惕之色,这里的诸多深渊魔龙乱作一团,各种各样斑驳弱小意识冲突不断,却没有一个主宰意识,不仅仅是指环魔祖,其他几名驻扎魔祖也都消失不见。

     一名六级深渊魔族骑着魔龙飞来,满是惊慌过后的心悸。

    “指环魔祖、巨灵魔祖,他……他们刚刚被一个未知的虚幻世界怪物带走了。我们所有人,所有机械设备,不论深渊魔龙还是魔族,包裹几位魔祖,甚至整座深渊之城,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石头,然后被裂缝那边的怪物带走了,没有任何办法反抗!”

    变成了石头?

    作为深渊世界高层魔祖,刀锋魔祖乃是独臂圣体始祖亲信,对于很多虚幻怪诞之事都略有传闻,却还从未听闻过类似者,竟然连主宰和深渊之城都变成了无法反抗的石头,带进了虚幻世界。

    这可是整座深渊之城,足以媲美一块主体大陆的深渊之城。

    如果不是事实摆在眼前,不论如何,刀锋魔祖也不会相信。

    也正在这时,虚空中一道波纹无声无息荡开,紧接着仿佛鱼唇从虚幻中吻了物质现实世界一下,张开了一条圆口,伴随着“邪邪邪邪”笑声,一个白色巨蛋从里面挤了出来,随即鱼唇之吻闭合。

    咔嚓,咔嚓,咔嚓。

     一条条裂缝蔓延,随之“嘭”的一声,里面的魔祖似乎有些不耐烦了,直接一拳将蛋壳打破后,胸前狰狞大口的舌头猛得一卷,便将所有蛋壳都卷到了嘴里,津津有味咀嚼起来。

    “刀锋!指环和巨灵它们呢?”

    这位魔祖环视一周,除了刀锋魔祖外再无其他,胸前大口咀嚼蛋壳的同时诧异问道。

    看来得出,这位魔祖虽然是第三类魔祖,但地位极高,即使刀锋魔祖也不多承让,却并未出现在巫师战场上。

    嗡……

    在深渊之城三座时空传送阵响动的同时,却有另一位魔祖更快出现,原本平坦的深渊之城金属广场上,似乎在渐渐融化开来,附近的深渊魔龙和深渊魔族大惊,赶忙匆匆避开,连刀锋魔祖和咀嚼蛋壳的魔祖也不尽纷纷凝望过去,露出少许严肃。

    “它怎么也来了,不是在负责诡化师世界群那边的深渊侵蚀状况吗?”

    刀锋魔祖问道。

    “谁知道,可能是那边的主要军团已经撤离了,始祖不在,小心点它!”

    从单名咀嚼蛋壳魔祖的字里行间话语来看,似乎这位即将现身魔祖极其危险的样子,甚至于连它们都要格外小心,以防不测。

    不论深渊之城还是深渊要塞等其他作战平台,都为漆黑金属材质,但此刻随着这位未知魔祖的时空穿梭,深渊之城的漆黑之色似乎也在向此地不断聚集着,其他地方正在渐渐褪色。

    软化金属之中,一只巨大金属手掌猛的伸了出来,“嘭”的一声按在旁边金属甲板上,紧接着又是另一只漆黑金属手臂缓缓伸出,随之便是平滑硕大的头颅缓缓钻出来,宛如从深渊之城中凭空长出的可怕怪物,环视正在聚精会神注视自己的所有人。

    “厄难魔祖,你怎么来了?”

    蛋壳已经被彻底吞噬,这名魔祖作出恭敬姿态问道。

    如今的深渊世界,共有三位始祖,除了最古老的万法迷踪始祖,其他两位始祖无一不是后天依靠强大武力,生生打上的始祖之位,而这些强横始祖自是不屑于用其他族群器物加持,便将掠夺来的文明底蕴发给了亲信,成为了第二类魔祖。

    但是!

     偌大深渊世界,十几处主要深渊战场,零零散散魔祖、变异主宰、深渊魔龙王加起来,少说也有千位左右,其中就有那么几位,距离始祖之位仅差一步,虽然也被归为第三类魔祖,但这些魔祖战力之强横,便是三大始祖也大为倚重,类似于巫师世界的小帝、一印真灵巫师等。

    这位厄难魔祖,便是这几人之一。

    “人呢?”

    厄难魔祖没有回应的意思,到了它这一步,除了深渊扩张和始祖之位,也只有和异族强者的战斗能够吸引它了。

    “回、回禀魔祖,指环魔祖、巨灵魔祖,他们刚刚被一个未知的虚幻世界怪物带走了。我们所有人,所有机械设备,不论深渊魔龙还是魔祖,包裹几位魔祖,甚至整座深渊之城,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石头,然后被裂缝那边的怪物带走了,没有任何办法反抗”

    仍旧是这名六级深渊魔族,又将刚刚的话重新说了一遍。

    嗡,嗡,嗡。

    时空传送阵一座接一座亮了起来,众多魔祖闻讯赶至,深渊之城间的距离虽然不算太遥远,但要彻底传送过来,至少也要小半个沙漏时间。

    除了这些深渊传送阵响动之外,一时间,偌大深渊之城广场,竟然变得无比安静。

     良久,这位厄难魔祖森森道:“它们都不在了,那你怎么还在这?”

    “我……”

    嘭!

     像拍苍蝇般,一只遮天蔽日金属大手猛的拍下,深渊之城上扭曲裂痕扩散,一个清晰的手掌心按在上面。

    强大的冲击波让靠近的深渊魔龙群一声名叫后,树叶般成群成群坠落下来,至于厄难魔祖手印下面的这位魔族,自然已经成了肉泥。

    如此一幕,也不难理解其他魔祖对其的忌惮了,虽然深渊魔族本就凶恶残暴,但将凶恶残暴发挥到这般地步的,却是太罕见了。

    这位六级小魔族还能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