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两千零八十八章 违逆命运

    这仅仅是一个小世界,但格林却并未感到一丝拥挤。

    凡是深渊肠道链接的世界,都是深渊世界的一部分,而这也正是独臂圣体始祖所言将无尽世界连成一体纵横虚空的原因所在!

    深渊世界的深渊扩散,不仅仅是深渊苔藓侵蚀世界规则,还有这般成熟体深渊世界件的深渊肠道链接,形成统一的整体,因此格林不会感受到任何挤压,宽广浩瀚规则足够承载任何生命体出入自由。

    走出狭长的洞穴后,四周是光秃秃的崖壁,后背山崖上长满了紫黑色藤蔓,一朵朵墨绿色鲜花露出邪恶笑脸,看向格林。

     各种各样奇怪深渊植物见的多了,也就不奇怪了。

    从崖壁上跃下,仿佛没有重量似得,格林落到崖底后,朝着远方没淡淡雾气笼罩的黑暗森林走去,寻找新的深渊肠道。

    只要方向正确,这般沿着深渊肠道的前进速度会快过虚空前行太多。

    ……

    遥远未知小世界。

    无尽虚空实在太庞大了,至少在这片还没有统一规则的原始世界群落中的生物们,就从未听说过深渊世界、巫师联盟、九斗文明、无极神盟、位面监察者、邪龙世界群、万兽联盟……

    摇曳的火苗熊熊燃烧,这名头戴五彩斑斓羽毛的大祭司正在诸多追随者信徒的载歌载舞下,将一把把骨灰扔到火苗中,每扔一把都会“呼”的一声,大团火焰冲天而起。

    穿着最原始简单兽皮衣服的修女们则在不断高歌,发出古怪音调,声音愈发高昂。

    “吼……”

    伴随着主祭祀一声大吼,几名战士押送着俘虏走上骸骨祭坛,主祭祀放下手中骨灰,身后的火焰也渐渐由深红转为灰黑。

    主祭祀拿起一把刀刃,在几名俘虏的咒骂中,狞笑着插入第一个囚犯的心脏,鲜血流淌,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被邪恶祭祀缓缓取出,高举过头顶。

    下面载歌载舞的部族们瞬间沸腾了,祭祀将心脏里的血液挤入祭坛火盆。

    呼!

    火苗猛得蹿高,颜色更深了一些,主祭祀见此,心情大悦,迫不及待的将第二个俘虏的心脏取出,再次挤出血液,暗红色火苗霎时间变得漆黑。

    “喔喔喔喔喔喔……”

    载歌载舞的战士们笑声实在有些奇怪。

    献祭到第七颗心脏的时候,漆黑火焰猛的飘了起来,变成一团黑色火球,紧接着在“邪邪邪邪邪”笑声中,变成了一只漆黑如墨眼睛。

    “吾乃独眼邪神,你召唤我有什么愿望?”

    漆黑眼睛问道,即使是声音都透出不加掩饰的纯粹邪恶,暴虐气息溢出。

    下面载歌载舞的部落战士们纷纷跪下,俯首颤抖,就连酋长在祭祀召唤的邪神威压下,也不得不低下它高贵的头颅,匍匐在地。

    “伟大的独眼邪神,我想获得您的力量,帮助我们打败阿米撒部落。”

    祭祀同样满脸恭敬,亢奋极了。

    “你的野心太小了,我卑微的仆人,如果只是这么点要求,你不配召唤我,也不配获得我的伟大神力,因为我是伟大的独眼邪神!”

    独眼邪神森森道:“想不想征服这个世界,征服你目光所及、所看到的一切,所及所思所想,所有一切,都卑微臣服在你的脚下,亲吻你最肮脏的脚趾,享尽敌人的痛苦?”

    “啊!?”

    主祭祀愣住了,目瞪口呆,难以置信,这是真的吗!

    木讷的点头,便是在下面卑微匍匐的部落战士们,也纷纷激动得忍不住想要抬头,但在那团漆黑火焰的威压下,所有人都只能趴在地上,没有任何余地。

    “想,我想。”

    祭祀本能的说着。

    “你乃是伟大独眼邪神的卑微仆人,只有这么点声音,莫非你是对伟大独眼邪神力量的怀疑?哼!”

    独眼刚刚说完,一旁的祭祀便咆哮道:“想!我想!如果能够征服这个世界,征服我目光所及、所看到的一切,所及所思所想,所有一切,都卑微臣服在我的脚下,亲吻我最肮脏的脚趾,让我享尽敌人的痛苦,我会将我的一切都奉献给伟大的独眼邪神!”

    “邪邪邪邪邪邪邪,邪邪邪邪邪邪邪!”

    邪恶笑声连绵不断,黑火独眼眨了下眼睛,一张皮质卷轴落下,低沉道:“这是一张命运契约,只要签订他,我就能让你得到所有的一切。”

    祭祀没有犹豫,直接咬破手指,在命运契约上留下了自己的手印。

    咻,命运契约上一层无形波动后,随即缓缓消失。

    见此一幕,独眼邪神笑得更加畅快淋漓了,突然森森道:“愚蠢的东西,我当然是在骗你的,你所及所思所想所有一切,都卑微臣服在你的脚下,难道也包括我吗?既然你这么不忠,那么你就去死吧!”

    黑色火焰涌过,这只弱小原始部族化为灰烬。

    ……

     深渊之底。

    听到旁边独眼开天始祖邪邪笑声,万法迷踪始祖低沉道:“又在戏弄那些弱小卑微族群?”

    “看着他们祈求,看着他们的卑微,看着他们的期望,再看到他们的绝望,最后在恐惧中灭亡,我就是要公然违背命运契约,我就是要为所欲为,我要逆天而行,来惩罚我啊!邪邪邪邪邪邪邪,我就在这深渊之底,无穷无尽深渊魔族的中心,我倒要看看它能制造出什么巧合把我杀死!”

    独眼开天始祖的嚣张声回荡。

    这样的命运契约三位始祖都曾签过,但像独眼开天始祖这般热衷的不涂任何回报的,确实有些太过分了,理论上而言违背一张命运契约和一百张命运契约的结果是一样的。

    “如果盒子外面那些更高纬度生物真的能看到这里,它们恐怕已经咬牙切齿了吧?”

    万法迷踪始祖正说着,突然又道:“也许,它们反而因此感到一些兴趣盎然?”

    独眼开天始祖冷冷笑着,不论是什么,深渊一族都无路可走了,在这个维度盒子李,不进取就是灭亡,残酷规则的主体旋律永恒不会改变。

     “命运契约,哼!”