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两千零八十四章 深渊愚者

    另一边,于虚空中潜伏飞行的格林,内心所想仍停留在维度间隙封印术的诡诞中。

    不仅仅是普通主宰,甚至连自己都能影响,那已经是真正的维度次元规则了,很有可能是类似于小八腹内的更深层维度次元规则!

    而且,相较于曾自己召唤的维度间隙规则,这两个维度间隙规则的表达方式,似乎也正常了许多,再也没有类似于采姑娘的小蘑菇那般颠倒因果的诡异了。

    一座座大型深渊要塞驶出深渊之城,在虚空中前行,向指环魔祖战乱处驶去。

    格林仿佛一张纸片,渐渐靠近那块最大型的世界碎片,曾经虚空星陨大世界的中心战场,此处三族之战的始发地,沟通深渊世界的起始原点。

    出奇的安静。

    世界碎片附近,并没有想象中的森严守备,无比漆黑,但在格林眼中,这些碎片宛如被撕碎的书页,虽然漆黑如墨,却只是表象,仍旧逃不出无数的方块状符文在纸页上缓缓流动,代表着世界碎片内的规则。

    格林以二维纸片形态,漂浮到最后残存的世界之衣规则外面,静静感受着碎片内部。

    除了时空之门和最纯粹的深渊魔气波动外,似乎再无其他。

    “不论是什么,都是要进去的,桀桀桀桀。”

    既然如此,格林自然也不在世界碎片外面犹豫徘徊什么,体表层一道世界之衣规则电弧流过后,悄然融入到碎片之中,消失不见。

    漆黑的魔雾,冰冷纯粹,即使格林这般的非深渊生物也有了一种欣赏水晶美感,这里的深渊魔气,和自己所接触到的其他魔气,截然不同!

    似乎察觉到什么,格林冷笑一声,飞向碎片中心区域。

    那是一刻巨大的黑球,直径足足有十余万米,高挂在天空,并且宛如心脏般跳动着,一名区区六级魔族幻影在盘坐在空中,似乎在祈祷祷告,或者沉思冥想,置身于世外。

    早已看透了这名六级魔族的本质,乃是一位异常强大生命的投影分身附体,或者说专门修炼神秘之力的沟通的魔族,格林距其万米后停下,淡淡道:“即使是他亲身降临也无济于事,还是省省力气,留着时空之门后面的魔族们对付我吧。”

    穿梭时空,且跨越如此浩瀚虚空距离,对于格林而言也许只是一瞬间,对于时空之门另一端来说,很可能已经几百年过去,即使格林发挥巫祖规则改变时空单位,也只是缩小这个差距,变为即几十年或者几年而已。

    这个幻影却没有理会格林,蓦然伸出双手,格林注意到它仅仅剩下三根手指,此刻随着他再次伸出双手,又是一根手指无声无息燃烧起黑色火焰,被其献祭。

    “我只是完成自己的使命。”

    魔族投影幻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一条千米裂缝,紧接着裂缝渐渐张开,一只硕大的眼睛缓缓睁开了!

    “你……又是你!?”

    之前战场,虽然同是投影降临,但格林由于并未在族群透出自己归来的消息,因此一圆真灵巫师也就没有告知格林召唤其投影对抗独眼开天魔祖投影的事。

    但另一方,独眼开天始祖却通过手下,得知到了格林投影打败自己投影,并影响到刀锋魔祖战局之事,因此此刻意识降临后的第一时间,便认出了格林。

    轰!

    格林的出手速度太快了,等到对方意识传达过来愕然后想要再询问什么,却已经来不及了,毁灭结果已经落在对方身上。

    咔嚓,咔嚓,轰!

    才刚刚睁开的巨眼,便被格林一拳打回虚幻,再也没有遗留。

    格林诧异喃喃自语道:“又是我?在哪见过?”

    摇了摇头,不再多想,格林格林直接跨入近黑色圆球,阵阵时空波纹将格林淹没。

    ……

     时空相对论。

    对于高质量时空移动者格林仅仅过去一瞬间,但对于时空另一端,位于虚空行者世界群的时空传送阵这边,却仅仅只是个泡影,想要彻底降临这方时空,还要经历许多年。

    远古遗留监牢,虚空行者文明最后的抵抗之地,梅尔隆威石灭世者正是在此无意间打开链接三族战场的时空之门,从而将母巢、诡化师、铁血星河卷入到了战乱之中。

    一切都是那般的巧合,浑然天成。

    如此漫长时间过去,这方大世界如今已经成为深渊魔族稳定的魔龙牧场,为前线提供大量稳定的魔龙军团,精纯的深渊魔气质量,更是远非普通世界能够相提并论。几百年前,独臂圣体始祖也正是在此地经过,抵达三族之地深渊战场,对猎魔巫师军团掀起了战争突袭。

    当年最后一任虚空之王的泪水早已不在,甚至在梅尔隆威石建立虚空复仇者一族后,一支文明也算就此终结,但不知为何,深渊魔族们却将这里的远古监牢保护了起来,遗留至今。

    “这,这是?”

    守护在时空传送阵这边的魔族,只有四人,均为四级。

    随着天空中宛如太阳的黑球一阵抽动后,无精打采休息的四个深渊魔族猛然望去,黑球所显示的能量强度,足足抵得过一整支深渊之城军团的总量!

    然而他们所看到的,最只有一个身影,正在黑球中心孤零零的站着。

    “独臂圣体始祖?”

    也只有几百年前独臂圣体始祖经过时空门时,有过类似反应了,一个人对时空传送阵的压迫力,足以抵得过一支军团,但从表象特征来看,似乎不太像。

    “不可能!”

    另一个魔族喊道:“他身上没有任何深渊气息,时空之门的能量波纹反应也和独臂圣体始祖截然不同,这不是独臂圣体始祖!”

    几名魔族相互看了眼,不敢决断,其中两人一个闪身后消失无踪。

    必须要将这般异常报告给这个世界的驻扎军团和奴日魔祖,万一出了差池,几人可承担不起,以这个生命体的特征来看,也许只需要一个力量波纹,自己就灰飞烟灭了。

    奴日魔祖,极其神秘,乃是与万法迷踪始祖的同时期远古魔族之一,相较于独眼开天始祖更加古老。

    古老,表着神秘。

    无休止的符文刻画,所欲所看所想,尽用方格状符文刻画,这个世界的远古监牢之所以保存的如此完好,就是因为这位魔祖对于方格状符文的无休止刻画,将这座监牢作为载体。

    这,赫然是一位深渊魔族的五环真灵巫师,或者说深渊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